安迪可洛克

感谢关注🙇感谢阅读💓感谢喜欢
⭐本人互攻狂热爱好者⭐
头像@沉湎纷扰 老师

|贺红|学步车

不算第一次的第一次也算是阴差阳错。

正好是快期末的时候,两个人搞搞弄弄有点晚了,吃完晚饭还下了雨。莫关山妈妈就干脆留了贺天过夜了。

哇——

莫关山整个人都被吓得不好了。

听听,听听,什么“贺同学天天辅导你也没嫌累,怪不好意思的”、“天都这么晚了,还下雨了”、“别这么不懂事,都这么熟了,留会儿怎么了”——什么怎么了??问题大了!而且他妈的哪儿晚了???他要是立刻就走不吃晚饭,能等到下雨吗???最重要的是——神他妈他没嫌累,累得明明是他好吗,又要动脑子又要耗体力——别误会只是跟贺天打架而已。

这他都忍了,毕竟对着他妈,他是什么也不能说。

但是——

但是!!!

但是贺天这个不要脸的居然强行说服了他妈要跟他睡一屋啊啊啊啊啊啊!!!!莫关山觉得原本不光明的人生都彻底惨如地狱了。

他差点没跳起来,当即就拒绝了!

当着他妈的面他也不傻,义正言辞道自己睡沙发,把卧室让给贺天——开什么玩笑,真要跟贺天一起睡他就自杀!!!

然后贺天说什么来着?

这尊大佛居然一副纡尊降贵的样子说“没关系,他不介意”

——没关系???这他妈很有关系啊!!!老铁!!!握草!!!看你平时一副不食人间烟火的吊样(连个饭都他妈不会做),老子真以为你他妈都是睡绳子的——小龙女那样;你说没关系是几个意思啊喂!!!

——不介意???他他妈的很介意啊!!!这你都不介意????而且谁管你介不介意啊!他真的要疯了,这个人莫不是傻逼吧——!!!

除了会跟他过不去还会什么??

不就是学习比他好,家里比他有钱,长得比他......

莫关山明智地停住了,他觉得还是打一架比较现实。

可惜现实往往不遂人意。

他妈妈居然就——居然就笑嘻嘻地答应了啊啊啊啊啊啊!!!!

啊啊啊???!!!

莫关山真的开始怀疑人生了,难道就因为贺天学习比他好,长得比他帅——仅此而已——他妈就胳膊肘往外拐了???不能啊!!

再然后就很气,他还是不得不被迫跟那个人挤在一张绝对不大、还只能勉强算整洁的单人床上。

莫关山觉得贺天脑子要不就是进屎了,要不就是被驴踢了。这样睡在一起,明显谁都睡不好。

他就很绝望,他想打架,但是他妈就在隔壁,这打起来还不得被他妈抓个现行;他想溜,可是溜了又显得他很怂,——好吧他就是怂。

莫名其妙地很怂。

他也知道贺天不能把他怎么样——那又怎么了!人还不能怂一怂了!??

总而言之,他这么忐忑着忐忑着,也算是迷迷糊糊睡着了。

后半夜就不太美妙,可以说是噩梦的开端。

血气方刚的男孩子嘛——

夜里两点整,正常的作息走了一波,下半身一拍脑门想起来:好了是时候精神精神了。

莫关山就被活活硬醒了。

他一开始还不太清醒,迷迷糊糊就打算接着睡。

但是紧接着他就意识到这件事有多可怕。

——他被夜勃活活硬醒了。

这个还不是最可怕的。

最可怕的是他旁边还躺着一个贺天。

本来硬着也应该被吓软了——才对。

但是可惜的是,莫关山下半身却明显跟他脑子里的理智背道而驰。

他的视线死死地盯着贺天,生怕这个人突然转过身。

贺天似乎是很安静地睡着,腰线姣好。整个腹外斜肌连着背阔肌群,呈一种极富爆发力、极自然的人体的美态。莫关山脑子里嗡嗡隆隆地响,像是有两个小人在打架。一个正直得骂他下流无耻,揪着他残存的理智,不让他硬得充血;另一个阴险得坏笑着为他开脱,提醒他那个人平时的劣迹斑斑,自己再怎么意淫都不过分——呸呸呸!那个正直莫关山显然鼻子都被气歪了,大声地警告他不能太过分。

莫关山这憋屈。

真是气死他了。

他又做错了什么?????

莫关山的下半身也很憋屈,他们又做错了什么??????

这可能是两个无解的问题,因为可怜的莫关山还是不得不承认不论那两个自己再怎么争论,自己也硬得像块石头。所以重点完全不是这些啊!他很绝望地想,重点不应该是自己怎么会对着这个人渣硬吗!!!!???

可惜这次两个小人一致地沉默了。

莫关山痛定思痛,决定只能在沉默中灭亡了。

始料未及的是,他还没来得及灭亡,另一个罪魁祸首就来帮他爆发了。

只要Flag立得好,人生怕什么来什么。

——贺天也是说醒就醒。

他转过身睁开眼,一句话都没说就直接凑过来堵住了莫关山的嘴。

莫关山整个人都炸了,只觉得心态崩了。

他觉得要么是自己睡觉的姿势不对,要不然就是贺天睡傻了。

事实证明了他不是睡觉的姿势不对,而是睡觉的姿势太对——他就这么跟贺天面冲着面!面冲着面!——被人一把握住了下面;事实还证明贺天也没睡傻,估计根本就没睡——动作娴熟毫不拖泥带水——扒拉他短裤的动作一气呵成,连握上的姿势都轻车熟路。

莫关山别说理智了,他被这一下搞得魂都快吓飞了。

等他好不容易缓过来、想明白哪儿不对了,立时就想大喊大叫,去他妈的——自己夜勃一下,这个脑残为什么像蓄谋已久一样??连客套话都不意思意思??这说上来就干实在太行动派、太......太刺激了。

贺天亲了他会儿,退开来跟他对视,——一团乌漆墨黑,莫关山眼睛里又没装灯泡,屁都看不见,但他直觉那个人的状态估计也没好到哪里去。——他就不信脸红心跳的只有他一个人。

莫关山嘴上得了闲,想也不想就要张口喊。哪知那个人深谙他秉性,已经先一步捂上了他的嘴——莫关山刚出口的破口大骂顿时成了毫无意义的哼哼之声,更像是恼羞成怒的娇喘——他气得干脆闭了嘴去瞪贺天,一边毫不示弱地下口咬这人。

贺天被他瞪笑了,另一只手上的动作也不知道是不是故意的,说停就停。莫关山又想骂他,被伺候得好好的,说停手就停手,他不要面子的啊???

他还没来得及再骂,贺天却先动作了,凑过来在他耳边悄声道:“现在是半夜两点,你这一嗓子估计不仅可以把你妈叫起来,搞不好邻居也能招呼过来,不信你叫个试试。”莫关山被他呼在颈间的气息搞得心猿意马,想再去推他又觉得尴尬,贺天半压在他身上,用行动充分证明了那一身肌肉不仅仅只是看看好看而已。

莫关山欲哭无泪,只能被迫点头。他被捂着嘴,呼吸都要不畅了,只能盘算着就算再怎么想跟这个傻逼鱼死网破,也得等到有命再说。

再说要命的地方还被人攒在掌心,他就算再嚣张最后吃亏的也是自己。气死了哎呀,不想也气,一想更气。

他越想越气,最后气不过,也瞪着贺天,干脆地奋力挣出只手,毫无章法报复性地也往那人下半身直冲而去。

——这就真的是自讨苦吃了。

一开始还只是他自己星火燎原,这一下子就搞成了地火勾动天雷。

他两谁也说不好,只知道两个人都不认输,硬着硬着就亲上了,亲着亲着就做上了。

——可怜最后也没能做全套。套也没有,润滑也没有,做个屁。不是有爱就能做爱的。

贺天狠命往莫关山臀缝间摩擦的时候眼睛都被自己急红了,他有心开火车,最后搞成车祸了,他也很憋屈。莫关山还极不服气地侧过头瞪来他,气声压得很低,骂他禽兽让他快一点——

屋子里太黑,他只能隐隐约约看到那个人眼角的湿润,果然这下他就没忍住快了一点,那个人立刻就抽了下气,声音都忍不住拔高了,边喘边骂,这次骂的却是慢一点。

——这次贺天就没听话,他忍不住更快了一点。

这么一通搞下来,两个人都成功没睡好。

第二天早上莫妈妈看着两个小伙子的黑眼圈,深深地怀疑自家床确实是小了。

放暑假的第一天莫关山看着自己卧室新换的大床差点没厥过去——至于大床的体验嘛,嗯......有了充分准备的贺同学对此赞不绝......

哎哟莫同学你别砸相机啊!!录不下去了打住打住!!!跑路跑路!!!

 

 

 


评论 ( 9 )
热度 ( 95 )

© 安迪可洛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