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迪可洛克

感谢关注🙇感谢阅读💓感谢喜欢
对喜欢的人话很多的激情四射患者
最近爆炸忙,随缘更新
多词不达意 多不值一提
或悲或喜 均承蒙不弃
⭐本人互攻狂热爱好者⭐

|spideypool微stony|暗恋这件小事|ABO设定【HE完结】

>【4】

44.

很快事实就告诉Peter,只要你敢想,坏事情总是会发生的。

而且,很可能是那些你根本意想不到会发生的坏消息。

比如——一个来得毫无预兆的意外。

 

事情发生的时候Tony正在给Peter打电话。

距他离开过去了将近十个月,Steve也离开蛋糕店大概有八九个月了,毫无疑问的两个人都渐渐消气了——一开始也不是多大的问题——大概也就类似于Loki到底能不能到Stark大厦来玩、参加派对这样的问题而已。Peter一度不理解他们为什么要吵架,他的Tony爸爸和Steve爹地总是有一百种理由开口与对方杠上,而旁人毫无办法,然后他们再毫无缘由地和好。

Peter原先也不能理解他们为什么还能和好,甜蜜得像之前的隔阂和冷战都未曾发生。

直到他在一个小小插曲之后邂逅了Mr. Wilson。

想到Mr. Wilson他又忍不住弯起了嘴角,连带着声调语音也莫名轻快了起来,就好像那个人已经立刻出现在了他的面前,对着他比划出了各种意义不明的下流手势。而电话那头的Tony立刻也察觉到了自家儿子的反常,他的呼吸在电话信号中停顿了几秒,续而忽地粗重壮阔起来,他大声嚷道:“Peter!!Peter!!你是不是最近遇见了什么人?!!”

Peter面前那个冲他手舞足蹈的Wade立刻心虚地做了个鬼脸倏地消失了,他的嘴角还挂着梦幻的笑意迷迷糊糊地对他的Tony发问:“什么?没有。我遇见了谁?咱们家的肉制品是不是过期了,我得去看看,我觉得恶心。”Tony也意识到了他的心不在焉,气哼哼地隔着话筒骂他:“你肯定是遇见了什么人了!说,是不是上次店里来的那个Beta小姑娘,酒红色头发冲你笑的古里古怪的那个!还是你英雄救美救了哪个小甜心,对她念念不忘嗯?”

Peter被他说的“英雄救美”下了一跳,还以为自己偷偷跑去救Wade的事暴露了,终于敛回一点发散的神智,勉强回应道:“没有嘿!我哪里有这种艳福!我可不是风流倜傥的钢铁侠,也不是追随者无数的美国队长!”他嘟嘟嚷嚷着辩驳,一边觉得嗓子眼里发干,反胃感愈演愈烈,几乎让他无法忽略。

Tony既满意又不满地又嗯了一声,似乎对Peter的话还挺受用,但是他随即接道:“你这是转移话题,狡猾的小坏蛋,别以为我不知道是你怂恿Steve过来找我的,肯定是你,Steve倔得跟驴一样——”Peter依稀听见Steve的声音从有点远的地方传过来,可能是在厨房做饭,觉得他们这样又要陷入下一轮争吵了,赶紧调和道:“不是我啊!真的不是!”他在心里补了一句,再说了你比驴还倔啊,不过没敢说,说了Tony肯定就要气得撂电话走人了。他被那股恶心感困扰得几乎无心应付Tony的话,只能昏昏沉沉地嗯嗯啊啊应着。Tony说累了,最后也意识到了Peter的不对劲,试探着关心道:“嘿甜心,你怎么了?”

Peter吞咽了好几口口水,把那股不适感压下去了一点点刚想开口敷衍一句还行,然而他只是张开口,那股汹涌无比的反胃感突然来势汹汹地让他只能扶住桌角吐出了一口黄疸水。

Peter看了一会儿被自己掰下来的桌角和被自己吐得一塌糊涂的毛绒地毯,努力想着自己先前做了什么,然而待他的记忆真正发现那一点可疑之处时,恐惧和无措像冬日荒林里的枯枝上冒出的火星,势不可挡盖过了之前那点无缘由的喜悦。

Tony的声音沉默了两秒随机尖声高昂起来,Peter几乎要听不清他在说着什么,但是有几个关键词仍如雷贯耳般让他清醒了过来。

他说:“我后天就回来!”

 

——完蛋了。

 

45.

事实成为成长为一个英雄总是不那么一帆风顺的,比如说你可能会被子弹打中,会从钢架结构上毫无保留的下坠,会受到来自各种不同效力的射线的攻击……

什么坏事情只要你想得到都有可能发生,那些不在你计划内的坏事情就更加不用说了。

比如说比刚才那些更加可怕的事情:

——你怀上了一个人的孩子,而不幸的是,这个人在你家里人的厌恶排行榜上很有可能位居榜首。

要鼓起勇气对你的家人坦诚这一点实在挺难的不是吗,可不比做一个英雄需要的勇气少呢。

 

画面回到开头。

Peter垂头丧气看着垃圾桶里的第七条验孕棒上两条显眼分明紫红色线条,止不住地一阵头大。

现在让我们来看看我们的小英雄面临了怎样的麻烦局面:

他的两位父亲意识到了什么,并且已经踏上了外出归来(蜜月结束)的回程;

他的恋人——姑且叫做恋人——孩子的父亲,对这件事甚至还一无所知,Peter甚至开始无止境地担忧,毕竟Wade光是标记了他就跑得差点没了影(Wade可是被冤枉的,他只是想一个人静静),要是告诉他自己现在可能怀上了一个小Wilson估计他能直接溜到月球躲起来。

这让他不禁更加苦恼了。

这件事情当然是要让Wade知道的,只不过Peter完全不知道自己应该如何开口、开口怎么说、又怎么应对所有可能出现的情况。

最坏的打算估计是Wade被他吓跑,Tony气得——哦草——还有一个Tony和Steve!

那么这样的话也许Wade真跑了也不见得是件太坏的事,Peter抽了口气觉得头更大了。

Tony绝对会气到窜上天,他甚至能够想象到Tony脚底和掌心的离子炮推动他“轰”的一声飞上天的画面,然后Steve会出去追——哦这次可不一定了,Peter提醒自己,这次Steve说不定会气鼓鼓地任由Tony生他的气,然后……

天呐,坏的不能再坏了简直。

自己简直像是要被父母抓包的十八岁未婚先孕纯情妈妈。

Peter为自己的这种脑补设定而犯了一个白眼。

好极了,好极了,破事一大堆,而他注定要一个个认命处理完。

这才是一个英雄该有的担当不是吗。

于是他思索着拨通了他确认这件事后的第一个电话。

 

46.

Tony终于怒气冲冲地回到了New York,他甚至还没有来得及向被他生拉硬拽回来的Steve解释到底发生了什么。

不仅因为时间紧迫,也因为Tony其实自己也不太敢相信自己那个不靠谱的推断。

要不是小小少年表现得实在太过无措,他其实还不会那么快想歪。

但现在他忧心忡忡,他不敢告诉Steve,这种事对Steve的冲击肯定比他来得大多了。

只是他越不告诉Steve,Steve就看起来对他突然要求回去这件事越抗拒,为此他们在路上耽误了不少时间。最后直到Tony看起来快要真正发火了——真的不让Steve半夜进房门的那种——真的发火了,Steve才看起来不情不愿地妥协了。

Tony简直不敢相信Steve会对“蜜月”这种复仇者英雄本应不屑的活动如此痴迷,他只能不确定地猜测实在的美国队长可能是为了弥补他们新婚之初,被外星战队毁掉的蜜月之行?

 

总之一路波折他们总算回到了家——“家”,这个词实在太好了,让在门前与Steve交换一个吻的Tony几乎就此沉迷,以至于差点忘记了最终目的——质问Peter。

于是他只能奋力让自己从这个吻中脱离出来,掏出钥匙去打开大道熟悉无比的自家大门。

他怒气冲冲地吼着Peter的名字,并大声呼叫Jarvis。

J的声音听起来也十分熟悉亲切,可惜的是他此刻说出的话实在不那么让Tony心情美好。

 

优雅从容的男音稳健道:“下午好Sir,很高兴能再次为您和Mr.Rogers竭诚服务。不过如果您在找Peter少爷的话大概要失望了,他一大早就出去了。”

Tony差点没立刻跳起来召唤盔甲。

小兔崽子居然学会跑了!

——他也不想想Peter这招是跟谁学的。

Steve在他身后扶着额头止不住叹息,他觉得Peter现在大概已经跑远了,而且绝对是那种他两谁也追不上的——远。

没办法,谁叫他在故事开始时欠了Peter一个天大的人情呢。

美国甜心只能一边忧虑地思索着,万一被怒气冲冲的恋人发现,事情败露,会不会又引起新一轮的冷战;一边为自家那个人长大了翅膀硬了的儿子头疼,他不知道Peter为什么要跑,也不知为什么Peter似乎对Tony的反应早有预料,只是叮嘱他要“极力拖住Tony爹地!”,Peter的声音当时听起来颤颤巍巍的,还有点走神,但他当时沉浸在自己如何欺骗Tony的苦恼中,等他再反应过来要去询问Peter到底是怎么一回事的时候,Peter已经先发制人的用一句简短的“好了谢谢爸!我知道你一定可以的!”收尾了,然后嘟嘟作响的对话结束提示音把他的疑问全都堵回了嘴里,他只能放下手机耸耸肩,猜测也许是孩子与父亲又闹了矛盾之类的。

——只可惜他还不知道这是个多么大的矛盾。

 

47.

Steve现在知道那个矛盾了。

——他很生气,相当生气。

差一点就要比得知Tony一个人离家出走还要愤怒了。

不仅是因为他从小养到大的乖乖儿子居然会忽悠人了——忽悠的还是他老爹?更因为Tony的那个恐怖的猜测——那听起来简直糟透了。简直要与他得知自己在冰里睡了70年的糟糕程度媲美。

但是Tony的逻辑无懈可击。这位超级英雄为了找到有关儿子的蛛丝马迹,已经把平时对付纽约大敌的劲都用上了——可惜还是一无所获。

Steve还站在他身后生气,全身的气压都非常低。

一个低气压的Steve和一个暴躁的Tony,Peter要是知道他如此完美地让他的两位爹地震怒,估计会一边忐忑一边吹嘘——

事实上他也确实在吹嘘,对着面色隐晦不明的Wade。

Wade看起来不太确定他们正在做对的事情,他迟疑地指了指自己安全房的门,问窝在他怀里心满意足打着游戏机的Peter:“所以咱们就像缩头乌龟似得,哪儿也不去?”

Peter正在打Boss,看越没看一脸纠结的恋人:“对,我们就哪儿也不去。”

Wade变换了下姿势,一只手撑起不堪重负的脑袋毫不罢休:“说真的,解决家庭纠纷,躲着可不是什么好办法。”

Peter不耐烦地瞥了Wade眼——他现在已经越来越大胆了——去够木桌上的玻璃杯,呷了口水:“嘿,现在你成金牌家庭纠纷调解员了吗?你得相信我,被我爸抓住——”他抖了一下,似乎不敢往下想了,Wade也抖了一下,也是一阵恶寒。

Peter随手又操纵了两下,那个Boss很快就被他打到残血了,青年开怀地笑了下,立刻把这事抛到了脑后,含糊道:“他们总不能管我一辈子,我得自己做决定,他们肯定快气死了——我都有点期待他们找着我们了说实在的。”

Wade干干地笑了两声,觉得这个时候实在憋不出什么好笑的笑话了:“可万一你做的这个决定是错的……”

Peter手抖了一下,残血的Boss就毫不留情地把他反杀了,青年的嘴角立刻垮了下来,不满地嘟嚷起来:“你到底有没有把我放在第一位啊!”

Wade忙不迭地点头。

Peter气鼓鼓地一指还平坦无比的小腹,咬牙切齿:“那——他呢!?”

Wade对Peter的怒气不明所以,“哈?”了一声。

Peter看起来更生气了:“咱们不是说了要把‘他’放在第一位的吗?不然咱们为什么窝在这儿??”

有点无理取闹的小英雄Peter这次终于成功的让大坏蛋Wade吃瘪了,他一边结结巴巴地澄清“并——并列第一”,一边在心里为自己辩解——他还明明什么也没说过啊!

不过这不是重点,如果Peter乐意这么觉得,那他就这么想好了,反正也不是很大的事。

 

Wade没料到下一秒这就真成了很大的事了。

 

48.

他两是被Tony的掌心炮轰醒的

“出来,给个解释,我保证不打死你两!”钢铁侠边说着这话,边很有资本的轰掉了他们的屋顶。Peter看了眼失去了屋顶的“安全屋”,在内心默默吐槽——反正也没人能杀死Wade啊。话是这么说的,青年手上的动作却很快。几乎是一刻也没让Tony多等,便拖着嘴里念念有词的Wade推开了那扇摇摇欲坠的门。

没想到自家小伙认错态度这么积极,原本飞在天上的Tony也是一愣,——随即警惕地冲地面上的一堆废墟里那个影影绰绰的身影喊道:“看紧了,大兵!得把逃兵抓回去!”

Steve自然不用他多叮嘱,一瞬不瞬盯住了已经扭曲变形的破门。

——然而没有发生任何事情。

这种没有发生“任何事情”,绝对是最糟的情况。

简直令人难以置信,Peter和他刚刚牵着的那个人——就这么——凭空消失了。

 

Tony和Steve再仔仔细细检查无果后气得差点又吵翻了脸,就“Peter的逃跑”到底是谁的错,展开了极其激烈的讨论。

Tony坚持是Steve没有看紧,人才会在眼皮子下消失;Steve不甘示弱,据理力争要不是Tony故意摆钢铁侠架子,飘在天上,直接下去捉了他两,就根本不会发生这种事了。

这次可没Peter来给他两劝架了。

 

天近傍晚的时候两个人才勉强和好,原因主要是还有个大麻烦等着他两携手解决呢,这时候内讧可不是什么好决定。

 

好吧其实都有责任不是吗?

 

49.

Peter和Wade是被闻讯赶过来的Scott*救走的。

“嘿,说真的你们可太酷了——那可是美国队长!你知道,我居然有朝一日为了能跟他有这种程度的交集!——哦对,还得谢谢你为Cassie*做的那个大蛋糕,他让我转告你,她很喜欢!”他边说着边把Peter和Wade艰难地从门缝里拽了出来,这个两个人手牵着手,像一对连体婴。

Peter先钻了出来对他绽开了一个灰头土脸的笑容。

Scott善意地冲他笑了笑,看了看站在烟尘之中的美国队长,Peter毫不怀疑要不是时机不对、地点不对,Scott绝对会兴高采烈地与偶像攀个关系——好极了现在他们是“半敌对关系”了。

 

Scott带着他们去了下个安全屋。

Wade站在门前欲言又止,Scott犹豫了半晌也开了口,他道:“虽然是你们的家事,我没什么资格掺和,但——但我仍旧觉得,你们该试着谈谈,距离只能沉淀矛盾,你知道的,你没法躲避‘家人’,一辈子。”

Scott也算是个长辈了,他这么一说,Peter难免也有些脸红,他迟疑了下,点了点头示意自己知道了,然而最后坚决地拉开了那扇门,不容置疑地把Wade难得强势地推进了屋里。

Scott叹了口气耸了耸肩转身想走,Cassie还在家里等着呢。

Peter的声音低低地传过来:“我明白,我会的。只需要……解决最后一个问题。”

 

Scott善解人意地对着太阳笑了笑,没有回头看他。

反正,没有亲人会不希望孩子归巢的,犯了什么错都一样。

而Peter是个好孩子,他知道的。

 

*Scott:第二代蚁人。Cassie是他的宝贝女儿。

 

50.

Wade想夺回这件事的主动权。

事实上,从他被青年通知了那个消息开始,他就一直处于被动地位置。浑浑噩噩地被拉去了安全屋,浑浑噩噩地被拉着转移地点,浑浑噩噩地开始逃亡……

但是,这就让他更清楚地意识到青年大概在逃避些东西。

不仅仅是他的两位父亲——两位值得人钦佩(当然他并不钦佩)的超级英雄——的威压,还有,还有其他的东西。

 

他想开口主动向Peter问个清楚。

但是那个人从来也没给他机会开口,就好像自己的质问也是他奋力逃开的一部分。

 

而他不会再让他逃了。

 

说起来容易,实行起来就很难。

比如说现在,他正打算跟那人谈一谈就发现对方已经先行一步进了厨房。

不过Wade可不打算再让Peter敷衍了事了。

厨房的门被锁住了——但这可难不倒Wade,他立刻灵活地从一旁的橱窗里翻了进去,不满地嘟嚷:“那只小蚂蚁说得对,我的甜心小蜘蛛,咱们得谈谈。”

Peter脊背僵住了,Wade注视着他因为去开冰箱门而微微弯下的腰,视线不自觉地顺着那人姣好的身线沉入肩胛骨间的凹槽,折腾了一天,日落的余晖此时顺从地撒落入那段美丽极盆地内,仿佛那上面长出了圣洁的光翼。

但很快的Peter站直了起来,似乎终于有勇气面对一些东西。

他说:“比我想象的慢了太多了,我们至少换了三个屋子。Wade,我很满足了。”

 

“但是你仍旧不确定,不是吗?”Peter很少露出这样的表情——这种让Wade感到心碎的——难过的表情,但对方边皱着眉头,边微微翘起嘴角的样子仍旧像天使般圣洁。Omega看起来因为有了个孩子而更加“成熟”了一些,但是Alpha知道这也许只是自己的错觉,只是那些老旧纸张浸了蜜后又被浇上了属于自己的陈酿的酒气,被他反复捻揉后再蓬松地展开,现在被他亲手点燃,散发出了熟透了的烟草香。

这让他更加心潮澎湃。

这个人是他的,将永远是他的——属于他的“永远”那么久。

这个问句让他知道症结何在了。

 

Wade终于意识到正如他先前所说,在一开始时,确确实实,有哪里搞错了。

 

但是Peter修正了它们。

Peter固执地修复了一间破败的出租屋,一些注定的分离,一个执拗的希望以及——一颗形状奇怪的心。

他正在思索怎么表达这一切,但是那句话并没有经过他的思索,像道狡猾的光般,从他思维的白云缝隙间钻了出来。就像他听到对方的问句后,下意识否认这种说法而摇动的头。

——“我爱你呀,甜心。”

他大概这么说道。

这句话太简单了,完全不能把Wade此时波澜壮阔的心绪表达通透;但是Peter却似乎因为这句太超过的话而激动非常,Wade想:好的,也许这句话已经足够复杂了。

 

青年端着蛋糕的手抖了抖,旋即侧过头与他交换了一个气息不太稳的奶油味的吻。

反正活着也是活着,被修复的心脏是因为这个人才跳动的,自己只是承认了这一点嘛——用作弊的方式。

不过没关系,他的Peter很喜欢,这就够了。

他很满足。

从遇到这个人起,他就一直一直,都很满足。

 

所以他得好好地也让那个人满足才是呢,他饶有兴味地想,只是三件安全屋的时间可不够。

远远不够。

要轰轰烈烈,明恋一场。

把一间房,住上三百年,才算差不多呢。



----------------END----------------

终于!!去年国庆节的文哈哈哈哈,又填完一坑ww谢谢阅读!!!

评论 ( 2 )
热度 ( 149 )

© 安迪可洛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