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迪可洛克

感谢关注🙇感谢阅读💓感谢喜欢
对喜欢的人话很多的激情四射患者
最近爆炸忙,随缘更新
多词不达意 多不值一提
或悲或喜 均承蒙不弃
⭐本人互攻狂热爱好者⭐

|嘉金|可千万别让你发小和你对手谈恋爱

·嘉金唯。又名格瑞的自杀现场。

 

1.

格瑞一开始还真没发现这事有哪儿不对,他每天都过得很充实。

他的状态一直很稳定:金来找他,他就会分一丝注意力给金;嘉德罗斯来找他,他就不得不分出神应付嘉德罗斯;……

现在他已经有将近一个月——

是的,格瑞直到今天,认认真真查看了自己的行程表,才恍然意识到,已经将近一个月!

——一个月!

他是说,一个月,没见到嘉德罗斯,没见到过金。

没有见到嘉德罗斯,可能是因为他躲得太好了。

没有见到金,事情就有点不太对劲。

 

金是路痴,但不至于找不到格瑞。

这点他可以肯定。

 

2.

格瑞想了一下,发觉最好的办法可能就是亲自去找金一趟。

然而他没想到自己刚刚收拾完,还没走出修炼加藏身的山洞,他要找的人就自动送上门来了。

 

金手里是一丛不知从哪里来的玫瑰花束——都有些蔫了——显然它的主人并不是个称职的“护花使者”。

格瑞还没松口气,至少金看起来现在还好好……

哪知道金一开口就语出惊人,他说:“格瑞——”一个标准的金式叫法,格瑞肩膀上的肌肉紧缩了一下,直觉要有不好的事情发生——

“我好像有受虐倾向。”

格瑞手抖了抖,好不容易稳住了背在背上的刀。

他还怕自己失态,往后错了错身形,怕被金察觉。哪知道金还沉浸在失落中,根本没意识到,他把那束玫瑰花抱在怀里席地而坐,难得地沮丧着脸哀嚎:“唉这事说来话长——”

格瑞此时已经放下了收拾好的行李(他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一句话打断了金:“那就别说。”

金张了张嘴又闭上,最后委委屈屈地嗯了一声才注意到格瑞放下行李的动作,开开心心地问他:“诶!格瑞,你刚才打算出门的吗?要不要我陪你出去?”

格瑞拒绝了金——一如既往地,也一如既往地——没用。

 

3.

格瑞自问人生的前十七年没有做过什么天理难容的坏事,虽然有时候他对金太过冷淡了一点——但这完全是因为金自己太能说了——金自己也知道,应该不至于为了这些谋杀他。

所以现在,金到底为什么要对他,喋喋不休说着诡异的话题?

 

他走在路上,只是想为晚餐做准备,用积分吃饭还是太贵了,这里随处可见一些可以果腹的瓜果,何必花那个冤枉积分。令他诧异的是,金自告奋勇帮他一起找,竟难得地一路上很安静。

最后居然是格瑞忍不住了,他回头对金说:“到底怎么了?”

可惜他的语气仍旧波澜不惊,走神的金压根没有听出来这是个疑问句,他听见格瑞的声音,茫茫然然抬起头:“嗯?啊——?哦!”

格瑞:……

算了,随他吧。

——他唯一疑惑的是金为什么还捧着那束看上去更加饱经摧残的玫瑰花?

 

金虽然不听清格瑞问了什么,但他的思绪被打断,终于回过了神来。三步并作两步跟格瑞并肩,开始恢复平时活泼乐观的作风,不停地叽叽喳喳。

“诶,格瑞!你看看这个能吃吗!这个甘蔗长得好有意思啊,居然是一截黑一截白的!!好像——”

格瑞抬眼脚都没挪,正想回答金可以吃,但是很麻烦,太硬了,还不好吃……

然而金的后半句让他瞠目结舌。

“——好像嘉德罗斯的那根棍子!”

格瑞:……!!!!!????

你的良心不会痛吗金,大罗神通棍只是根无辜的棍子啊?!!

 

格瑞内心震惊的弹幕刷了一片又一片,脸上还是波澜不惊的样子。

金因此完全没有意识到自己说了什么令大赛第二失神的话,开开心心地拽着人往前走:“看你这幅样子估计不能吃了,好可惜啊……”他甚至边说边叹气摇了摇头——金总是这样说起话来摇头晃脑的——应该不是假的金,格瑞在心里立刻否认了假设一。

少年似乎对于发小的沉默寡言很是习惯,此时已经自顾自往下接话:“啊!那这个呢!!这些果子——好可爱!”话音未落金已经松开了抓住他手腕的手,开始对他指的那棵树上沉甸甸的黑色果实捏捏摸摸。

格瑞打了个颤,心里隐约有点不好的预感,这些果子好像长得有点像嘉德……

“——好像嘉德罗斯耳朵下面那两颗啊!”

——对!

格瑞命中红心,然而他完全开心不起来,他的竹马此刻像着了魔一样,已经开心地一手捧着花——他这才发现玫瑰上的刺都被人细心地刮掉了,估计也是考虑到了收花的人是个马大哈——一手抓起了一个果子擦了擦就往嘴里送。

格瑞心情复杂地还是出声阻止:“那是变种黑里,不能吃。”

金看起来很是遗憾的样子,眉毛都垮了下来,嘴角的笑容也消失了,搞得格瑞觉得自己刚刚好像不是在救他而是在害他,很有负罪感。

……所以金你到底在遗憾什么??!!

 

格瑞仍旧面无狗情,在心里悄摸着打鼓,猜测这一个月间会发生什么惊天动地的大事。

他想开口问问,但金的注意力已经被山谷边另一株植物吸引了过去,看起来已经把刚才的遗憾抛到了脑后,此刻正因为找到了新的猎物而兴高采烈地对格瑞挥舞着双手,示意他过来看看。

“格瑞,格瑞!你看我找到了什么!一个熟透了的、金色的果子!我看着有点像——”

格瑞的神经立刻高度紧绷,不好的预感又瞬间席上他心头,他脱口而出:“停!!!!!

金的话音却已经更快地钻到了他耳边:“——有点像凤梨!”

还好,还好,格瑞瞬间松了一口……

“因为雷德跟我调侃过嘉德罗斯的发型特别像凤梨的冠叶!”金自信满满地这么说道。

……于是格瑞这一口气没呼出来,被成功噎在了喉间。

格瑞:……哦。

格瑞:我怀疑你是猴子请来的救兵!!!

_____tbc

格瑞:咱两多大仇???

-------------

悄咪咪送给我爱的黑羊太太ww她超棒!!!以及!!!更踏血狂行!!【表脸!!黑羊太太人真是太好了...爱她qwq

评论 ( 12 )
热度 ( 167 )

© 安迪可洛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