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迪可洛克

感谢关注🙇感谢阅读💓感谢喜欢
⭐本人互攻狂热爱好者⭐
头像@沉湎纷扰 老师

|嘉金双性转|女孩你不用踮脚尖

·肉。

屋里没有开灯。

用不着开灯。

嘉德罗斯双手箍着恋人的腿熟练地往上提,脸却埋在对方腿间。女孩儿过长的金色发丝随着动作被无辜拉扯,使得受了罪的主人在不恰当的关头开口:“头……头发!”她说得太过软腻,却又有点羞涩地意味在里面,埋在她腿间的金发女孩忍不住嗤笑了下断开卖力的动作,眯着眼质问:“你他妈就想抱怨这个?”

金知道她没有生气,但是有的时候(尤其是这种时候),这人就格外像个孩子(哦对,她还就是个“孩子”),孩子发了脾气,总归总要给点甜头才可以。可惜金连张张嘴的力气都不太有,但她仍旧从喉咙里固执地挤出几个字:“别……别说脏——唔——”

被管教了的女孩儿不满地直起身——金开始有危机感了,但骤然空虚的下身让她有些意识模糊,只能眼睁睁看嘉德罗斯欺身压住了她——下身也不着寸缕,但是腰腹有劲,几乎让金眼红。她轻易就把金以这个姿势固定在了墙板上,而自己单手掰住了金的下巴跟她接吻,似乎这张嘴里多吐出一个字都让她心烦意乱。

可仅仅只是接吻,一切也进行得毫不安分。嘉德罗斯总是各方各面的佼佼者,现在也一样无师自通,她显然花了点心思来搞定金,舌头虽然蛮横但极具技巧地往年长的女孩儿口舌间进出,再缱绻地与对方那根与主人一样羞涩的小舌纠缠不清,将离不离。一个处于叛逆期的高智商顽童总让家长头疼。

金很快就被对方的吻技照顾得忘记了自己姓甚名甚了,只闭了眼不自主地迎合。她正可耻地也要渐入佳境,对方却点到为止地退开了——差点让她直接从墙上一屁股坐到地上——好在嘉德罗斯手疾眼快地架住了她的胳膊,金有点可怜兮兮,堪堪弯着腿算是站住了,又听闻对方的声音不怀好意地响起:“笨死了,渣渣就是渣渣。”

女孩儿边这样嘲笑着边低下头来跟她继续刚才那个吻,金完全没有反应过来自己哪里又成功取悦了阴晴不定的恋人,迷迷糊糊仰着头跟人唇舌相接。有野心的女孩儿急于证明自己,就这这个姿势把指节挤进了金还岔开着的双腿。

空气变得太过灼热滚烫,把被情欲浸泡的金煮透煮软,那个吻并没有随着金发女孩手上的动作而攻势见缓,上下夹击使金有点喘不过来气了,小幅度开始捶打压在她身上却根本不在意她的嘉德罗斯,对方这才注意到她已经被憋红了的脸,退开距离啧了一声。金终于得救,大口地喘气,又要腾出功夫来吞咽由于失去了条件反射而不断外溢的口涎。

害她陷入窘境的嫌疑人却不在意这些,甚至罪加一等地又加入了根指节,恶意地浅浅戳弄对方那一点附近的区域,又恰到好处地绝不抵达。

——太熟悉了,怎么可能逃得掉。

不够,完全不够,这样浅尝辄止就消失的满足感使得空虚感反而成倍增长,欲望永远不能被填满,成为深渊就在她身体某处定定将她凝视,驱使成年的肉体贴近另一个热源,撷取禁果将其品尝。她脑子里嗡嗡作响有引线在无止尽地燃烧,点燃了引线的人却毫不在意会引爆怎样的炸弹,只极具侵略性地突地舒展开手指加速了自燃。

金想哭,又觉得幸福,对方实在太耐心了,甚至体贴地会在她高潮前停下动作让她缓过劲来呼吸——金被嘉德罗斯推上顶点又被迫跌落,反复几次就忍不住了,诚实地呜咽着喘息,生理泪水憋都憋不住,顺着脸庞脖颈往下滑。

嘉德罗斯兴致更高,微垂了眼眸勾唇逼问手里任她鱼俎的人儿:“摇什么头,不是很能耐地要教训我吗?”被她质问的人质看似毫无反抗之力,但是倔强又固执地一言不发,把这种自我折磨变成为了精神享受——她总有办法让恋人感到挫败,于是嘉德罗斯又不满了起来,坏心眼地狠狠往里深入了一下又闪电般退开,她的动作拿捏得正好,金的意识被迫挤入了点状的空白,像过电,一圈圈的电火花在她脑海里将炸未炸,炸得她抬起手捂住嘴,抽气声模模糊糊,一边大幅度地摇头,大概是在对什么无形之物表达拒绝的意思(反正毫无疑问不会是拒绝嘉德罗斯),呻唱声压不住地满出来,贴在嘉德罗斯皮肤上让她有点体温失衡。

跟嘉德罗斯司空见惯的那些成年人不同,金总是直率而坦诚,享受就会露出欢欣的笑容,不好就会难过地蹙起眉头,现在,现在她被比她年幼的女孩儿操控于股掌之间,纵容了微妙的不满。她的胸膛剧烈地起伏,几乎是在邀请怪物品尝,终于也成为共犯。刚成年的身体还带着刚脱壳的青涩稚嫩,但是足够构成漩涡把对方的理智吞噬尽。

嘉德罗斯的动作更凶狠,大概对于这种程度的失控有点恼怒,她贴近金,把刚才燃烧起来的热度也传回给罪魁祸首,移开刚才被她眷顾的位置,移情别恋发了狠地去咬女孩锁骨——她绝不承认是因为身高所限正好咬到对对方莹白如玉的肩膀,所以自欺欺人地低下头全然一副唯我独尊的傲然姿态。

金摇头的幅度渐渐弱了,似乎也清醒了点,嘉德罗斯把她咬疼了,但金仍旧没有推开她的意思,只噘着嘴很诚实地开口:“太过分了,嘉德罗斯!”她边这么说着边用双臂狠狠钳住对方的脖颈,是一个固执地、不会放开女孩的信号弹,让嘉德罗斯莫名地安心放纵。

恋人平时喋喋不休,现在只能简短地表达“过分”的中心思想,这让嘉德罗斯对自己的战果很是满意,间接地心情大好起来,手下的动作也直接了起来,有点不死不休地冲劲,执拗地要突出点属于自己的存在感。金被她的突袭搞得彻底站不住了,软着腿往下跪,终于被人抱着一起坐在了地上。

金家里本来就不大,她一喘就显得空间更小,被情欲塞满后只剩下她和嘉德罗斯两个有形之物。

——明天地毯要洗了,如果她还起得来的话。金最后只来得及这么想。

肉欲交织起来,气息错乱混杂,只有天花板始终沉默地目睹一切,

欲望在黑暗里发酵,生出幽暗的青苔。

屋外日光渐长。

 

 

 

 

-end

评论 ( 18 )
热度 ( 133 )

© 安迪可洛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