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嘉金双性转|牛奶香槟【rou

· @砂糖予诗 跟暮爹的前戏四题联文啊啊啊!!!刚发就被吞了!!很气,甚至又多写了点!!让你不让我发!那我偏要发!还要发更多哼唧!

1.

作为嘉德罗斯忠心耿耿的跟班,雷德在第一时间发现了自家刚成年了的老大洗掉了原本炫酷的金色美甲,不仅仅只是“洗掉了”,更重要的是他反复观察后发现,是——洗得干干净净,彻彻底底了。嘉德罗斯甚至还剪了指甲——原本显得少女手指纤长的指甲被剪到了指末,边缘有些不符合她人设地被修成了圆润无害的弧度——这挺难得的,雷德想了想,因为金色指甲油是老大为了那个傻姑娘才去做的,这点他和蒙特祖玛谁也没有在明面上对别人戳穿过(真地戳穿了,嘉德罗斯也不会承认这一点的就是了)。

雷德的第一反应是嘉德罗斯跟金吵了架,而且仿佛是为了佐证他的这一观点,金今天也没有来嘉德罗斯班上给他送饭,嘉德罗斯也一反常态似乎有所预料地点了外卖。

这挺难的——他当然不是说嘉德罗斯和金吵架很难得(几乎每一天、每一刻他们都能吵起来)——而是他们吵得这么厉害的次数可的确不多。他记忆里上一次好像还是因为格瑞来见金劝她放弃这样的生活,金没有妥协,他老大就很生气——嘉德罗斯从来不明确地表示出来,但就是会为此而很暴躁,这种时候遭殃的就是他们和金了。

理论上来说,这个逻辑没有什么问题,可那点儿不对劲的感觉仍然盘桓在雷德心头,让他困惑不已。

揭开谜底的是蒙特祖玛。

实干派的女孩儿在听闻雷德的自言自语后难得地做出了回应,摇了摇头。

“一派胡言。”

蒙特祖玛在嘉德罗斯的事情上很少含糊,这会儿她做出了某种预判,神色平静地接道:“那个人是不会因为‘吵架’这么做的,” ——她很笃定,倘若金在听见了的话一定会不服气地撅起嘴——“而且你忘记了,昨天是嘉德罗斯大人的生日。”

雷德眨了眨眼,一副没能把这两句话之间的因果关系串起来的迷惑样子,颇为不满地拿起一旁的恋爱小说跟蒙特祖玛又碎碎念累起来。

 

2.

那就把时间线再往回调一天。

 

女孩儿总是更敏锐一些。

 

比如金今天很快地就觉察到了嘉德罗斯的可疑之处,她似乎在酝酿着些什么,眼神不安分地瞟向金好几次——在金好奇地与她视线相撞之前就又极快地错开了视线——她极少有这样遮遮掩掩的时候,大部分时候嘉德罗斯想要知道、想要得到什么事物时,更习惯于果决地出手——金也喜欢直来直往,但与金见招拆招的随遇而安不同,嘉德罗斯只是坚信没有什么能阻挡住她——骄傲自信的女孩儿此刻一反常态地垮着嘴角,没有理会金使出浑身解数抛过来的话头。

金忍不住有点儿紧张,嘉德罗斯不说话也不理她,让忙活了一天的她也有点委屈。女孩儿一向学不会那些弯弯道道,见嘉德罗斯性质缺缺四处神游的样子忍不住瘪了瘪嘴用自己的方式夺回了恋人的注意力。

橘色长发的姑娘总是像团无拘束又极灵动的火,现在这团火悦动进了金色里,不过真金可不怕火炼,嘉德罗斯嗤笑了声,对于金幼稚的举动不置可否,既没有推开也没有下一步的举动,只好整以暇地垂下眼睑把视线停留在女孩儿脖颈间的项链——是金的姐姐给他留下的东西,尽管后来一切尘埃落定了,但金也从来没有让项链离身——四四方方的金黄色矢量拼组挂件跟金这个人一样,中规中矩却又活泼跳脱蕴含无数可能,总能巧妙地囿于一个让大家都无法讨厌的地带——让嘉德罗斯焦躁的地带。

没有人会讨厌这样的姑娘的。

这可是一个连嘉德罗斯都无法讨厌的人,这一点让她的思绪又有点放空,好在金这会儿已经不跟她纠结这个了,似乎有点儿习惯嘉德罗斯时不时地不把自己放在眼里,早些时候大概还会不缠不休地念念叨叨——现在聪明的姑娘早就无师自通地掌握了技巧——她不满地凑过来跟恋人交换了一个吻,

是一个味道甜美的吻。年纪稍长一些的姑娘诚实地用行动宣泄了刚才的不满,唇齿轻轻舔咬着不动声色的恋人的上唇瓣。嘉德罗斯又觉得不公平,为金无意识的游刃有余,为周遭无意识的咄咄之语,为那些无形的荆棘和牢笼——好在她现在总算有机会逃脱出一些了不是吗?

“我有时候真的怀疑渣渣你是故意的,只是接吻而已,为什么每次你凑过来的时候都像是第一次跟人接吻的笨蛋?”她这样说着推开了那团无辜的火焰,拒不接受一点对方气哼哼的眼神暗示。

“自大狂小姐!你好烦!”坐在她身上的火焰顿时敛了热意,双臂环住了胸,歪起一边嘴角欲言又止,一副“不仅笑容完全消失,而且还在嘟嘴”的可爱样子——脱出了牢笼的嘉德罗斯更放肆地回击,突然袭击金随意覆在右臂上的左臂,顺着她光洁的臂膀抓住了左手,在重重咬过了她腕处的凸起后又安抚性质地舔舐着她指尖。

这一连串的举动像深水炸弹,炸得嘉德罗斯耳边全是了金下意识的抽气声。

不得不说,刚成年的女孩儿恶趣味很足,她满意之余开始无师自通地用指腹轻捻对方柔软的掌心。金不自觉地战栗了下,手指下意识地往后缩要收成拳——可惜没能轻易得逞。女孩儿示威性地用牙齿咬了咬已经放入了口中的金的指尖,托住对方手腕的手也极灵活地翻了个个,变成了握住她手腕的禁锢姿态,拇指微微用力按压住那人皮肤下乱了节奏的脉搏,逼出了她几乎是下意识的嘤咛声。

明明含着别人东西的是嘉德罗斯,她面上却仍旧一副毫不在意的表情,好似一切尽在她掌握中运筹帷幄的孤高样子,这让金忍不住坏心眼地勾了勾手指尖——这个计划外的动作使得她接收到了嘉德罗斯危险地一瞥,但揶揄的成分居多——金还来不及回味指下柔软湿热的触感就觉得心里发毛,果不其然下一秒刚成年的女孩儿就用那条原本被金压制在指下的湿热蛮横地挤开了她的双指。金的脑海里有片刻的空白,人类的本能几乎在一霎接管了她的身体,把理智全部清除排空,那些愚蠢的电荷叽叽喳喳惊慌失措,势不可挡地涌向可怜的姑娘下身的效应器。

触觉感受器在人体皮肤上的哪个部位分布最多?*这是一个初中生物问题,但答案后知后觉地在金脑海里浮现时已经无济于事了,事情早就已经覆水难收。

——这一点嘉德罗斯深谙如诲。


【车点这里】


5.

谁是赢家?

雷德看了一会儿小说,突地有点好奇,他凑过去,问嘉德罗斯:“说起来,为什么老大你早上没有来上课?”

嘉德罗斯正在补眠,兴趣缺缺地瞥了他眼没做回应。

雷德也不是被吓大的,热脸贴了冷屁股也毫不在意,笑嘻嘻道:“对了周末我们常去的那家美甲店出新的金色款了,无敌炫酷!老大你——”

“不去。”女孩儿这样说道。

 

也再也不会去了。

像牛奶混合香槟,是你我的秘密。

 

 

 

*指腹上触觉感受器最多。

--end

#绝世好攻,勤剪指甲,不涂甲油!ww

 

 

 




评论 ( 22 )
热度 ( 89 )

© 安迪可洛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