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迪可洛克

感谢关注🙇感谢阅读💓感谢喜欢
对喜欢的人话很多的激情四射患者
最近爆炸忙,随缘更新
多词不达意 多不值一提
或悲或喜 均承蒙不弃
⭐本人互攻狂热爱好者⭐

|嘉金|Hit & Run

·羊太 @黑羊_今天有吹仙女慈吗?有! 生快!!写了最最最不擅长的打架哈哈哈哈!【极其不好吃【哭着,请羊太尽情殴打我!

·谢谢阅读!!

 ------------------------------------

嘉德罗斯眯了下眼。

“好极了。”

然后他一棍子把红眼睛的男孩儿摁到了墙上,力道过大导致跟他身高相仿的对手一瞬间就被棍棒掩住,只有闷闷的轰击声昭示着这一击没有落空——立刻有黑色的箭头猛蹿上来,似乎一点儿也未因主人口中咳出的献血而受阻丝毫,甚至有几分更兴奋了的迹象,速度力道更甚。

——理论上来讲他对手的处境会不太妙,压迫感从白头发的男孩儿身上铺天盖地涌出,直扑金发金眸的人造人。

但是这次他面对的是第一。

变化了形态的棍棒大力妄图将势如破竹的矢量们挥离身前——失败了。蛇形的矢量几乎是顺着棍棒往前延伸,嘉德罗斯在破空声的罅隙里还能隐约听清金从唇齿间挤出的笑声,血沫破裂的声响酝酿了血性混合进燥热的空气,生成出淋漓尽致的无上战意,宛如劣质朗姆酒让品尝者晕眩。

天生战斗的好种可没放过这个好机会,干脆借力让棍子脱了手,把原力蕴在其中,使其向男孩儿击去——几乎就要成功,可那些矢量突然组成了网,柔韧无比,在男孩儿的发丝都为这阵劲风而扬起时稳稳罩住了人造人未尽全力掷出的一击。

嘉德罗斯更多的是逗弄的心思,金从来没能在任何方面战胜过他。他对这一点深信不疑,以至于短暂地忽略了男孩儿总是个善于创造奇迹的人——任何方面都是。

紧盯着冲他而来的棍棒的男孩儿察觉到了嘉德罗斯不知为何手下留情这一点,也许是下意识地觉得被蔑视了,收敛了眉宇的笑意一跃而上了随手化出的黑色箭头滑板。紧接着他突地弯下身来,无预兆地以左手支撑住了全身的重量,左脚用力往右脚脚跟的方向横扫——矢量包成的网也已到了极限,似乎要兜不住大赛第一信心满满的一击——然而少年只笑着顺势右脚踢上了矢量织成的金网上凸到极致的一点——通体笔直的长棍便以万钧雷霆之势旋射向它的主人,这一系列动作男孩儿做的极为流畅,甚至也没因脚上的一击而力不从心,右手同时上举硬生生又攥出了一个巨大的黑色箭头,又被他极快地掷出,颇有几分以牙还牙给嘉德罗斯看看他的厉害的幼稚意思。

嘉德罗斯难得有点儿而分神,他正在看男孩儿嘴角往下淌的血迹——它们已经快干了,成为一条线,牵引出这出让人难以计较前因也无法考量后果的战斗。有点儿像他们之间其他的一切,没头没尾的,第一次约会、第一次牵手、第一次接吻之类的——非常糟糕的——他那时候就是不太会接吻(时隔多年他终于暗自承认这一点了,人果然是会变的),但又很难形容那种唇齿相接的感觉,跟打架一样,容易让男孩子热血上头(两个人都是)。而且毫无帮助的,年长的恋人就只会看着他笑,很满足、很满足的样子,一点儿道理都没有的——让他既觉得难以忍受又可耻地极为满足。

这些与眼前的这个不一样的金似乎都没有关系了。他的矢量此刻毫不留情地重重击在大赛第一的脊背上,让对方立刻为自己的轻敌买了单,脊骨错位发出了轻微的声响,嘉德罗斯眼前开始出现成片的黑色,是神经元的电信号短暂受阻的结果。

金的耳廓不易察觉地翕动了下,不知是不是被那“喀拉”一声刺激了下,黑红的眼瞳有瞬间收缩,但他很快回过神来,意识到自己的失神使得那根已经失去了原力的棍子没能以原本预计好的方向弹回去——这让他有些恼怒,为自己在这场殊死搏斗中没理由的失误。

他冲过来,速度很快,姿势也够帅,下劲够狠够野,双手紧紧夹住嘉德罗斯双耳上方一点的位置,用尽了全身力气在试图把人造人那颗毛茸茸的金色脑袋翻个个,为此不惜放弃了全部防守、全部成为附属品的原力。

男孩儿只想达成目的,但是此刻很显然的,他达成目的所受的阻力稍微有一点儿大。

不得不说金做什么都很用心,所以嘉德罗斯也不难发觉此时此刻对于这个金而言“战胜他”已经成了全部,甚至在原力耗尽以后还要不惜一切“拼死挣扎”,显然是把嘉德罗斯当成了什么磨牙的好物——不过那他可错了,嘉德罗斯咬牙——大错特错。

 

扔在一旁的棍子被他撅折后,对方一时间也没了动作,似乎也用尽了原力,这让银发的少年觉得有点儿得意。

不过下一秒他就笑不出来了。

嘉德罗斯的近身肉搏不是满分并不是因为格斗技巧不够好,只是单纯地觉得自己并不会用上这些愚蠢的、肉贴着肉的技巧——这绝不代表他的肘击就会有所失力或者直拳会有失准头。现在跟他身形相仿的对手压在他身上,几乎是下意识地,身体就先于理智做出了回应,他出拳更快更狠,角度刁钻,左下勾拳毫不拖泥带水地重重击上比他年长几岁的少年的胃部,执拗地要把那些筋骨间的斑驳锈迹抖落出来、发泄干净。

这击可是实打实的十成力道,少年被顶的硬生生咳了下,但呼吸一哽又将那些属于嘉德罗斯的奖章证书生咽了回去。他咯咯的笑起来,为这种不带一丝感情的回击而兴奋,不管不顾地又往前凑了些——几乎要吻上脸上也淌出了血的人造人,距离太近太难以辩明意义,就好像只是为了欣赏对手此刻不可一世的狼狈,下一秒却是一记右侧勾拳狠狠击打中了嘉德罗斯已经察觉到不妙、顺势往左微偏的高贵头颅。

嘉德罗斯被这一拳打得眼前皆虚晃摇曳出不清楚的暧昧线条,但又莫名觉得畅快尽兴,突然也不在意这场战斗的初衷实则为了唤醒恋人,只知道攒起拳头向那人原本跟他发色相近的小脑袋用力挥动——以牙还牙的做派。两颗太阳纠缠在一起,间或传来钙磷化合物重重磕在坚石或者被外力蛮横扯断而发出的闷响,像零星数个太阳黑子在消失前的咏叹调。那些扭曲狰狞的磁感线现在正在经历一场巨变。哪怕是嘉德罗斯本人也不得不承认他很久没有这么畅快淋漓地跟谁肉怼肉、血见血的打上一场了。

金的出拳毫无章法,平时干净无害的眼白被纯粹的黑色恶意所填充,其中蕴含的邪恶猩红像牵引木偶的线一样使得男孩儿拳拳都不落空,考虑到他现在是跟曾经的大赛第一对打,这可以说是个很傲人的成绩——当然也要算上嘉德罗斯随后补上的记记重拳。

疼痛让金嘴角的弧度加大了,为男孩儿灵活地蹿身向前助力,失去禁锢只凭本能战斗的小兽直奔猎物空门而去。结果是嘉德罗斯脖颈处被人用力咬上,他几乎要怀疑对方成为了噬血吞肉的异兽,而他是祭品。

人造人一向耐心不佳,这一点平日里男孩儿比谁都要更加明白,但现在他似乎不再纠结于此了,这让嘉德罗斯无缘由地烦躁非常,他抬肘把还俯身在他脖颈上撕咬的烦人精格挡开些距离,顺势把两人的姿势翻了个个——地上暗红色的地衣疯长,顺着他们纠缠难分的躯体根茎蔓延——他脖子上红色液体因为姿势的原因像雨点儿样滴落在男孩儿透着疯狂和迷茫的脸庞上,嘉德罗斯又觉得有趣,原来杀意还能被这样复杂的表现出来,也是难为了可爱的男孩儿。

但也只是到此为止——

他在少年因这场突如其来的血雨带来的恍惚回过神来前以双腿狠狠压制住了对方,也并不难,跟以往他们嬉闹打骂时一样轻而易举——但这是另一种信息,这代表着......

银色头发的恶魔笑起来,眼角流淌着由于过大冲击而溢出的眼泪,混合着从他嘴角混合他血液开出的红色花朵,零零落落地渗进那些暗红色的地衣里,嘉德罗斯有种能从那双难得疯狂的黑红间找出湛蓝澄澈的蛛丝马迹的错觉,而他甚至不清楚此时此刻这一切是否真的如此简单就要结束?

他们几乎就要分出胜负——

他的手紧紧钳梏住少年白皙细嫩的脖颈,那儿的皮肤极细腻热滑,烫得嘉德罗斯几乎恍惚,他们纠缠在一起,宛如爱侣,仿佛下一秒男孩儿就会笑嘻嘻地凑过来,手指小心翼翼又恣意放肆地把他已经散乱汗湿的鬓发捋顺到耳后,然后他会低下身来祈求他的王原谅他所做的一切——这次可不会轻易原谅你了,真是条太讨人厌的多事虫子......

可惜的是这一切并没有发生。

只有男孩儿黑色闪着金属光泽的箭头带着毒辣的疯狂生生抵住他咽喉——可也仅只是抵住,再没有前进分毫。

双向冷笑话。

——人造人没有下狠劲的手,无理智的兽停在咽喉处的原力箭头。

都只差毫厘就能让看客拍手叫好。

 

嘉德罗斯停下来看着那张面孔。金从不会露出这样的表情(这个形容听起来自相矛盾也并不恰当——但就是),让人难以置信地决绝狠厉,他更加适合撅着嘴,在什么地方为强权不满、为正义挥拳,然而这个游戏人间的小恶魔看起来更像个贪玩放肆的原始兽,比男孩儿干净更甚,除了快意和血腥,无从获得满足。

这张面孔现在因为缺氧而煞白,但眼神狰狞、目光直白,让嘉德罗斯知道自己一抬手即将招致来的后果——可他为什么不刺下来呢?他完全可以、完全应该,刺下来的。

他没有时间想明白这个问题,而且也缺乏动机和经验,与其说让嘉德罗斯思考这样的问题,不如让他跟那个该死的恶魔再打上几架。但形势所迫,他好像不得不在最短的时间内做出最正确的判断——嘉德罗斯讨厌做判断,更讨厌被威胁。他一向喜欢直来直去,用自己直觉里最正确的方式去回答问题就够了,之后所有的一切,都是附加题。

他也确实这样做了。


人造人毫不顾忌那些箭头,他俯下身来跟男孩儿交换一个更为真切的吻。执意让在他脑海里排练过无数次的场景不合时宜地成真。

黑色的藤蔓成为让不死鸟鲜血淋漓的荆棘,盛大的祭祀终于以祭品之血点燃了祭台为强音前奏拉开了序幕,顶礼膜拜神的飞鸟尖叫哀嚎妄图重见天使的光环。

蓝色的天空渐染上少年瞳孔里的混沌猩红时,鸟儿也已陷入倪克斯*黑色星花纱衣的裙摆之中。


嘉德罗斯从没为那一场战事无疾而终而这样高兴过。

他不说别人也能看得很清楚,雷德今天第五次在嘉德罗斯身旁玩梗都没被揍出屎,足以见得人造人心情实在不错。

已经恢复了金色头发的少年像犯了无法改正错误的顽童,憋着嘴不声不响跟在恋人身后,平时犯了小错误虎头虎脑一个劲往前蹿的尽头似乎都用尽了。

不过没关系,你看,嘉德罗斯也没有赶他走。

金这样想着,觉得嘉德罗斯心情果然是很好的。

很好很好,再没有更好了。

 

 ---------------------------------------

*倪克斯:希腊神话里混沌女神的女儿,掌管黑夜。

 

 ---------------------------------------

羊太真是我嘉金文初心,做羊吹,幸福一辈子【捧心去世,虽然粮不好吃,但我不要脸啊【xx

 


评论 ( 31 )
热度 ( 120 )

© 安迪可洛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