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雷|记一次**的醉酒经历

#艾比纯同学路人设定,全员学院pa,故事就是个同学聚会,然后艾比发现金居然被别人拐跑了气得成功喝醉了、最后被班长安迷修因为考虑安全问题带回家了(被迫吃狗粮)的故事#

#累死了!我他妈就是想发车!!!车!!!#

#这次没写成互攻,气!!!本来想先安日雷再雷日安再……最后想想还是别别别了吧,艾比:让我死!!#

 

女孩儿醒过来的时候只听见那个男声——音调出乎平常太高太高以至于她都没听出来那属于一个跟她关系并不好的老熟人。

男声先是呵笑了下,阴阳怪气地先发制人:“所以呢,这就是你把人带到家里来的原因吗?我是不是还该谢谢您没有不说一声就带着人去开房?”音调越来越高,让艾比意识到把自己吵醒的罪魁祸首就是这个人。

然后是熟悉的另一个男声——故意压低了声线但对于已经被吵起来了的艾比而言其实无济于事,那个声音也窝着火般反驳:“你小声一点——别这么不可理喻好吗?只是同学聚会喝醉了酒,大家也都不知道她家的地址,只好拜托没喝酒的我——”

“哈——??!谁拜托的??”先前那个声音又变得更凶狠起来,“谁这么讨人嫌??”

安迷修——是了,后一个男声无疑是她的可怜的班长了——忙于解释:“你凶什么凶,是他们不知道而已……”

那个声音被这句话惹毛了般,气急败坏地立刻堵回道:“他们不知道,好极了,不知者无罪的言论是吧,那罪魁祸首不就是你吗!是谁对他们避而不谈的??”

她的好班长立刻立刻叹了口气很无奈又很头疼的样子,艾比被那个声音所提醒,迷迷糊糊依稀记起之前在聚会时好像大家是有起哄让安迷修说说有没有找到对象来着,反正他们的班长是出了名不会撒谎的老好人啊——那个时候他说什么来着——“算是......有了吧?”不太确定的语气伴着骑士先生的迷之微笑,艾比整个人鸡皮疙瘩都起了一层又一层。

而现在——现在这种不好的预感明显成为了现实。

“是这样吗?你都不打算听我辩解一句了吗——?”

“那你说?你还想说什么?我倒很期待。”

这两个人还在争持不休,可怜的艾比又困又醉,想睡又被吵得头疼,忍不住想但凡——但凡她还有那么一丁点儿力气!她肯定二话不说跳起来锤爆这两个噪音源的狗头!!!

但也不知道是谁先做了什么——那边的声响突然又全消失了。

艾比正欲松口气——就又听见更凶更急地奇怪声音传过来。

“安……安迷修……”,真是奇妙——明明刚刚还凶狠霸道的那个声音现在听起来像是突然被人往里塞入了一团浸染朗姆酒的湿棉花——熟悉又陌生。让红头发想象力丰富的女孩想起——苍天呐——让她想起那个绝不可能也绝不应该在这儿的一个人——

被叫了名字的人一开始嘴里还会体贴地“嘘——嘘——”着(嘘个屁老娘早醒了,艾比在心里冷笑),徒劳地示意另一方安分点(安分个屁,像是跟他故意作对,那人喘得更大声了);但后面安迷修就仿佛忘记了自己一开始(并没有任何用)的谨慎,也闷哼着大开大合动作起来——上帝保佑,刚毕业年仅20岁的艾比在此刻被迫承担了这个年纪不应承担的绝望。安迷修家的桌子吱呀呀叫得跟半躺在上面的那个人一样欢,盘子和杯子从桌面上被一一无情扫落的清脆声响在两个青年低沉的喘息之间显得尤其突兀。安迷修似乎想离开片刻,这使得他的声音有瞬间中断在那首交响曲中(艾比丝毫不想知道他是要去做什么),但无奈他的恋人好像并不配合,不情不愿地反扑上去,又让可怜的优雅先生不得不丢掉了那点儿无关紧要的顾虑,继续了刚才休止的曲目。

房间里的声音顿时又交杂在一起,艾比觉得自己的呼吸声掺杂其中显得尤为多余。这一轮到了尾声,安迷修似乎再也没忍住,他喘息着、一遍又一遍地重复两个字——这次艾比可实实在在听清楚了——雷狮。

去他妈的雷狮——

艾比在心里骂了这个——这两个——傻逼。

她就知道是雷狮!!!

除了雷狮,安迷修还会因为什么原因无法光明正大得羞于启齿!

如果说艾比对她的这位班长印象分是80(金是100),那她对雷狮的印象就是-80分的衣冠禽兽!仗着GPA4.0(长得又帅又会打架)整天对他们这些学弱爱答不理——要不是安迷修几次看不过眼维护班级秩序,想暗地里给雷狮使坏的人一定可以排成长队(也只是有贼心没贼胆而已,毕竟雷狮自己也是使坏的一流选手)。

她一开始倒是很好奇安迷修最后是怎么说服雷狮不那么恶劣嚣张的,但现在——

不不不,她一点儿,一丁点儿,都,不想知道!

好在在艾比的心情彻底麻木之前,他们总算是结束了这一轮。


然后这两个人才好似达成了某种难言的契合,终于能够正常一点儿和平地彼此交谈。


“你不是想听我解释吗——每次同学会都不去的人是你没错吧?我就算想正式公开,另一个主人翁不在总显得......”安迷修有点儿不好意思起来,像是找不到合适的措辞。

但恶棍青年哼笑了声接上了话:“——显得不够庄重?你认真的吗,考虑面子问题?”

“但这是两个人的事情......”安迷修被堵得急促起来,艾比混混沌沌地在心里有点儿可怜他,几乎忍不住摇头叹息(真是个好人啊——安先生),好在安迷修总还算是有理智的成年人,他在局势彻底倒向雷狮那一边时终于放弃了寻找一个合适的形容词,诚恳地接话,“我想让他们知道,不仅是我选择了你,且你也选择了我。”

“......嗤,愚蠢。”那个人这么说道,但他又接话,用一种与最开始截然相反的全然愉悦的语调饶有兴致道:“不过去逗逗他们好像也很有意思嘛,为了他们吃惊的表情——倒也不是不可以,喂,现在就打电话吧,通知他们明天再聚一次——啊哟——等等等等,你死心眼啊?回来回来,谁让你现在就去办这件事了,刚刚的利息还没讨完呢......”


艾比感觉自己的头更疼了,她想明天就要立刻通知所有人雷狮和安迷修在一起了,最好是他妈能上全球报头版的那种通知,这样雷狮就永远不能得逞了——让他得意,这,该死的得意!

 

 -------------end


评论 ( 12 )
热度 ( 61 )

© 安迪可洛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