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迪可洛克

感谢关注🙇感谢阅读💓感谢喜欢
对喜欢的人话很多的激情四射患者
最近爆炸忙,随缘更新
多词不达意 多不值一提
或悲或喜 均承蒙不弃
⭐本人互攻狂热爱好者⭐

|荼岩|记一次**的庆生活动【完】

·自发现安岩1209生日我1208生日就觉得这是上天的旨意哇!!【结果迟到了两天x,被乱棍打死

·谢谢阅读四一个小甜饼2333【一】←在这里!点他!

-----------------------

2.

安岩自考上大学后就再没起这么早过,现在为了神荼一句话,就是鬼压床他都得从那张小板床上滚起来,麻溜地赶这个点发车去古玩城的唯一一班首发车。

——尽管如此他也晚了将近半个小时。

 

神荼冷着一张俊脸眼神里安安静静无声谴责低着头的安岩。

安岩自知理亏讪讪笑了两声扬了扬手里的食品袋示意对方自己是因为这份早餐所以才会迟到的。

安岩本来已经做好了被训的打算,结果神荼这次轻易就放过了他,只带着他往里走。结果他反而有些不习惯起来,挠着头不好意思地询问:“诶神荼你不会真生气了吧,我这不是想着这么早来了你肯定也没吃饭吗?还特意带了你的一份呢......”

他边说边撕开小小的纸袋,神荼的声音一丝波澜都没有从前面不紧不慢的传过来:“稻香村这个点都还没开门,你下次还是找个靠谱的理由吧,比如早上的公交来得晚了之类的。”

“诶——你怎么连这个都知道!神荼你也太厉害了吧!”安岩一经提醒才后知后觉意识到自己来时的公交确实晚了点,顺着台阶下。

对方没搭话只摇摇头,等安岩兴奋劲过去了才淡然伸手,示意他把被遗忘的糕点递过来。

是经典红豆口味的蛋糕卷,奶油有点腻,但之前被细心的青年用微波炉微过,倒也温软可口非常。安岩咋咋呼呼过来作势要抢纸袋里仅剩的一块,神荼比他动作更快,已经拿出糕点叼在了嘴上。

安岩顿时丧气,安安分分走回人身后——眼前却又出现了那块点缀着红豆、只缺了小小一口的糕点。“我就知道神荼你还是.......”安岩莫名感动,完全把刚才要抢他早饭的罪魁祸首也是神荼给王了个一干二净,张口就是道谢。对方眼睛里都难得带上了笑意,似乎无声嘲笑他为了块糕点而在寂静无人的街道上大呼小叫、好不欢乐。

“......”安岩默默把“你还是挂念着兄弟我的”给默默吞了回去,直觉自己现在说什么都会破坏气氛,但转念又一想,反正估计只要自己在这人身边,不论怎样都算是破坏气氛了他反倒无所畏惧了,也不管刚才那只手刚接过带着奶油的糕点,自然地单手搭上了比他高出一头的同伴,接话道:“......我就知道你还没吃早饭嘛!”

这个姿势几乎是他挂在神荼身上了,可对方竟然没立刻把他赶下去只侧过脸跟他解释:“本来打算到这边吃的,谁知道你迟到这么久。”

他不说还好,一说安岩就更愧疚,嘿嘿笑着不好意思地把手里还剩一点的小吃往人嘴边递,卖乖道:“就半个小时而已——嗨呀,咱两谁跟谁!你之前好多次放我鸽子我都没计较呢,别这么小气嘛!”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

安岩自己只当是开了个玩笑,就感觉神荼脚步顿住了,半晌才极郑重地转过脸来对他一字一句说:“抱歉。”

“......啊??”安岩整个都要吓懵了,维持着之前的姿势思维空白。

 

3.

更可怕的是神荼还就着这个姿势把他递过去的那口糕点吃掉了。

——苍天啊,这莫不是个假神荼吧!

安岩吓得弹开三尺远,一时间摸不清楚神荼这是什么套路。现在怀疑神荼真可能是跟那些人合起伙来坑他的,是不是有些太晚了.......

 

神荼被他突然冷落了也还是那个淡淡然的表情,一丝波澜都没有,招呼也不打,继续往前走。

可怜的安岩这时候已经顾不上注意自己究竟是被带着往哪个方向走了,一脸迷茫保持着距离往前踱步,嘴里含糊着“我说神荼啊,你可别吓我,我不跟你套近乎了行不,太吓人了妈诶。到底怎么回事,我看你们这就是合起伙来为难我QQ毛蛋啊......”

古玩城这个点已经陆陆续续有人开摊了——大部分都是些年岁已迈的老者,看见了这么早出来晃悠的一对年轻人,都不由得多看了两眼。

“咳咳,行了。”安岩还要往下说,神荼在一旁被瞩目得扶额叹息,赶忙接话打断他注意力:“之前来这儿都比较紧急,你还没有好好逛过这里吧。景德镇的陶瓷、洛阳的唐三彩、宜兴的紫砂、辽宁的岫玉、我们这盛产的寿山石......不一定全是股东也都很好看,可以随意看看,也算给你自己增长增长见识。”

他一开口介绍,安岩果然就被转移了注意力,感叹着世间奇美把玩起了那些珠玉。

 

结果他们这一逛就把正事彻底忘干净了。

 

4.

等他两把整个古玩城都逛了个遍,从街头的名嘴小吃吃到了城中央的风味茶点,早已天色西沉,那种诡异感也在安岩心里累积达到顶峰。

安岩负责吃,神荼就在一旁看他吃。安岩好几次觉得神荼就差把“嫌弃”两个字写在脸上了,但他几番观察下来对方都滴水不漏地一副处之坦然之象,甚至还会在安岩走神时贴心地帮他夹一筷子。

——这种感觉用如芒在背来形容都不为过。

 

“我觉得你从昨晚起话就格外多。”安岩跟着结完帐了的神荼走出小吃店,这会儿正用牙签悠哉悠哉地剔着牙——刚才的口水鸡实在让他回味非常,说话基本智商下线,耿直得让神荼无言以对。

......那不对还不行吗。神荼决定维持他的酷哥人设,深呼吸继续带路。

事实证明不行。有安岩在,怎么可能放任他反常。

“唉有什么事跟兄弟我说说嘛,一个人憋着又憋不出花来。”

“跟你说了就能开出花来?”神荼哑然失笑。

“我可算明白了哪不对了,神荼你今天怎么老是怼我,以前这活不都是江小猪干的吗?......当然啦,我可是金句小能手,跟我唠嗑不仅能唠出花还能结出果!”安岩终于发现了问题所在,兴奋地不顾前不顾后,往下兀自接话。

万万没想到神荼这下停住了脚步,在前面轻声回话问他:“什么果?”

“嘎——?”安岩生怕自己听错,又往前几步问神荼,“你说啥?”

神荼难得没躲也没避,蓝色的瞳孔全被栗发青年骤然挤过来的身影占满。他就听见神荼又清晰地问他:“结得什么果?”

神荼果然语不惊人死不休,这回轮到安岩语塞。

 

5.

王胖子打开店铺门的时候就是两个人相对无言的尴尬景象。

“哎哟,妈诶!您二位可是吓死胖爷我了!都不说话跟着站着干啥呢,演啥默剧啊!多大人了怎么还整这出,快进来快进来,寒冬腊月的不冷呐您们——神荼你身体素质杠杠的,可别把我们主角冻坏了。”

他边说边把安岩往刚开了张的店铺里拉,硬生生让两个人原本无言纠缠的视线错开了。

一开始还想让安岩给个答复的神荼这会儿反倒不着急了,他慢悠悠又看了会儿漆黑一片的夜空,才转身进了闹哄哄的店铺。

才进门他就听见了江小猪的哭喊求饶声。

 

“哎哟哟——好汉饶命哇!我们发誓——一开始我们压根就没想要麻烦神荼,是他自己掺合进来的噻!”他被安岩揪住了一边耳朵,立刻就把神荼也是他们一伙的给抖落了出来。

“......”安岩回过头去看神荼,对方咳了一声侧开脸。

“是呀,神荼哥哥可是半夜一点特意打电话把我们叫起来的。”瑞秋还在一旁火上浇油。

感情那天他一挂断电话神荼就打过去了啊!安岩顿觉自己当初简直就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生日快乐,二货。”还是神荼先回过神来,每次都能精准地抛出让安岩转移注意力的重磅炸弹。

“生日快乐!安岩!”旁边立刻有人接茬符合,先是王胖子,然后是瑞秋和老张、江小猪被他饶了一命,也连连对他道出生日祝福。

——感情是他生日?!

安岩这才想起来在入会填资料的时候好像是有这么一栏,但他那个时候可没做多想。

 

瑞秋趁着安岩还在愣神,抓过他臂膀就把人带到了饭桌前——吃了一天、逛了一天的安同学在面对一桌子飨宴时终于还是不争气地咽了咽口水。

吃货生涯果然是无止尽的啊!

——但是等下!好歹他还算保有理智,动筷子的前一秒,问出了那个萦绕他心头的问题:“我说,你们昨天晚上神神秘秘地故作玄虚,不会就是为了搞这么一出吧?神荼今天这么反常难道也是因为......?”

这回瑞秋还没来得及答话,已经埋头在饭菜间的罗平就抬起头接话了:“是呀,我们还都担心给神荼准备的剧本台词会不会太长了。”

——哦,果然是有准备的嘛!他就说神荼不会那么奇怪的......

最后一个包袱也被卸了下来,如释重负的同时,正过二十二岁生日的安岩也感觉心里莫名空落落的——唉想那么多干嘛?

吃啊!

 

6.

结果化郁闷为食欲的安岩战斗力惊人,等他这一顿胡吃海塞完再有意识,已经是第二天中午了。

刚睁开眼就是神荼那张放大了也依旧波澜不惊的眉目。

吓得安岩条件反射就一咕噜爬起了床。

“你你你——我我我——!”安岩边口齿边打量四周,感觉完全不像是自己家里的陈设。

“总算醒了,既然醒了就回自己家去睡。”神荼像没事人般边说边开始自顾自穿衣服,安岩在他身后一脸懵逼,好不容易回过神来抱住对方家里墙头柜那个闹钟痛哭呐喊:“我艹!神荼你太不厚道了!眼睁睁看兄弟迟到!这下可惨了,今年的奖金又泡汤了!”

神荼连让他闭嘴都懒得说了,已经收拾妥当拉开了门,一只脚都迈出了门去,却又突然回身道:“......其实那天不是所有台词都是瑞秋写好的。”

还抱着那个闹钟一边嘴里喊着“惨了惨了”的青年原本在到处找自己不知被放到了哪儿的手机和眼镜,这会儿被神荼这句话强行又炸了一波,惊得怀里那个可怜的闹钟都没拿住,眼瞅着就要摔到地上,落个粉身碎骨的结局——神荼三步并作两步过来及时救了场,单手接住了可怜的闹钟。

他把闹钟重新摆在床头放好,深呼吸回身去看安岩。

 

安岩还没找到眼镜——模模糊糊凭借着色块认出了站在眼前的神荼,嘴里喃喃:“我怕不是还没酒醒......”

神荼冲他歪下嘴角——是个冷笑:“吐我一身还没醒?”

“醒了醒了!”安岩立刻痛改前辞,为证明自己十分清醒还举起只手作发誓状。

神荼眯了下眼睛觉得自己好不容易放到人眼前的重点就又要溜了,无奈叹气去摸床头柜那副被安岩自己的大动作整下床去了的眼镜,千辛万苦捞出来还给还维持着发誓状的青年。

安岩难得乖巧,从他掌心里接过来眼镜,不声不响戴上,末了冲他不好意思笑笑——眼神不自觉晃了晃。神荼就知道安岩其实还把那句话放在了心上,反而也不催他了,只嘱托说:“我还有点事,你先回去吧。”

 

但安岩这次可没让他再走成。

迈入二十二岁的安岩把那副眼镜轻轻又脱下来,拽住他衣角,笑着问他:“你吃早饭了吗?”

昨天他们折腾得实在太晚,今天没什么事,神荼确实起得没有那么早,于是自然地摇了摇头。

下一秒他就被人拉近了,很温暖柔软的气息覆上来,像窗外鸟儿在歌声滋润空气般雀跃又带着点活泼。

“正好,你看,我也没吃。不如我们先去吃个早饭?”

他听见那个人匆匆忙忙这么问,一出溜跑下床,又因为刚刚摘下眼镜不辨方向而磕磕碰碰撞上了许多东西发出了声响。

神荼忍不住又弯了弯嘴角——这次不是冷笑了,他抓起对方刚才随手放在了一旁的眼镜,在人呼痛揉头的间隙给人把眼睛架上,回他道:“嗯。”

 

至于有什么事——

被放了鸽子刚收到神荼短信的王胖子看着神荼那两个言简意赅的“成了”顿明自己只能学会坚强了。

他转头对蹲在粪坑上的张天师问道:“神荼是来不了了,但你闻闻,我身上是不是有一股清香?”

 

 

---------end

·王胖子:这就是单身狗的清......呸!老张你昨晚吃得太杂了吧???

评论 ( 16 )
热度 ( 97 )

© 安迪可洛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