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迪可洛克

感谢关注🙇感谢阅读💓感谢喜欢
对喜欢的人话很多的激情四射患者
最近爆炸忙,随缘更新
多词不达意 多不值一提
或悲或喜 均承蒙不弃
⭐本人互攻狂热爱好者⭐

高高在上

KK真的超可爱了呜呜😋这么甜的嘉金属于彼此属于ki神也属于我了嘿嘿(皮这一下我很快乐xx)祝二位百年好合,以后就不要分开了哇XDD👌

Eki:

×是安迪劳斯的生贺,我喜欢安迪劳斯呜呜
对不起我真的好磨!!!迟到一万年!@安迪可洛克 @
×妖怪pa 夜叉嘉x乘黄兽金(基础设定取山海经,不过大多私设)
想写温柔的嘉总与超级温柔的金宝,但我表达糟糕一万年呜呜呜呜。
×我流故事体,是双箭头的两个人啊!!!!!
×带了一点点雷德跟祖玛

Ok?


金已经与嘉德罗斯在一起百年有余了。他们如今宿在这寒冷的山巅,这里险峻得几乎没有人类到达。

抬头看翻滚的云海,金便忍不住发颤,他已经连睫毛上都挂上了霜雪的痕迹。这个地界时常乌云密布,他开始分不清现在究竟是白日的哪一刻了。

他与嘉德罗斯吵架了,看不过对方的不可一世就生气地从宿处跑了出来,而山巅之上除了那一座早已荒废的民居便再也没有什么了。动物忍受不住这里的严寒从不光顾,而满目琳琅的植物却只会静默不语。

金蹲坐了下来,把自己抱成一个团。他是一种向阳的物种,便从来都不喜欢这种严寒,可嘉德罗斯却喜欢这种孤高的地方,总是强迫自己与他一起待在这种地方。

他应该是讨厌嘉德罗斯的,如若不是他无恶不作,强行绑了自己给他当座下,此时此刻的金依然在自己的地盘当他的珍奇异兽,逍遥自在肆意妄为,受万人朝拜。

那时候金出了趟远门,拜访了凯利,打扰了紫堂幻,最后又去格瑞的地盘蹭了许久才提溜着许多礼物回到自己常驻地,可他踏进自己的山头的第一步就被一股凶气冲得打了个激灵,他心虚地摸了摸鼻梁,左右环视却在周围找不到任何一个妄图想要偷袭他的妖怪。乐观的他总是不愿在这些细节多多留意的,于是他依旧开心地背着自己的行李回了宿处。

嘉德罗斯就那样冲进了他的视野,以一种强大而绚烂的样子,以不容反抗的态度。被嘉德罗斯压在地上的时候,金的视线集中在他头上一只断角上,看得自己心跳加速节奏强劲,便也就错过了他们本应有的第一眼对视。

他以为那时候的心跳只是发自本能为对方的强大折服,却不想日后那些相伴光阴时期里就连对上那双藏在张扬鬓发后的灿金双瞳时心口都会跳突得胀痛。

我一定是哪里不对劲了。金想,风雪在他被冻得通红的耳边作响,鬓发承了湿气垂下来,他伸出手指,在雪的覆面拨出一个洞穴,露出湿润的土地,那里有一簇新绿冒了芽。金愣了愣想起了许久不曾见过的春暖花开,便轻声咒骂着:“你这无恶不作的夜叉。”

“渣渣你说谁?”

响起的声音是他这百年来听得最多的音色,金僵了一下身子却依然堵着心底的那口气,硬是没有回头也没有应答,只是原本放在雪面的手忘记收了回去,在空气中变得通红。

嘉德罗斯没有放任他继续闹脾气,皱着眉揪住他的后颈就把他从雪地拎了起来,待他挣扎不过全然放弃站稳了才松开,他扯开从未离过身的围巾盖在了金的头上,瞥了一眼对方惊慌失措的样子淡漠地吩咐:“准备下山吧。”

金好不容易拉开了盖住眼睛的围巾,却只来得及在消化那句话的时候看到了嘉德罗斯消散在空气中的身影,他愣了一会儿才蹬着地面生气起来,面色发红,皱着染上霜雪的眉:“说来就来,说走就走,真当自己厉害得不行吗——!”

许是确定嘉德罗斯已经彻底离开,他对着空气大喊的声音越来越大,最后回音从四面八方传来,响彻一个又一个山头的时候,他才裹着围巾瑟瑟发抖回了宿处。

在宿处收拾完东西等了许久却还是没见到嘉德罗斯归来。他坐着站着,最后又无所事事地蹲在那团行李堆放的地方,虎视眈眈地瞪着门却没想自己率先有了睡意。

结果他醒的时候嘉德罗斯正坐在桌子处喝茶,面前是金一回来就叠着放好的围巾。见金迷茫地抬起头便斜眼过去,眉眼高挑流露出的只有嘲讽的情绪,金便一下子又炸了毛,从地上跳起来指着他就大喊:“说要走的是你,结果消失半天的又是你,半点合作意识都没有。”

嘉德罗斯没有回应他,高举小巧的茶杯便喝了个精光,金却只注意到他仰头时露出的弧度完美的颚角以及白皙的脖颈,情不自禁哑了一瞬。

嘉德罗斯自然注意到金的停顿,斜睨过来嘲讽他的同时也站了起来裹上围巾:“渣渣你睡傻了?”

金扭了个头不愿搭理他,余光却还是注意到了桌面上除了围巾还有个小包裹,他哼了一声没有提问却止不住好奇那是什么。

两个人下山是腾云驾雾下去的,风雪为他们送别到半山腰,眉眼间都被馈赠了霜粒,就仿佛点点星光在日光下闪烁。金和嘉德罗斯最后在山脚一家旅店休息,刚一进门一位年龄尚小的姑娘就为他们送来了热毛巾,笑靥吟吟眼角弯弯捂着嘴就戏弄金:“小哥哥你眉眼间亮晶晶的,真是好看。连最美的花魁都比不过你。”

金很少被夸赞,接过毛巾止不住红了脸支支吾吾地一字一句道谢:“谢谢你。”

嘉德罗斯却就仿佛没听见,也没有接过毛巾。女孩也没有催促只是放了毛巾后静静离去,他打量起了店面,有些老旧却尽显温馨,就连从栏杆处漏进来的寒凉日光都是暖黄色,让人在这凛冬的山上有一缕归家的味道。金偷看了嘉德罗斯两眼还是慢悠悠地把霜雪用热毛巾抹了去,热气把他蒸腾得脸部发红,舒服得他眯起了眼睛,视线从缝隙处上移却正巧与看过来的嘉德罗斯对了眼。

金没有理由地慌乱起来,把毛巾一放就招呼女孩过来点单,把菜单念了许久也不见停,最后还是女孩笑着把菜单收了阻止他:“小哥哥你们吃这么多不怕撑得慌吗?”

金急忙点头:“那就这样吧。”

女孩走了很久他才托着腮假装随意地跟嘉德罗斯搭话去询问自己在意了许久的问题:“你究竟要去哪里?”

“有个旧友。”嘉德罗斯瞅着他满脸好奇却又不肯直问的表情觉得好笑,下意识故弄玄虚起来,连语气里都学了几分那种行骗道士的模样。

金却愣住了,他突然觉得心里有些不是那么有滋味,他跟嘉德罗斯形影不离百年有余却从来不曾听对方提过有故友一事。原来放在桌上的一只手捏紧了拳,暖和的室温让他全身都开始热了,可此时心眼里却都仿佛被刺骨寒意萦绕了起来,脸上却佯装着毫不在乎:“哦。”

嘉德罗斯很少见金沉默寡言的时候,这种言简意赅的回答更是稀少,他突然摸不准金的情绪了:“渣渣?”

“嗯?”

金点的许多菜这时候却陆陆续续地来了,嘉德罗斯对外人向来高傲冷漠的,于是话题在此便戛然而止,直至他们俩再次出发到了目的地——一座大宅——都没能好好说话。

嘉德罗斯化了人身,敛去了一直萦绕的凶气才走过去,金对他这幅样子好奇极了,于是有样学样地跟着做,他们刚踏进门,远处就有人叫老大,金从没听过有人这样喊过嘉德罗斯便好奇地看过去,府邸的尽头有个红发的年轻人,蒙着黑色的面罩正笔笔直地冲过来。

这个人到面前的时候嘉德罗斯点了点头,将金一直万分注意的小包裹给了他。那个男人打开一看便显得有些欣喜:“哇,老大,你真的弄到了啊。”

金偷看了两眼,发现那是雪山上的雪莲,还是山巅才会结的那种,是入药的上乘品。他自然知道这东西珍贵异常,就连他都会在山顶觉得寒冷,更何况普通人类,金的好奇心几乎全都被调动了起来,他从没见过嘉德罗斯会对谁好,而雷德的表情显然这是嘉德罗斯特意为某人弄来的。

雷德带着包裹领着嘉德罗斯往里间走,金便好奇地跟上,最后停在房门前,里面烧着可以说是酷热的火炉,他看见了一个绿发的少女,雷德轻声地唤她祖玛,她浑身都裹着厚重的衣物似乎在睡觉,却在听到声音的时候又立刻醒了过来,她的唇色有些像冻僵的人那样发着紫,看起来是没有力气发出声音的,只能蠕动嘴唇,金却一眼就辨认出她一定是在呼唤嘉德罗斯,他突然就迈不动腿了,只好站在门外直直地看进去,他看见这间屋子被死气充斥。

嘉德罗斯便越过他走进房门,金又扯了他的袖子:“我,我去周围走走!”

嘉德罗斯狐疑地看了他一眼,点了点头:“渣渣你别被奇怪的东西吃了,我不想去翻胃。”

金朝他吐了舌头就向外冲了出去,离了宅子老远老远才在奔跑过程中变成了他应有的样子。

碧空如洗的眸中映出这一方净土,纤细的足腕落在土地上生风,毛发随风飞扬掠过后背坚硬的角,金很久没有这样肆意奔跑了于是止不住嘶鸣,高昂的声音勒令万物回应,于是空气都仿佛因他而震荡。

乘黄神兽本就该肆意妄为,天生向阳极性自由,以金色鬃毛彰显自己的神圣与不可侵犯。人类倘若能得它尊重便会被应允骑上脊背,抚触它背上犄角,享两千年长寿。

金停下来的时候,那份短暂的快乐便如风筝断线不复存在,他在恐惧嘉德罗斯命令自己救那个人,害怕那春去秋来的疏漏时光铺递成的全是镜花水月,只是那半神夜叉递予自己一个寻常无比的随口任务前的铺垫。

他在外面待到夜半,匿了身影悄悄溜进宅子,金其实心知肚明嘉德罗斯必然是发现得了自己的,可他依然如此掩耳盗铃。

只不过他没想到率先遇见的是雷德。对方揣着个盘子,浑身都绕着药的味道熏得金想打喷嚏,覆盖着黑色面罩嘴角却勾起弧度地给他打招呼:“老大的小宠物——”

金下意识想炸毛跳脚反驳谁是那凶鬼的宠物,可他却只是在脑内描摹了一下那个吵闹的画面就堪堪止住,只因他想起这间有着病人的屋子是禁不住吵闹的。最后他只是带着点气地回答:“我不是嘉德罗斯的宠物——”

雷德看他鼓起的脸就笑了起来,走过来仗着身高揉揉他的脑袋,领他到了厨房,里面都是晚饭剩下的饭菜。金眨了眨眼睛不明所以,雷德放下盘子好心为他有样学样地解释:“老大吩咐的。‘那渣渣肯定只能饿着回来。’”

金一瞬间憋了许多疑问,诸如那他人呢,又如他怎么知道我回来的,还如他是否还在那里,可他也只用一瞬就知道了这些问题的都没有意义,于是撇了撇嘴就坐下开始吃饭。

雷德却好奇地凑过来看他啃馒头:“你跟老大说的不太一样,他说如果……”

“如果问他去哪里了,就一定不要说真话。”金松开咬在嘴里的馒头,断了雷德的话,闭起眼睛接了过去背诵那个在印象里都栩栩如生的人会说的话,末了用那双净瞳甩了雷德一脸不耐,“是吗?”

雷德没再接话,笑里却多了一抹深不可测。他坐在桌边看着金愤愤地吃完一整个馒头,带着点看好戏的样子开始给金说起了故事。

“我跟祖玛很小就认识,可祖玛天生有病,大夫都说她活不过十岁,可她今年已经十八了,而这一切都是因为老大。那时他突如其来出现在我们面前,勒令我们臣服他,迫于力量压制,我们无可奈何。可那以后,他却什么都不曾命令我们做过,反而尽心竭力地为祖玛治病,那些难以获得的东西他都信手拈来。现在的他对我们而言,是神,是无所不能。”

金叼着馒头,眨了眨眼睛对雷德突然讲故事的行为不明所以,只是听着听着他却仿佛听见了自己,唯一不同的是,故事里的是他们,而嘉德罗斯的侵入却定格在他的时间里,凝聚成冰,直封千里。可最后,金吞咽下干涩的馒头,生硬的物什划过食道让他闷了一下,却还是打断了雷德:“嘉德罗斯并非无所不能。”

他不知道为什么这么多内容,这么多疑惑,这么多莫名,自己独独要去反驳这句话,可意识还没反应过来,身体却率先开口了。

之后的对话,金都没有回神,他从那晚开始就一直待在屋子里最显眼的地方,他在等嘉德罗斯向自己开口,让自己载那个人一程,可他等了整整五天,却只等来了蒙特祖玛的病危。

金跑到那间热气蒸腾得房间,扒着门上雕刻的花纹看向里面,嘉德罗斯的表情没什么变化,可那双从来融不进万物的眼睛正映着绿发的少女,而雷德则跪坐在床沿的边上凑得极近,似乎聆听在对方的细语密文,金没再关注他们,他固执地盯着嘉德罗斯,还在等他的开口。

最后祖玛的灵魂带着雷德一同从这里去往那彼端极乐。嘉德罗斯还是那么不咸不淡的,可他离开的时候放了一把大火抹了这里的一切。

金最终还是没等来他的开口,哪怕他已经自己变得心甘情愿。


他们便又在世间游荡,走过那些磨合棱角与执拗的路,在光阴尽头又走到了一起,在那渺无尽头的旅途中,他知道了那些属于嘉德罗斯的寂寥,金发现自己最庆幸的莫过于那时他义无反顾地反驳了那句无所不能,嘉德罗斯有血有肉有感情,他强大蛮横冷漠孤傲却依然形单影只。

而嘉德罗斯与祖玛跟雷德的故事不过是小妖怪的追随,彼时嘉德罗斯还不知晓力量的反对面是怨恨,蒙特祖玛义无反顾为他挡了全部,雷德用全生全世却也只求陪在祖玛身边,于是他们开始轮回转世,但凡嘉德罗斯遇见了的,他从未袖手旁观。

金好奇地问他:“那时祖玛过世,你怎么不找我帮忙。”

目及嘉德罗斯瞅过来的目光,金多少有些兴奋地解释:“我可是乘黄兽,乘之寿两千有余。”

嘉德罗斯却一脸鄙夷地堵了他一脸:“你不还是个渣渣?”

金最后气结地一周没理他。后来他看了许多这两人的故事才知道,祖玛也从来不会在雷德过世后一个人留着,他才懂了什么叫做唯一结局。

有一回,金缠了来做事的鬼差许久,雷德跟在鬼差的背后又滔滔不绝地说了许多,鬼差被烦得一个头两个大,最后干脆给了他们一刻钟尽诉衷肠。

这是金第一次与拥有全世记忆的鬼交谈,印象深刻,可他能记下来的话却也只有一句:“那个时候,老大说的其实是‘如果渣渣不想吃饭,就塞着给他吃。’,其实那个时候他就在客房等你来着,不过你心情不好,我就没说。”

金愣了在那里许久都没有回过神,雷德被鬼差带走之后,他才回到嘉德罗斯面前在对方一脸狐疑的表情下使劲抱了抱他:“嘉德罗斯,现在你还有我能依靠。”

“如果连渣渣我都要依靠,那我也完了。”
“不过,就准你留在这里。”

End.

评论 ( 2 )
热度 ( 88 )
  1. 安迪可洛克Eki 转载了此文字
    KK真的超可爱了呜呜😋这么甜的嘉金属于彼此属于ki神也属于我了嘿嘿(皮这一下我很快乐xx)祝二位百...

© 安迪可洛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