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迪可洛克

感谢关注🙇感谢阅读💓感谢喜欢
⭐本人互攻狂热爱好者⭐
头像@沉湎纷扰 老师

|嘉金|当然是选择好好学习啦

>>是给茶仙的G文,解禁了,感谢茶茶和大尬不嫌弃XD!废话超多哈哈哈,感谢阅读!

>>一个有点儿傻兮兮的学院pa【x


1.

这天一大早,金走进教室刚坐下就跟凯莉神秘兮兮道:“凯莉、凯莉,你知道吗,嘉德罗斯他对菠萝过敏。”

凯莉正在刷手机,心不在焉地下意识回了个“哦”。金又颇有点儿苦恼地边从书包里把课本掏出来,边歪着身子凑过来问她:“你知不知道什么道歉的好方法啊……我好像把道歉搞得更砸了。”

凯莉正刷到一条有趣的朋友圈,边笑边下意识接话:“你不是从不轻言放弃的吗?一次不行就两次呗。”

金收获了符合心意的建议,颇觉有理。正打算回位子上坐正,女孩却又突然一把抓住了他,如梦初醒般不可置信道:“什么?谁?哪个嘉德罗斯?对什么过敏?——”

 

哪个嘉德罗斯?

凹凸学院只有一个嘉德罗斯。

连课都不怎么上的年级第一嘉德罗斯,认识了兢兢业业不敢翘专业课,但成绩仍旧不理想的金。

凹凸学院的唯一一个——金。

 

凯莉的世界在认识金后又一次地玄幻了起来。

故事起源于一个星期前。

 

2.

嘉德罗斯在看到金之前,都没有想过这个世界上还有跟他一样血统特殊的东方人——他们都有着一头天生的金发。

那天艳阳高照,嘉德罗斯啥也没带、两手空空走在路上,突地就来了兴致,想要去看望下还未曾谋面、讲专业课的班主任。这时候早已过了打上课铃的点,嘉德罗斯从来不屑于挤在人群里、赶着点去上课,连带着就对那些他看几眼就能掌握原理的数字和公式也兴趣缺缺。平时他要么就干脆提前很久来还冷清的教室趴着自学、要么就干脆不来,所以此时此刻嘉德罗斯虽然起了要去上课的心,也不紧不慢,只悠哉悠哉地挪着步子。

——可惜他没悠哉多久,就有股大力从后面撞到了他。

 

现在没什么人在往教学楼的方向走了,在人行道上撒丫子狂奔的那一抹金色就格外显眼。

 

金正赶着要去上专业课。他只中午小憩了会,再睁开眼就是被紫堂幻的电话吵醒的了。性情温和的舍友了解金不论定多少个闹铃都能一一摁掉,然后再接着蒙头大睡的个性,所以才打过来提醒他还有五分钟就要上课了的事实。

结局就是金一路狂奔,结果还是不幸迟到了——而且还撞到了嘉德罗斯。

 

要是换一个人撞到了嘉德罗斯,第一反应估计就是不去上课了。万一讨好不了这位大爷,校园里的难受日子就在后头了,小小一堂课算得了什么?

但金就不是了。

跑得上气不接下气的金心心念念都是班主任的专业课——大一大二的专业课他都正好低空飘过了,大三的专业课尤其难,他可不想在大三有一门挂科——所以他回过头来确认完被自己撞到了的嘉德罗斯没什么事后兀自松了口气,还没等人发难,急匆匆连声道了歉,就一溜烟跑了个没影。

 

只留下嘉德罗斯对着金“嚣张”的背影咬牙切齿,发誓要逮住这人给他好看。

——而且这个撞他的人也是一头金毛!

挑衅!这简直是挑衅!赤裸裸的挑衅!!

嘉德罗斯心情愈发糟糕,掏出手机来咔咔两声拍了张对方绝尘而去的背影照片给手下的红发跟班发过去,简明扼要地发号施令:查这小子。

 

3.

然而几分钟后雷德那边还没来得及查,嘉德罗斯就又发消息给他道:不用了。

 

确实不用了,因为迟到而坐在教室倒数第一排的嘉德罗斯这个时候才看到刚才撞到了他的金发男孩就坐在倒数第二排自己正前方的位置。金正慌慌张张地给坐在前排的紫堂幻发消息,求自己错过的笔记的照片——他打字的手在屏幕上划得飞快,一丁点儿注意力都没分给早已被全班同学瞩目了的后排的嘉德罗斯。

毫无疑问的,他们是同班同学。

——很好,好得不能再好了。嘉德罗斯咬碎了嘴里的夹心超强劲爽薄荷糖。

他决定亲自会会这个人了。

 

知己知彼,百战百胜。

嘉德罗斯觉得第一步还是要了解敌情,然后再动手。

于是他下课就把金拦在走廊里,问对方是不是对他有什么意见——算是了解敌情——金要是答没有,嘉德罗斯就动手揍他;金要是答有,嘉德罗斯就揍得更狠一点。早上金撞他那下可不轻,他断然没有就这样放过这人的道理。

但是金既没有说没有,也没有说有。

他眨了下眼睛,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真诚道:“呀——你是我早上撞到了的那位同学啊,实在不好意思!我平时就不太看路,横冲直撞的,是不是撞疼你了?你现在没事了吧,用不用我再陪你去校医院看一趟?”

他完全没有意识到自己自损得又直白又利落,抢了嘉德罗斯的词,噎得对方一时间没法回他。

……其实那一下,确实没把比少年还高、还壮的嘉德罗斯怎么样。金这样一道歉,显然是一直挂念着这件事的样子,嘉德罗斯再恶人先告状都觉得自己肚量尤其小。他没了立场找金的麻烦,却也不肯轻易放过金,挑了挑眉道:“你这就算完了?”

这句话就颇有点挑事的意思——没办法了,谁叫嘉德罗斯一开始就误会了金以为人家是来找茬的,总觉得被这样口头安抚了不带劲,宛如被白撞了下。

这个时候,如果站在这里的人不是金,故事就可以结束了,走标准结局。

但站在这里的人是金。

金挠了挠头,不太能应付这种场面,但想了想他又觉得好像错的人确实是自己,早上也很失礼……他这么思考下来,回复一鸣惊人:“你说得对,要不周末我请你吃饭出去玩吧,也算不撞不相识了!来来,先加个微信。”

这个时候,如果站在这里的人不是嘉德罗斯,估计自来熟的金百分百是要被拒绝的,但没办法了,谁让嘉德罗斯一开始误会了呢?而且他现在更加笃定金是要与他展开一场拉锯战了。

所以燃起了熊熊斗志的嘉德罗斯摩拳擦掌,跟自己新遇见的“对手”交换了微信,兴奋十足地丢下了句:“这可是渣渣你说的,临阵脱逃的话可有你好看!”

 

嘉德罗斯要是知道就连他的名字金都是转头问了紫堂幻才知道的,估计会当场暴打金一顿。

 

4.

凯莉听到这里稍微明白点事情始末了,唯一让她疑惑的是事情为什么完全没有像她预想的那样发展。

 

金并不知晓她预想的是哪样,还在兴冲冲地往下讲。

 

嘉德罗斯完全不知道金为什么要约自己到宿舍楼来见面——但就算金把约架的地点定在了校园里,他也不会怂就是了。

但金自然不是来跟他打架的。

天公不作美,嘉德罗斯刚到金宿舍楼下没有多久,原本万里无云的晴空突地一变而为打雷闪电的狰狞面孔。金也下了楼,两个人看着天都有点儿尴尬。最后还是金挠了挠头,不好意思白让嘉德罗斯跑一趟,硬着头皮把人拉进了宿舍,很热情地接待了全身上下每一根神经都紧绷、准备好随时跳起来跟金干架的嘉德罗斯。

 

“水还是咖啡?”金打开冰箱问他。

“都不!”嘉德罗斯紧紧盯着金,好像金是有意在转移他注意力,下一秒就要从冰箱里面掏出来什么不得了的武器一样。

“果干还是肉脯?”金的目光搜寻了一圈。

“肉……谁要吃你的东西——”嘉德罗斯立场坚定,在心底为错过了的肉脯叹息一声。

“诶——那好歹吃个水果吧!”金边说边把冰箱里前几天紫堂幻从商店里抢到的最后一个特价水果往果盘里一放——绿顶的菠萝尤为无辜。

嘉德罗斯脑子里那根弦“嘣”一声断了。

 

侮辱!这绝对是侮辱!赤裸裸的侮辱!!

这人居然妄图兵不血刃了他!是他小看这个渣渣了!!

 

金火上浇油,还冲屋里高喊:“紫堂你吃菠萝吗——?”

紫堂幻那颗紫红色的小脑袋闻声刚探出来,蓦地看到嘉德罗斯阴沉沉的脸色,吓得连连摇头,又猛地缩了回去。只留下摸不着头脑的金茫茫然看向自己请进来的客人。

嘉德罗斯怒火攻心,面上努力不动声色,一句话把男孩的“杀招”挡下:“不了,我——过敏。”

他指指菠萝,在心里重新评估金的威胁程度。

可惜金和他拿的不是同一出剧本。

他越对金趾高气扬一脸不屑,金就越打心底里不好意思——有种怠慢了客人的愧疚感。他想了又想,最后把那个被客人嫌弃了的水果往冰箱里一塞,动作随意得让嘉德罗斯感觉自己额上青筋直跳。

然后金关上冰箱门,自顾自打圆场道:“那——那我们打游戏吧。”

 

5.

游戏倒是不错。

金的技术还是有保障的,毕竟他也不是个多么热爱运动的现充,平日里没有课,放松的时候就跟紫堂幻一起切磋切磋游戏。

可游戏再怎么不错,金的技术再怎么好,到了嘉德罗斯的脑内,事情就不一样了。

是宣战吧!这是他们之间正式的第一战了吧!嘉德罗斯越想越坚定,浑身都散发着一股认真对敌的严肃气势来。

 

金看他杀气冲天地盯着那盘游戏磁卡——是紫堂幻从别人那里淘来的绝版老游戏了,高端游戏玩家的趣味总来自于挑战经典——挠挠头对嘉德罗斯解释:“不过游戏版本比较老……你可能玩不太惯……”

这下嘉德罗斯几乎是目露凶光抢下了手柄,向金单方面宣战:“至少会比你厉害——渣渣。”

 

金眨了眨眼睛,看他的客人牛气冲天地用大拇指狠狠怼住了移动方向的十字按钮——驱使人物向前直冲,然后在一个圆形的金色圈圈前灵活地向上一跃——完美避开了一串又一串圆环,直达终点。嘉德罗斯做完了这一套行云流水的操作,看着那个计时器显示的数字,冲金微抬了抬下巴。

金发的男孩不出他所料地表现出一副目瞪口呆的样子,半晌才捂着嘴对嘉德罗斯哈哈笑道:“你也太厉害了吧!是怎么做到一个金币都不吃的啊!”

——哈?!!

嘉德罗斯这才有精力注意到了计时器数字闪过后弹出的金币奖励提示——赫然是一个零。

……莫名其妙就不战而败的嘉德罗斯眼前一黑。

这是什么骚操作?

 

结局当然是嘉德罗斯脸色很差地摔门走了。

金止住了笑才意识到自己貌似不知不觉中又搞砸了,嘉德罗斯看起来一点儿也没有熄火的迹象,看起来反而更生气了。

虽然他确实是在诚心诚意地夸嘉德罗斯来着……大概自己不该笑吧?他挠挠头这么想。

 

紫堂幻在自己屋子里也听见了嘉德罗斯大力关门的声响,再三侦查确认了敌情,才敢踏出房门来慰问舍友受伤的心灵。

“你没事吧?”紫堂幻眼中含泪,显然对金很是关切。

金正因为道歉失败颇有些沮丧,情不自禁叹了口气摇摇头,又猛地想起什么,冲紫堂幻愁眉苦脸:“紫堂——你的游戏卡刚才被嘉德罗斯顺走了,我之后按两倍价再赔给你吧。”

哪料想到他话音刚落,舍友就一把抱住了他,好像被嘉德罗斯顺走了的不是游戏卡,而是金的身家性命,他声音颤颤巍巍的:“没事的!金你没事就好啊!”

完全没get到紫堂幻的点的金,只得一头雾水顺势再安抚起了看起来比他还要激动的舍友。

 

5.

这会儿金总算跟凯莉勉强说“清楚”了事件缘由,跟机灵的魔女取经:“诶,我下次打算约嘉德罗斯出去吃饭,你说他会爱吃点什么啊?这种方式会不会有效啊凯莉?”

当事人没明白,凯莉在一旁旁观者清,总算从金奇妙的视角描述中摸着点门道。

女孩看似很是同情地点点头,表示了解了,眼珠子却滴溜溜一转,半晌才怜悯道:“这个嘛——我可不能直接告诉你啊是不是,要不然显得你多没有诚意,要自己去寻找答案嘛——”她边说边循循善诱,“也不可以直接问哦,这样道歉就没有惊喜的加分了。你要旁敲侧击,看看嘉德罗斯喜欢什么样的食物、有什么爱好、最能接受什么样的道歉方式啊……”她正说到这,金已经一本正经掏出了个本子意图记笔记。

奈何上课铃也正好打响了,女孩就带着笑意止住话音,结束了自己的“道歉方针指导小课堂”,边轻巧地咬碎了含在嘴里的棒棒糖,边收起了手机对金总结道:“总之你自己加油咯,争取嘉德罗斯能早日‘原谅’你哦!”

 

金合上本子对凯莉郑重点了点头。

可真是——无比郑重!

 

6.

这件事过去了几天,凯莉对后续发展还挺有兴趣的,像等小说连载似的翘首以盼了起来。

正逢一星期后又是专业课了,她转着笔终于眼瞅见金走进教室——看见她时眼神突亮,让魔女都有点儿心虚。

金对凯莉的心虚并不知情,兴高采烈扑到女孩桌前,书包都来不及放就自动跟凯莉汇报起他的“嘉德罗斯原谅大计划”有什么新进展。

 

都不用凯莉开口多问,金自觉地就开始对好友竹筒倒豆子般滔滔不绝起来。

“想不到哇——嘉德罗斯他还怕热,又对风过敏!真是太惨了!”他边说边小幅度地摇头晃脑起来,显然真情实感地同情着嘉德罗斯。

凯莉手机都不刷了,摁了锁屏难得坐端正了,饶有兴味地看着金:“哦?!你又怎么知道了,说来听听。”

 

她还依稀记得昨天的降温预警,看来是八卦速递啊——速递员递的还是自己的八卦,可谓尽心尽责。

 

7.

金邀请嘉德罗斯去游乐园玩——

 

他刚开口说第一句,凯莉打断了他。

“等下……你怎么会想到去游乐园玩?”凯莉棒棒糖都不吃了,显然对金的决定感到不可置信。

被提问了的男孩一脸骄傲地挺起了胸膛答:“我特意去问了嘉德罗斯身边最好的朋友——当然没有直接提跟嘉德罗斯有关!我就问,他自己平时觉得哪儿最有意思呢!?我猜他既然跟嘉德罗斯走得最近,兴趣爱好应该也差不多吧——凯莉我是不是特别机智!”

凯莉若有所思,既没反驳,也没认同:“哦……那你问了他哪个‘朋友’?”

金洋洋自得:“就那个比我们大一届的学长,好像是叫……‘雷德’来着?!”

凯莉扑哧笑了出来,顿时了然:“他是不是还建议你们去鬼屋和摩天轮了?”

不意外地收获了男孩敬佩的眼神和大呼小叫的答复:“哇!凯莉!你太厉害了吧——!”

他真挚的表情立刻满足了魔女隐秘的虚荣心。凯莉很是满意地摇了摇手里的棒棒糖,心情惬意,打算让金继续。

然而金话锋突地一转——

“——虽然雷德学长没说,但是那天我跟嘉德罗斯确实去玩了鬼屋,也去坐了摩天轮!”

 

在金崇敬的眼神中,微晃的棒棒糖被魔女突地一个大力甩飞,寿终正寝。

 

8.

凯莉神色复杂地又剥开一颗糖球,以手势制止了金的关心。她开口:“没事了,你继续……”

金不疑有他,摇头晃脑往下接。

 

这一个星期间,嘉德罗斯以礼尚往来为由,也让金去了他的宿舍——打游戏。

一开始金仗着熟练的优势,还能赢嘉德罗斯几次,后来嘉德罗斯玩得愈发炉火纯青、上手极了,两个人经常难分上下——陷入各种加时赛,熬夜角逐胜负。

有几次金黑着眼圈回宿舍,紫堂幻都认定是嘉德罗斯单方面痛打金,各种心酸,对金关爱有加。

——凯莉在心里叹息,犹疑紫堂幻要是看到同样黑着眼眶的嘉德罗,斯估计就要改写世界观了。

金就是在嘉德罗斯宿舍认识跟他同舍的雷德的。

然后金向雷德询问意见,雷德给他出了个“好主意”,金就顺理成章、说干就干地约了嘉德罗斯出来玩。

两个人都拒绝早起,约定中午一起从学校碰了面再出发。

 

分歧是发生在去的方式上。

金提议他们骑自行车去。

嘉德罗斯脸都黑了,反驳金说寒冬腊月,十一月的秋风刀子似地刮,骑自行车?

金这才注意到他穿的是有点少,于是从善如流,改主意说那我们坐公交吧——绿色出行。

凯莉神色复杂,吸口气打断金:“你跟嘉德罗斯,两个人,去游乐园,骑自行车、坐公交车——我是说,嘉德罗斯——”

金满脸疑惑:“这不是正常出行方式吗——?”

凯莉那种面对金常有的挫败感又涌上心头了,她努力说服自己:你和这个人的剧本不一样,冷静,冷静。

金又往下接话:“……但嘉德罗斯说他风敏,我们就打的了,而且他说他那身衣服是定制的——因为他体质特殊——凯莉,你说嘉德罗斯是不是特别惨,得亏还有我这个体贴的朋友。”

“……”凯莉视线跟金错开片刻,好一会开口,“金你就没有问问他问什么在秋末穿得那么少吗?”

被质疑对友人的关心的金差点没跳起来,难得严肃道:“当然问啦——他说他体质特殊很怕热啊!刚刚不是说过了吗!”

女孩嘴里的糖球顿住了翕动,最后她咽了口口水,不无同情地总结道:“我现在是觉得嘉德罗斯是挺可怜的了……”

 

是挺可怜的……吧?

 

9.

嘉德罗斯拉着金来鬼屋真的是天地良心——除了想吓金之外并没有别的意思。

可惜的是金一点儿也不怕鬼屋,除了偶尔会因转角突然冒出东西而条件反射地微微顿住脚步之外,什么也没发生。

嘉德罗斯没能嘲笑到金,失望之余决定再接再厉。他坏心眼地走在金后面,在下一个拐角处故意落后了几步——鬼屋里暗藏的迷宫可是这个游乐园的特色项目。

嘉德罗斯原意只是想等金自己发现少了一个人,吓他一跳。

——万万没想到他在原处等了许久,金都没自己转回来。

眼看着就快过去半个小时了,嘉德罗斯怎么想都觉得金没有理由还没发现他不见了,而那人又实在不像是那种会任由同伴走丢的人,这样综合一下——几乎猜都不用猜,他直觉金八成是在找他时迷了路。

金要从迷宫里找他,大致也就那么几个方向。

迷宫是镜子组成的,好在嘉德罗斯方向感不错,走岔的地点又离出口很近了,他就七绕八绕几个方向都走了一遍,甚至最后都走出了迷宫——可是金也并不在终点。

——虽然也就那么几条路线,但是路在路痴脚下,总能走出一朵花来。

 

要么是金出来过,看嘉德罗斯不在终点,又进去了;要么就是金一头栽在了迷宫里,没转出来过。

不论是哪一个都让嘉德罗斯头疼。他打开手机看一眼——迷宫就那么大点地,为了营造阴森恐怖的气氛,隔绝信号倒是隔绝得彻底,完全断了嘉德罗斯作弊的心思。

好在迷宫不算大,嘉德罗斯绕着镜壁,几乎把每一个角落、死路都找了个遍,这样来回三遍。

就在他已经能闭着眼走出这个小破迷宫、耐心耗尽时,才终于在迷宫入口处看见了面带急切的金发少年。

 

他差点当场发难——

你跑去哪里了!没人告诉过你找不到路就在原地呆着吗!

在迷宫出口前走岔!还有比你更蠢的吗!

迷宫里那么多人!连个出口都找不到吗!

我在出口处给你打了那么多通电话,出来后为什么一个都不回!

……

可这些嘉德罗斯都还没来得及说出口,金就已经回头看到了他。

 

男孩几乎是撞进了他怀里,伸出双臂来自顾自把他箍进自己怀里——力道过大让嘉德罗斯臂膀生疼又挣扎不开。金还不罢休,金色的小脑袋直贴在他胸膛,额前密布的汗水全部擦在了嘉德罗斯“特制的衣服”上,寒风一吹,冷得嘉德罗斯都要哆嗦——好在他怀里现在还有个躁动非常的火球。

金抬起头他两视线才终于对上片刻,而男孩眼睛此刻亮得像藏了熊熊燃着的火炬,在飒飒风中曳出火星。他比嘉德罗斯还要激动,“你跑到哪里去了——我转了好久才转回原地,迷宫真是太可怕了——我打着手电筒照了半天,最后手机没电了——也没找到你!”他兀自说完了一大串,还觉得没出气似的,愤愤敲了下嘉德罗斯头顶,“没人跟你说过迷路了要在原地呆着吗!?”

再次——被抢了台词的嘉德罗斯有口难言。

明明故意刁难金的是自己,可他怎么感觉最后搬起石头砸的好像是自己的脚??

 

金这会儿已经从他怀里跳出来了,似乎对刚才过激的行为也颇感不好意思,歉然道:“这样吧,我看咱两都搞得挺累的了,下一项就玩个不那么剧烈的项目吧。”

嘉德罗斯还沉浸在自己满心满眼、无法言明的复杂情绪里,一时间没做出表示,金权当他是赞同了,在嘉德罗斯出言反对前就拉着人排起了队。

等嘉德罗斯再回神的时候,他们已经把游乐园里最不刺激、最不惊险的游戏项目玩了个遍了——从旋转木马到缆车观光,最后金拉着他心满意足地坐进了摩天轮里。

 

气氛居然没有很尴尬。

金上蹿下跳,显然对这家新开游乐园的摩天轮高度很是满意,他一边往下看一边还招呼同行的嘉德罗斯,形象全失地以各种姿势在摩天轮小小的光观舱拍游乐园的绚烂夜景。

嘉德罗斯并不感兴趣,实在看不下去了最后干脆极为嫌弃地扭过了头放任金自己玩,结果没过多久耳边就是“咔嚓”一声。

嘉德罗斯立刻警觉地回头看向拿着相机的肇事嫌疑人,咬牙切齿:“……给我删了。” 

他和金,游乐园,摩天轮。

这个句式配合那张照片,嘉德罗斯觉得自己一世英名都要完。

金却全然没觉得不妥,哈哈笑起来嘴里边喊着“你想都别想”之类拒绝的话,边得逞地飞速把相机塞回了包里。

 

嘉德罗斯哪里怕他,长臂一伸作势要抢。

两个人一来二去在摩天轮小小的舱室内打激烈版的“太极”,原是坐着拉扯金那个小小的背包,可金胜在身形敏捷灵活,拎着包坐不住就蹿起来躲嘉德罗斯——嘉德罗斯当然不服输,也站起来去抓——金被猛地一扑没有防备,脚下一滑,眼见就要摔倒,还不忘一只臂膀把心心念念护着的包抱在胸前,一只手顺势就扯住了他眼前同样反应不及的嘉德罗斯……

这下可好,他们就这样从一开始都坐着,闹到都站起来,现在又双双卧倒在了地上——

 

这会儿嘉德罗斯却似乎又忘了他们是为什么闹起来的了,明明那个被男孩紧紧护住了的包离他也仅一臂之隔,只要他伸出手去抢,就能带着战利品凯旋而归。

可他似乎不那么在意那张该死的照片或者那个傻气兮兮的句式了。

 

被罩在他身下的少年局促地眨着蓝色眼睛,也终于闭上了原本喋喋不休的嘴。

嘉德罗斯没说话,金也不说话。连呼吸都像微漾的涟漪,只俏皮地轻轻欢悦起来,把他们彼此的距离悄然拉近。

时间没过去多久,沉默很快被打开舱门的游乐园工作人员打破了。

——摩天轮已经在他们的打闹中转过了一周。

 

嘉德罗斯还是什么也没说,他一把扯过那个包,翻出了金的相机。

然后在金回神之前已经灵活地操作完毕,一个帅气的抛物线扔回了他的怀里。

金没有发表任何意见。

只是呲牙咧嘴地冲嘉德罗斯做了一个鬼脸。

——两个人都刻意忽视了彼此在路灯暖色的光里微微泛红的耳根。

 

9.

这件事又过了一星期——女孩难得地按捺了好奇心,没通过别的方式、渠道跟金或者别人多打听这事。

让凯莉意外的是第三周专业课再上时,男孩却无精打采地没再第一时间扑过来跟她讲述进展了。

这下搞得凯莉莫名连课都没心思认真听了,整节课她的思维都忍不住天马行空发散异常。等捱到了下课,金却魂不守舍背起书包就要走——一颗圆滚滚的巧克力豆滴溜滴溜,适时地就滚到了他脚边,颜色鲜艳明亮,终于让男孩勉强回过了神。

金颇为迷惑地捡起不知被谁粗心遗漏了的糖果,一抬头才看见阔别一周、此刻正对他友好招手的凯莉。

这下男孩才像是如梦初醒似地放下了书包,坐到女孩旁边,沮丧道:“我觉得嘉德罗斯好像讨厌紫堂幻。”

 

凯莉还在拾掇那袋开了封的糖果,闻言看向金。她有点儿想问这事怎么又跟紫堂幻扯上了关系,看金却好像消沉得只剩脸上大写的“难过”两字了,难得良心发作安慰金道:“你说说看呗,不是还有本小姐帮你解决的嘛!”

 

这事其实不能怪紫堂幻,只怪跟他对戏的两个主角都拿错了剧本。

 

10.

嘉德罗斯现在已经成为金宿舍的常客了。

他再也不需要在金宿舍楼底下等金下来开门了,宿舍楼里的人本来也都认识这尊大佛,后来了解了事情“原委”,只要一见到他都自主地给他留个方便放他进去。

 

要嘉德罗斯说,紫堂幻坏事就坏在跟金情同手足上。

他跟金打个游戏,金想拉战战兢兢的紫堂幻一起打三人联机——可怜的紫堂幻被嘉德罗斯各种血虐、碾压;他跟金吃个饭选个外卖,金尽心尽责记得自己亲爱的舍友,一定要带上紫堂幻一起点——嘉德罗斯拒不承认他之后拉着金出去吃饭跟紫堂幻有任何关系;他跟金约着出去玩,金居然还想着拉紫堂幻一起出来——说什么正好可以三个人一组做专业课的调研作业……

紫堂幻老好人惯了,且跟所有面对金的人一样——总是难以拒绝金诚心诚意的请求。

 

紫堂幻每每对上嘉德罗斯的死亡凝视都只能挤出苦笑,最后干脆选择做缩头乌龟,窝在了自己的房间里,能不出来就不出来。金喊他,也总被他大大的耳麦过滤掉。但他还没觉得哪儿不对劲,他只能安慰自己说大概是嘉德罗斯这种人——天生就跟他不对盘吧。

可怜宿舍就这么一丁点大——紫堂幻又不能一辈子都呆在自己那三分地里。

 

可嘉德罗斯就连他偶尔出来晃那么一晃,都倍感心烦——连带着也就变本加厉地为难戴着眼镜的畏怯男孩。

金看不下去了,可他又想不通症结所在,直白地问嘉德罗斯又问不出个所以然,只得跑来跟凯莉吐槽。

 

11.

金此刻正皱着眉头直叹气:“紫堂也是我的朋友……我不想我的新朋友讨厌他……”

凯莉正好吃完了一颗糖球。她满意地咂了下嘴,眯了眯眼睛笑道:“没事的呀,嘉德罗斯可能是……嗯……跟紫堂气场不合嘛,或者那几天心情不好……”她在心里为自己的诡辩正名,一脸正气凛然,“而且这只是小问题嘛,很好解决的!没什么能挡住‘友谊’的嘛!”

似乎是觉得凯莉说得有道理极了,金也松了口气挠了挠头:“是吗?小问题就好,能解决就好……凯莉你果然很厉害啊!”这么说着,他脸上已然浮现出了笑意,刚才的阴霾都一扫而光,为答谢女孩掏出了全身上下仅存的一块酒心巧克力。

 

酒心巧克力正好接了糖球的班,凯莉含着巧克力歪着头,思考了半晌,在男孩收拾完东西打算回宿舍前才补道:“不过金——其实还有个别的解决办法哦,”她边这么说着,边低下头去自顾自打开了微信避开了与男孩眼神接触,在金追问前接道,“——你不让嘉德罗斯做你的朋友,不就没有这种烦恼了吗?”

酒心巧克力的巧克力镀层正好被舔舐消融,清甜醇香的蜜酒顿时盈满凯莉喉间——是跟那些糖球的甜腻大有不同的奇妙滋味。

而金的身影已经在门口很快地消失不见了。

 

12.

第四周专业课的时候金没有来。

凯莉环顾了教室一圈又一圈,课前一遍,课上一遍,课后一遍——

可是直到最后教室里只剩下了凯莉一个人,金也没有出现。

 

魔女耸了耸肩,在心底对自己叹息。

——或许金知道自己的那点恶趣味了。

然而她也不知道自己到底应该对此抱有怎样的感受,才最为合适。

 

13.

她的复杂心情和惆怅思绪没能持续太久。

第五周的专业课——金居然比凯莉更先一步到了教室!

 

凯莉对金了解无比,深谙金是一个能五十九分到教室,就绝不会五十八到的压线男孩。

但偏偏大多数时候他都幸运无比——总能赶在五十九分五十九秒、踩着上课铃声踏进教室。

——唯一迟到的一次,就是遇见了嘉德罗斯。

 

而现在,却还有让凯莉惊讶的事情发生在她眼前:

——那个除了金迟到的那堂课外、从来没上过专业课的年级第一,居然又一次纡尊降贵出现在了教室里,还趴在了第一排。

 

然而那些都还不足以让魔女惊到停住步伐,最为恐怖的是:

——金和嘉德罗斯居然,一起,坐在了第一排。

 

伴随着棒棒糖落地发出的清脆一声,金终于回头看到了还站在门口的凯莉。

 

14.

凯莉看他神情雀跃地单臂撑住第一排的桌子,利落一跳,三步并作两步站定到自己跟前;看他自然地接过她另一只手里摇摇欲坠的手机,换塞进自己刚刚没有拿住棒棒糖的那只手里;听他笑嘻嘻跟自己说——

“凯莉!你上次说的真是太有道理了!所以——所以我们现在不是朋友了——”他说着像是卖关子一样停顿了一下,似乎又有点不好意思,但怀抱着“凯莉跟自己可是最好的朋友”这样的念头,金还是补完了这句话。

——不。凯莉冲他眨眼,意图挽救自己努力就要回笼的理智。

我不想听,认真的,不想知道——

但金不依不挠,飞机接炸弹,又甩出了王炸。

“现在我们是恋人啦!”

凯莉刚拿稳的手机成功跟她的理智一起,再一次被炸到飞。

 

15.

金说完了,大概没想到凯莉反应这么大——但上课铃这会儿就响了,他只得帮女孩把手机捡起来,蹦蹦跳跳地冲凯莉招招手,规规矩矩地走回了嘉德罗斯旁边的那个座位。

再没注意到被凯莉掉到地上的棒棒糖和她脸上迷茫的表情。

 

凯莉没想到自己的世界还能更玄幻一点儿。

 

最神奇的是,主角两方驴唇不对马嘴的剧本,还真各自完美谢幕了!

——嘉德罗斯还能怎么办呢?

当然是选择原谅金了。

——年级第一又怕过什么吗?当然是天不怕、地不怕了啊!

他总有自己大获全胜的方法不是吗。

 

——凯莉迷幻间惊觉这是个大阴谋,原来剧本既不是武打片也不是悬疑片,而是爱情喜剧。

而且这下金确实和嘉德罗斯展开了长期的拉锯战——

毕竟他们恋爱了。

 

16.

什么?你问紫堂幻?

可怜、弱小、又无助的紫堂幻,在凯莉巨佬的指点下,终于还是成功苟住了。

他再也没在舍友和他家恋人共处时在二人面前出现过。

你问他去了哪里——

谨遵凯莉教导,认真刷题的男孩儿推了推眼镜:“我爱学习,学习爱我。”

所以你看,你们可得要——好好学习!

 

The End

>>最近在忙期末qwq,拿这个混一下更orz估计再发文要到一月底了【蜡烛


评论 ( 19 )
热度 ( 351 )

© 安迪可洛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