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stiel|Dark Paradise·支柱信念

·越到期中我越浪,证明我还活在destiel坑里!

·谢谢阅读!

Dark Paradise·支柱信念

 

01

Dean身处黑暗,发现他丢掉了离他最近的伙伴,突如其来的一无所有,他叫着那个人的名字没有方向地开始狂奔起来。

惶恐趴在他心头上无依无靠地祈求支援。——对方丢下了他的可能性在他心里点下了一个涟漪。

但是他的唇瓣间吐出的只有倔强的喘息,随之步伐加快了。

 

02

“我不明白,”Benny手里的武器砍掉了一个他叫不上来名称的怪物脑袋。那个脑袋咕噜噜滚到一旁,无辜地睁着双眼,颇有点死不瞑目的意思。就在这个时候Dean解决了另外一个不愿意开口的变形怪,于是男人接着对他开口了“我不明白,既然你急着从这里出去寻找你亲兄弟,又为什么非要耗费时间找到那个什么天使?我说,且不说他是不是还有着天使力量,他都抛下了你,明显是觉得带着你累赘,依我看咱们立刻从这里出去再——”

“我们讨论过这个了。”他这么说着把自己那把武器上粘稠的血液往一旁树上蹭了蹭,然后率先迈开了脚步。脸上的表情没有太多变化,只有语气坚定地像是顽石。于是已经被他甩到身后的人终于无可奈何地蹙着眉跟上了男人。

“我们应该继续前行去找出口,”Benny在炼狱里有些艰难地一边隐蔽着自己一边前行。“停止无意义的寻找吧,好兄弟,生活还要继续——但不是在这种糟糕透顶的地方,现在折返去我跟你说的那个地方,一切都还不晚,这里……”“但那是Cass。”他说,男人眨了眨疲惫的眼睛,显然不想在这个时候跟吸血鬼队友吵起来,但是语气使得他坚定的立场仍然很明确。Benny耸了耸肩。“我明白了,那是你的天使,好的,我投降,但要是真的是他为了自己主动推开了你——我保证,不管他是不是什么天使,他都没有资格在你帮助下离开这里。”

“……我相信他这么做是有原因的。拜托,Benny,就只是先找到他好吗。”对方叹了口气,握着那柄残留着怪物血液的刀刃平和地这么对他说,但是其间暗涌的坚定信念让他动容。他无法拒绝了,有求于人总是受制于人,这可不太好,他想。

 

03

事实上Dean自己也没有懂他在坚持什么。

赌气的成分其实是有的,心底里他始终不愿意去相信对方抛下了自己的可能,他更愿意告诉自己那是有原因的。是的,Castiel一个招呼都不打就不离开,他的心里全是疑问和纠结,唯独没有猜忌,没有恶毒的念头从他脑海里钻出来给天使贴上黑色标签。然而他在这里呆了多久了?连他自己都快记不清了,日复一日的杀戮和生存,长久的寻找和疑问,纵然他多么坚信那个人,也终于有了疑惑。他不明白为什么这个天使不愿意跟自己一起面对危险,偏偏选择了避开自己。所有的疑问都凝固在脑海里,现下来看,猎人的首要任务是要找到天使,再说其他那些有的没的。

他承认自己确实还有很多放心不下的事情,那都亟待他从这里出去之后去确认去解决,只不过现在他只知道,他在这里,他只是试着先找到那个离开了他身边的伙伴。

他不知道已经跟他走失多日的Castiel目前的状况,对方最后跟他在一起的时候并没有对自己情况多做说明。他甚至连对方记忆找回来了多少都没能确定,那人离去时仓促地像一阵烟——毕竟他有翅膀?这真欺负人,他在炼狱中难得能度过的轻松时间里弯起了嘴角,算是挤出了个笑容。在人间的那场战役,果然最后Castiel并没有让他失望,如他所料虽然这个傻孩子有时候做事下结论有点单纯冲动,但始终也只是个天真到多愁善感的守护天使。

他并不想妄自揣测那个人的意思。生命已经很累了,不应该再为了怀疑自己那为数不多能信任的人而再多添一笔愁债。是真的很累了,累到他只想用尽本能去挥动手中的利刃,只有与生俱来的血性能够在这个纯粹的地方证明他的存在,——只有那些毫不留情粗暴直接的质问能证明他在乎那个人的本能。他在急切地找寻能够证明自己仍然对别人的性命心存在乎的证据,最好的证言就是他的天使。

 

在乎。

在炼狱里其实什么也不用在乎。

还能在乎什么呢?

所有的怪物只在乎能不能“活命”,而更聪明一点、起源还算是人的生物在绞尽脑汁想怎么出去,——不过还好,每当炼狱混沌不明的黑暗降临的时候,他总归还能暗自庆幸自己居然还能在乎些什么:他的朋友,他为数不多还活着的深爱的人,和为数不多活着的也爱他的人。人性也许不是支撑他走下去的全部理由,但却是让他感受到心脏搏动的唯一路径。

所以他会找到那个人的,然后把所有事情问个清楚。

Cass总归是不会让他失望的。

这个人值得自己坚持下去。

对吧?

也许。

对呢。

 

04

Dean已经记不清这是第几个在他手下被毫不留情灭活的怪物了。

气流躁动着吹着他的皮肤,把那层薄汗吹干。那个怪物的血洒进干枯的叶子堆里,但是他没有停下的意思,转过身又砍掉了一个怪物的胳膊,然后在队友接手这个麻烦之后才如无其事地坐在了那摊他刚刚削了个脑袋造成的血泊旁,那些液体甚至还是热的。然后才坚硬地开口了:“你看,只要你愿意努力,线索总会有的,下一个目标和要去的方向都确定了,我觉得我们可以出发了。”他像是刚刚结束了一场与朋友们一起狂欢的野外派对般,有几分愉悦地对Benny开口。他的炼狱盟友木着脸点了点头,正好也解决了手上最后一个。

他对这些肮脏的怪物没有一点好感,仿佛自己就是一台污秽清除剂,把那些肮脏击杀,——等他反应过来的时候才发现自己也已经成为了一个怪物,一个可以毫不留情手刃这些垃圾的角色,那些怪物眼里浑浊的恐惧让他在其中看到了自己以前会为之作呕的身份,一个比他们更强大的怪物,纯粹杀戮不会有软弱和犹豫,冰冷得要跟这个世界的背景色融为一体。

被Benny解决的那个奇怪生物温热的血液掠过他耳边,不真实的颜色和真实的温度让他有种现实与梦境重叠的恍惚感,但是紧接着记忆里有个身影就把他从那些愣神之中拉扯了回来。那个人米色的背影熟悉而温暖,像是兑了温水有点让他别扭的伏特加,很奇怪,但也意外地居然少了几分尖锐凌冽的感觉,犹如它流过喉管时会带来的热辣感人,他的感官里掺进了一些破碎的画面。对方无措的蓝眼睛带着水般的柔和,冲他此时融进血液里的冰冷残酷,一点点把它们舔舐殆尽。

然后是更多的属于他记忆里的东西。

他很久没见的完美宝贝,无法联系的唯一亲人,离开前最后也没能见上面的鸭舌帽老人,甚至包括了派的气味和颜色,劣质酒的色彩和味道。

 

他从那摊血旁坐了起来,随便用脚拨了拨枯叶丛,很快这摊血就混进了暗色调的枯枝败叶里,怪物们的残躯已经被转移,瞬间掩去了一场恶战的痕迹。生命在这里本来就很廉价,没有死过的人还会在乎自己是不是又死了一次,也许只是去了一个炼狱的炼狱?

他们不在乎。

 

但是Dean在乎。

——但是我在乎。

他在心里默默地重复了一下这样的字句,来提醒自己与那些污秽的不同。他有必须继续下去的理由,而且,这一切都是有意义的。也许别人会觉得是个累赘,然而其实这不是,——这是信念。

猎人沉默着站起了身,紧接着又拿起了那把已经越来越顺手的冷兵器,向那个自己刚刚问讯处的方向带领着盟友走去。

 

05

“我的天使在哪儿?”这句话从一开始的急切与真诚的质询逐渐变成了一种坚定并且狠辣的威胁。

重复杀戮就算多么原始、多么让猎人被束缚的兽性感到愉悦,一旦做多了也还是疲倦劳累的。

更原始就会更恋家。

越冲动越野性的行为进行之后,动物们通常就越需要的抚慰与安和。而身为人类面对这样灰暗的生活,猎人既没有崩溃,也没有亟不可待。只是在不断地变得更加强大,然而老实讲就算是他自己也无法确定放纵原始的后果是让他蜕变成了什么。更重要的是,就算他自己不在乎自己变成了什么,他确信自己在寻找的那个人是在乎的,还有很多关心自己的人是在乎的。

他脑海里的因果指针艰难地扭动着。

但是并没有什么结果,他更宁愿走一步是一步,走一步看一步。

 

是那些人的在乎让他还在苦苦坚守些什么,但具体是什么他却没有力气去看个清楚。

他开始疑惑自己深深信仰的究竟是什么。

他不知道,但他来不及去想。猎人唯一能做的就是坚定它,然后继续寻找。

也许有一天那个答案就会水落石出了。

 

偶尔还算澄澈的梦境简直是炼狱生涯里Dean偶尔才能收到的礼物。

其实无非也就是很日常的东西。

所谓“澄澈”,大抵最平凡的在这样的生活里,也就是最干净的了。

AD/DC的音乐在唱,他在伴着哼,他的弟弟一脸不满地忍耐着这样的声音,边无奈地摇头。前面还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情,他自己也不知道要开到哪里去,但就只是开着。然后他现在苦苦寻找的那个人就安静地坐在后座,对于所有一切一言不发。

又或者他在临时安定下来的一处住处的草坪前推着除草机,一边抱怨着跟自家弟弟猜拳又猜输了,连续一个月的草坪修建让梦里的他有点不耐烦——如果不是秉持着不耍赖皮的好习惯,可能梦里的他就要甩手不干了。接着他就会绞尽脑汁让一旁的天使来接受这项活计,还能确保每次用的借口都有所不同,Bobby看见了的话就会打开窗户揭露他犯懒的罪行,让眨着蓝眼睛一脸严肃的Cass把那个可笑的机器再还到他手中……

永恒的天穹片尘不染,绿草如茵宛若伊甸。

平常的就好像很久以前延续到了很久以后。

然而心里却隐隐明白醒觉有定时,起来之后也只能付之一声短叹。

 

在炼狱里他也只能抵着不同怪物的脖颈,质问他们那个人的踪影。

虽然语气已经变了调,——但那仍然是一个问句。不管Dean的内心变得多么坚硬,那些信念仍然让他秉持着最初的理念。

我会找到你。

然后我们就回家。

 

06

Benny劝他放下那个人的声音带着局外人的清醒。

“过去的应该过去。”同伴带着无奈叹息的话语揭示着鲜明的态度,确实已经过去很久了,就算他不再去刻意地计算时间的流逝,他也明白这场搜寻已经过去很久了。他循着一个又一个方向,闯闯荡荡走了很远了。但是他并不赞同同伴的观点。就算是时间再久、苦难再多,也总是有人会在属于自己记忆里过不去的,并不是客观地被人说上一句,就可以轻易丢弃的。

那个曾经模糊的信念在时间里渐渐被涤荡出一个清晰可见的模型。

 

如果情感对于猎人生涯太过复杂累赘,那么习惯陪伴也不失为种最佳选择。

 

也许没有所谓的万能神,但这没有关系,这里有他的天使,而猎人只需坚定自己就是自己的神,为了自己,也为了在乎某个人的信念走下去,才有可能离开这里,才有可能,再见到他。

那些疑问都不是目的,只是单纯地想要能看见那个人。

能够看看那个曾经跟自己一起猎魔,拯救自己于地狱之中的伙伴;那个曾亲口说出永远愿意为他和Sam流血牺牲,为了自己堕天的战友;那个有时候总是不解风情,一本正经却窘态频出的朋友;——那个在炼狱一言不发就离开了自己,仍凭自己如何用力祈祷都不作回应的守护天使。

丢却那些表面的东西,更深一层来说,他仅仅只是想要见到他而已。

像是确认一些仍存留在过往中温暖他内心、舔舐他伤口的东西。

那些在炼狱中留下的伤口大多已经结痂,只留下了伤痕,但是当时肾上腺素的刺激过去之后,痛感却还是清晰地通过神经节传导到他脑海里,伤处的效应器诚实地证明着他的存活状态。然而除了疼痛、呼吸、杀戮之外,唯一能让他感到活着的就是“思考”了,而其中还能让他还能察觉到这一切意义的,——只有思考的赠品:“思念”,这一样奢侈品而已。

思念这种情绪其实很抽象。

比如这种情绪只能反应在那些徒留副作用的梦境中,比如这种化学反应焦灼着他苦苦找寻那个人的心。

幸好抽象的东西所具有的力量,有时候,——甚至通常情况下,对人类而言,是要比冰冷的具体更具有力量的。

 

那句话怎么说来着,纵使身灭,精神不死。

所以熬过一次次小伤或者大伤之后,他总算还有理由能够振作起来,攀着Benny的臂膀站起来,然后冲那个方向继续走下去。

 

07

那是一条溪水。他紧紧地拥抱这个人,把所有失而复得所有的喜悦都释放在这个怀抱的力度里。

他就知道这个人不会让自己失望的。

 

Benny有点头疼地看着这个冲着自己扬了扬下巴、一脸春风得意的人类队友。

算他掰回一局?所以他现在到底是该为这位天使躲开他的理由确实是因为在乎他的安慰而高兴呢,又或者要为这位天使盟友的新加入所给他们所有人可能带来的利维坦式追杀而感到揪心呢……

他感觉自己头更大了。

 

Dean觉得这是一个好的先兆,信念里闪光的一部分已经被找回了,而且自己是对的,这让他长舒口气。好像小学入学测试拿了满分一样谜一般的满足和愉悦。

但他确实感觉很棒,棒到他已经迫不及待想出发了。

他舒了口气,率先迈开了步伐。

其余的阻碍他都可以不在乎,信念拼图这一片的面积此时此刻在他心里就是全部的百分之九十九。

 

天使跟上了他和Benny脚步。

他有点感激那些梦境了。

 

我找到了你,现在,我们回家。

 

评论 ( 5 )
热度 ( 39 )

© 安迪可洛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