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服部平次×远山和叶|爱无反顾【1-6】

·赠给 @贝岑山下小红猴 ,可能你已经不记得了!是很久以前的点梗文23333平和一辈子呀!永远爱他们!写着写着就写长了....还没完233333,祝看的愉快谢谢阅读。


爱无反顾

我们吵架,再不为正误或胜负。

因为那是你,因为岁月陪伴,因为往后时光。

 

One.

服部和叶已经记不清她昨天是为了什么与服部平次吵起来了的。

况且那也着实不太重要,现在她感觉还是很生气。

那些细细碎碎的愤怒像是螨虫一样小而密的在她叶形的心上爬行。

所以是为什么生气的呢?

女人自己也没有思路。

 

乏味的生活与日复一日的琐事:孩子、家务、工作,就算时间过去了那么久那么久,久到她已经如愿以偿与相爱的人在一起组成了家庭,但是那并不代表一切就都圆满了,相反,现实总是不那么梦幻的。

年少的激荡情绪平静在时间长河里,留下的只有安宁到枯燥的日常,任何一点简单的事务都能轻易点燃这个曾经开朗热情的女孩的思维。

而现在,在经历了不知所以的吵架后,她赌气忽略了被敲得笃笃作响的门,用柔软的枕头捂住了双耳——滤音效果不太好,但是足够让她在对方耐心耗尽之前再睡一觉了。

 

Two.

她伴随闹钟急促不断的铃声醒过来。

习惯性地揉着惺忪睡眼坐在床沿等理智回笼,待真正睁开眼的那一霎,却被眼前既熟悉又陌生的一切惊愣地扔掉了刚回到体内的思考能力。

 

房门外自家母亲的叫喊一声声高起来,伴着小声的喃喃,大概是在抱怨她动作太慢。

她有点精神恍惚地洗洗漱漱弄完了学生时期那一套,茫然地坐到那个熟悉又陌生位子上,端着盘子的家庭主妇笑着像往常一样看了看还在神游的自家姑娘,显然是以为小姑娘还沉静在睡梦的余韵中,于是开口笑着问她是不是昨天没有睡好?

——而我们的主角和叶姑娘,愣愣地看着白瓷漆桌面上自己曾经熟悉的少女妆容,应付性地回了自家母亲几个呆板的音节,带着围裙的母亲拍了拍女儿的脊背,怜爱地接着开口了:“你呀,快点吃吧,等一下服部君就要过来了——”“什么?!”她这才像是终于如梦初醒般一副极度震惊的样子回过了神。幸好妇人并没有看出她哪里不对,只是接着说了下去“怎么?平时不都是服部那个孩子这个点来找你的嘛?”

 

伴着哐啷一声,她呆举着的瓷筷终于一个不稳掉落在了盘边。

于是服部和叶——哦不,现在还是远山和叶,终于清清楚楚地认明了现在的局势:她回到了高中时代。

 

Three.

远山和叶还是不敢相信这一切——就只是睡了一觉,她就莫明其妙地回到了将近二十年前?

简直像是一个天大的玩笑,她已经记不清自己当年最喜欢的发带、最爱玩的游戏、最常说的口头禅了,这么多年过去,她甚至开始头疼万一等一下上课时自己被叫起来回答问题会不会像个一无所知的傻瓜那样。都怪无聊的生活,那些理论知识渐渐在她脑海里被生活琐事所晕染模糊,最后只成为她人生阅历的江海中一滴寻无踪迹的水。

她还没来记得思考更多,清脆的男声就在她身后响起来了——“呀和叶,早啊。”

她吓得手指一抖,那个小小的提包差点掉落。

好了,如果说她害怕上课的尴尬这件事排在第二,那遇见这个时候的服部平次,绝对是她第一害怕的事。

 

她甚至无法做到像往常那样给对方一个“平淡的”早间问好。

最后留在她脑海里的是两种模式:一是他们婚后往常早上分别出门时的离别吻,二是最后吵架的那个画面里对方气急败坏一副据理力争的样子。

她努力试着去回想以前的自己是怎么向对方问好的,但是没有,她越急着去搜索记忆中那些画面,那些画面就越是调皮地从她的脑海里跳跃着跑开,再说,她也实在没有信心在这种情况下自己还能够自如地像以往一样冲对方问好。

于是最后女孩只能面无表情僵硬地点了点头,迈开了步子率先向学校的方向走去。

 

Four.

男孩显然对于自己青梅竹马突如其来的冷淡有些许的蒙圈,但是挠了挠脑袋还是很快的追了上去,“诶,和叶你今天怎么了?欸——你别别过脸去啊,理我一下喂。”搭话失败之后哪怕是服部平次也只能耐下心思一点点猜疑对方突如其来的反常,然而对于现在的远山和叶而言无疑只是加剧了尴尬,那些无措和惊惶一霎时间在她每个毛孔里轻声尖叫起来。她知道自己这样肯定不对劲,肯定会被自家的侦探竹马看出那些明晰的突兀之处,但是她就是做不到自然地回过头像十几年前的那个自己一样,——给服部平次一个问好。

这真是挺难的。

不论是技术层面的还是心理层面的。

 

她记忆里的这个男孩已经不是这样的了。

对方应该已经脱去了校服、系上了领结,脱下了运动鞋、穿上了皮鞋,丢掉了书包、提起了公文包好多年了。

但是现在这个人站定在她的面前,眼角眉梢带着的都是属于少年的稚气,就连语气都是青年人活泼的朝气,——她实在是无招可敌。

很久以前,她还有气力和精力跟这个人吵闹,但那些日子都已经在记忆里真真切切埋得太远太深了,她能在理智上告诉自己无数遍面对这个青年的正确方法,然而那都只是纸上谈兵,真正张开嘴的刹那她就意识到自己绝对会露馅、会跟记忆里那个少女的表现相去甚远。可惜偏偏她还不能露馅,因为站在她面前的这个人——是关西名侦探服部平次,她不禁要装,还要装的有模有样,甚至那可能还不够,她最好应该干脆忘记时间打磨之后留下的那对夫妻的样子,仅仅只是做一个还在小心地爱着服部平次的天真少女。

而且事实上,那也是她其实暗暗在心底奢望过的东西。

——回到过去。

 

Five.

回到过去你能收获什么?

这个问题对于远山和叶而言应该更明确一点是:回到过去你能重温什么?

 

她能重温早起时母亲的爱心早餐,重温曾经的闺蜜熟悉的谈笑,重温只有课业的简单生活,——重温曾经那段与服部平次在一起的恋爱时光。

——他们应该没有正式谈过恋爱,所以她回到现下这个时刻,觉得对于他们而言,这大概就是青少年的恋爱了。

可能服部平次也是想通了这点,所以多年以后才会向她直接求婚的。爱情对于他们而言总归总是很微妙的,从少时到青年再到成人,每一个阶段都是顺承的。远山和叶挑不出毛病,也没有奢求过什么惊天动地的浪漫。然后人到中年,——好吧虽然她一点都不想承认,然而自己二十年后确实就应该算是正常人们口中的“中年妇女”:为工作和家庭焦头烂额,丈夫出门时平淡而熟悉的道别,早上出门时细致从容地化上妆面,晚上入睡时习惯身边另一个人的温度,偶尔与其他同龄的家庭主妇们唠嗑唠嗑日常谈谈孩子丈夫、家庭邻里,日常周末闲暇时与丈夫吵大吵小。除了爱人是关西名侦探自己偶尔还要接受采访之外,她实在想不出来自己哪里跟那些平常妇女有什么不同。一旦经历了这么多,再把她丢回高中,远山和叶除了一脸迷茫之外更多的是一种淡然和从容。

人都是会成长的,她已经不再是当初那个扎着马尾辫的远山和叶了,人们更多的时候叫她服部太太。

 

所以她反而不在乎了,这样想着她尽量自然地冲走在她身前还在询问她这那的服部平次开了口,“啊,我没事啊平次,只是昨晚睡得有点晚。之前有点走神而已。早啊平次。”她边这么说着边努力不去注意那个人的反应,装作十分自然地从那人身边走了过去。

留下了觉得远山和叶浑身不对劲但是怎么也说不出来的服部平次在原地茫然无措地撇了撇嘴。

 

Six.

上课其实也不是那么难以忍受。

远山和叶坐在那个座位上,有点半是惆怅半是激动地望向窗户外面,天高云淡,颜色很浅很明亮,确实是一个符合校园日子的天色。

国文老师还在讲台上用粉笔嘟嘟嘟点着黑板不知道在讲着什么,远山和叶依稀记得那是某个重点,但是她并没有什么心情去认真听。她的笔无聊地在笔记本上无意识地随着主人的动作戳戳画画,然后她感觉有人捅了捅她的胳膊肘,她这才听到老师拔高了声线的“远山和叶”几个音,自己名字被曾经熟悉但是现在在她记忆里已然褪色的声调这么叫着,恍惚间她也不知道怎么着自己就站了起来。

她不是很清楚老师在问什么,也不清楚自己要怎么回答,就在这进退为难之际,那个男孩的声音传进了她的耳膜里,“第四十五页第三行第一个句号后面。”服部平次似乎比她还要着急,声音在夏日蒸腾升起的气压里冲进她的耳腔中,一时间她仿佛感觉到整个班的同学都忍住了低低的笑声,而班主任气急败坏地在她翻到那一页之前终于憋不住心里话,直接地警告了她的上课走神和服部平次违规的“场上支援”。

远山和叶被老师骂着同学笑着,突然觉得有点怀念、有点温暖,她站在窗边看了黑板和手里的书一会儿笑着应了句谢谢老师,还在训着话的中年大妈被她诚恳的道谢搞得一愣一愣的终于呐呐地让她坐下了。

然后她回头冲看向这边的服部平次也笑了一下,说不上来是个什么意思,但是她就是想安抚一下这个小小少年的心,终于啊终于,成熟了的远山和叶在总是胸有成足的大侦探面前坦然地掰回了一局,现在一头雾水的人换成了名侦探服部平次了。

可喜可贺,可喜可贺。

 

害怕榜上的第一二名的事项一下子就显得微不足道了,因为她确确实实面对过了那些事情,并且处理得还不错?她觉得挺开心的,甚至有点怀念以未来和叶的身份享受这样的旧时光了。

 

#tbc

 

评论 ( 6 )
热度 ( 72 )

© 安迪可洛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