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迪可洛克

感谢关注🙇感谢阅读💓感谢喜欢
⭐本人互攻狂热爱好者⭐
头像@沉湎纷扰 老师

|贱虫+盾铁|The prince of the sea

《The prince of the sea》

·super family设定。

·谢谢阅读,HE。

·童话向AU。

00.

红国和蓝国要开战了。

无奈中间隔着一条宽宽的江海,实在是交火不便。

 

他们都想要争取到海里的小人鱼,但是他们都不知道掌管海洋的人鱼身在何处。

 

 

红国要和蓝国开战了。

然而小王子Peter却一点也不想他们开战。

于是年轻的王子隐瞒了自己就是人鱼的事实。

 

夜幕降临的时候他也会悄悄溜到海边,在海里无声地游弋。

没有人识破他的身份。

——除了那个例外,WadeWilson.

 

 

01.

Peter没有遇见过这么不怕人鱼的渔夫,他被Wade搞得头都要大了。

他有时甚至要反悔自己在那个风雨交加的夜晚把遭遇海难的Wade救上岸。

 

这个“有时”尤其指的是现下这种情况。

海浪无声悄悄把夜幕吞没,人鱼优雅健美的尾巴轻轻怕打着水面,那上面轻轻涤荡着的月光被温柔地打散了。

 

——如果后面没有喋喋不休跟着一路嚷嚷的Wade的话整个静谧的场面堪称唯美。

 

但是糟透了,Wade让这一切都变得糟透了。

 

“哇靠宝贝,说真的我没见过这么漂亮的尾巴,你知道的我捕过很多鱼,有男的也有女的——哦抱歉,是有雄的也有雌的,我的意思是,哪怕是那些雌鱼——我都敢发誓,她们没有哪一条能比你更精致!——各个方面。”

 

“天呐甜心,现在月色正好不应该发展出很多别的什么吗,你懂的嗯……月光与浪漫总是密不可分!一条小船,一条人鱼,一位渔夫,还有比这更美妙的童话开端吗?”

 

“说真的,我的伦巴蛋糕*,你打算在海神嘴里甩上一晚上你漂亮的小尾巴吗——没别的意思但是我嫉妒极了,真的!”

 

“……”Wade兴奋地张着嘴让Peter头疼地意识到他还能说更多。

 

“闭嘴,Wade,就只是让我静静好吗?每天听他们两传书吵来吵去就够了,不需要再多一个聒噪的伙伴了好吗,就只是,拜托了,Wade,就只是让可怜的小人鱼静静吧。——说真的,我觉得Daddy绝对有受虐倾向,不然他没有必要就为了听Dad的一顿骂去煞费苦心地发明什么劳什子‘传话鸟’——这简直傻透了、毫无意义。”

Peter努力翻了个白眼,一猛子又扎进了水里。

有一些水花从他消失的地方溅出来,不留情地糊了渔夫一脸。Wade条件反射地闭了闭眼,又急忙睁开眼睛,好像小人鱼一瞬间就会不见一样。——好在有一些气泡呈轨迹地从水底下浮上来,急急忙忙地炸裂在水面与空气的界线处,那条不规则的曲线像布朗运动的线条一样——证明着小王子焦躁的心情,不过也起码让渔夫有迹可循。

Wade抱怨着滑动了桨,并轻声嘀咕自己现在才像是一位王子,在追求因为害羞而逃跑的公主。

回应他的是被鱼尾掀起的一个小小波浪,他的船体地剧烈颠簸了一下。

Wade在惊呼中终于闭了嘴。

 

【伦巴蛋糕*:因为吃起来被人说有种“蛋糕在嘴里跳舞”的感觉而得名。】

 

 

02.

没有人清楚Peter究竟是红国的王子还是蓝国的王子。

他出生在红国,却又在蓝国被立为王储,——然后又回到了红国。

不过显然也没有一般人纠结这个。

 

但Peter不是普通人。

他知道其中的内情。

——知道到底是什么造成了这样的局面。

还为此纠结了更多的时间。

 

好在还有Wade。

渔夫总是一边摸着他的尾巴一边让他不要担心。

尽管Wade看起来对其中的“内情”一无所知。

Wade总是在小王子蹙着眉提到这些的时候,凑过来给他一个跟他身侧清凉流动的海水全然不同的粘稠的吻,再坏心眼的一点点把这个吻遍布他的全身,越来越往下,直到年轻的王子终于按捺不住变回人形,——那样就方便跟他做许多他想做的事情。

不论是回岸上他在海边的小屋还是在那个高高的属于王子象征的壁垒城堡里。

 

 

03.

Peter在床上总嚷嚷着太多。

Wade却总也觉得远远不够。

 

并且他总是隐约觉得Peter其实也是远远觉得不够的,但是嘴上嚷嚷着不满的恋人真是太可爱了。

让他无心反驳,只能用行动去一次次证明这一点。

 

事实是,Wade虽然是个混蛋,但他总是对的。

 

 

04.

毫无预兆的,最坏的情况还是发生了。

这远远出乎了Peter的预料。

毕竟他不像那些不知内由的世人。

 

两个国家最大的秘密,红国的国王——他的父亲——Tony Stark,不知道当年在爱情的怂恿下怎样地冲昏了他原本理性睿智的头脑——创造出了什么他未曾所知的黑科技,然后就有了他。

Peter真是头疼。

十岁那年当他明白了生物学的玄妙以后他真是十分的——十分的——敬佩自己的Tony父亲,同时对于Steve爸爸十年后才明白这件事情表示了十分的——十分的——……痛心?

他叫了十年Steve叔叔。

同时也是在那一年,他被立为王储。

同时也是在那一年,他发现了自己的不同。

他发现自己的游泳天赋异于常人,不知道拜哪一位父亲的基因所赐(说真的也许是魔法呢?),再然后他发现自己居然能拥有一条鱼尾巴——这可太吓人、但也太奇妙了不是吗!

 

这对一个十岁的普通孩子而言恐惧远大于兴奋。

但是Peter一点也不普通。嘿,他可是十岁就能明白生物学基础的小顽童,还有什么能吓到一个科学神童呢?

——甚至连Tony的黑科技都不能。

 

扯远了,所以总之Peter原本以为,有了他——两位父亲的针锋相对能不那么尖锐——或者说不那么激烈,然而事实冷笑着啐了他一口。

 

一开始Peter还能自欺欺人,也许没那么糟。

尽管他的两位父亲还是开启了战争(而且他们总是在吵架不是吗),起码他还有Wade。

 

但是战火烧得太快了。

虽然两位国王都不想让战争打扰到平民,但显然战争女神并不留情。

她拖曳着繁琐的裙摆毫不留情地从两座岛国上扫了过去。

 

Peter很快就在战争中失去了Wade的消息。

这让他焦急万分。

——却毫无办法。

他被Tony禁了足。

 

年轻的王子不害怕那些未知的科学与秘密,然而却无比地担忧战争会把他所爱的人一个个从身边带走。

更何况他还没能确定Wade是否爱他,像他爱他那样,那一定比Wade爱墨西哥卷还要更超过一些才够,他这样觉得。

 

 

05.

他在第八次意欲偷偷溜出王宫的时候终于引来了Tony的亲自关注。

 

Tony看起来脾气不是很好(准确来说是比平时更糟了),对着二十岁的王子严肃地叫嚷。

他大声说着Peter身为一个王子应该做的事情,而不该任性地游荡,仍像一只愚笨的自由鸟。

Tony严肃起来了就说明事态确确实实严重到一定地步了。

 

Peter看着那些伤痕在他父亲脸上,突然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了。

他意识到了很多事情。

很多以前Wade制止他去考虑的事情。

按照Wade的话就是及时行乐永远比烦恼一世来得痛快。

Peter曾经是个听话的孩子。

但此刻他才意识到,及时行乐他也要有必须为此付出足够代价的能力。

比如承担乐事之后的一堆烂摊子。

比如找回自己那颗不该失落的心。

 

人鱼与人类。

王子与平民。

Peter说不出话来了,他愣愣地看着Tony用力地把门关上,一言不发地蜷缩在了大床上。

 

 

06.

夜更深一些的时候他透过那个小小的窗口像很久以前一样看向海洋的方向。

 

Peter时常想起他把wade救上来的那个夜晚。

风雨交加,电闪雷鸣。

就像他的两位爸爸吵架吵得进入了一个白热化阶段似得。

 

他很烦躁。

坏天气使他不能畅快地去海里畅游舒心,这让他更加烦躁了。

 

他从他的阁楼城堡上那个小小的窗户上探出头去想看一眼无垠的大海。

然后wade的身影伴着很远不真切的呼救声出现在他的视野和听觉里。

他有了一个完美的下水的借口——尽管是在这样的天气里。

——只是为了救人。

仅此而已。

 

他这么想着跳入水中救了这个被海浪打翻了船舶的“渔夫”。

Wade是这么对他说的,而他也不甚在意。

 

只不过wade见到他的反应跟他想象中有些许的出入。

渔夫第一眼见到了他,立刻就注意到了正在朝他游过来的人鱼,长大了嘴巴甚至忘记了扑腾自己的双臂让自己能停留在翻涌的海浪间。

然而之后Wade立刻就反应了过来——不仅接受了现实,还大胆的像一个轻薄金发女郎的小混混那样,一只手抓着王子伸过来援救他的有力臂膀,另一只手不安分地反复摸着他光滑的鱼尾。

 

这让Peter感到十分的不适,他努力不让自己把这个人甩开,只是皱着眉头骂了一句“嘿伙计,你这什么毛病?”

那就是他们之间的第一句话。

 

 

现在想想就算Wade真有什么毛病,Peter大概也不正常。

 

要不然他怎么会好奇地选择跟那个人做朋友。

要不然他怎么会义无返顾地沉沦于对方赠与他的错误关系里。

 

 

可是今天却风平浪静。

只有海浪无声地推着一波又一波,悄悄把很远的夜幕吞没。

他直直地看到天空的尽头,可是直到尽头,那里也什么都没有。

他愣愣地就这么一直看着。

 

错过了晚饭、错过了夜眠。

错过了夕阳、错过了日出。

错过了战争、错过了和平。

也错过了其实唾手可得的真相。

 

 

07.

小王子自以为知道很多不为人知的真相,然而实际上还有更多的一些事情,他是被蒙在鼓里的。

 

比如其实Tony是知道自家小王子的秘密的。

他只是自作聪明地不说。

就犹如以往一样。

就犹如Peter也总以为自作聪明地一言不发一切就会一成不变一样。

——围观的Wade表示这很遗憾,因为事实往往不是这样的。

 

但是Wade仍然选择了尊重Tony,不仅仅是因为Tony是他未来的“岳父”,好吧他希望。

——更因为Tony是他的雇主。

 

没错。

这场战争里Wade站在Tony一方,不仅仅因为Peter选择留在红国。

——更因为Tony雇佣了他。

 

他骗了Peter。

他并不是什么渔夫。

他只是个为钱做事的、拿钱干事的雇佣兵。

 

所以还比如,Wade和Peter的遇见几乎可以说是Wade一手制造的。

 

就像他后来有次与Peter发生的对话里说的那样。

他们相见那晚他在海上寻找他的猎物。

Wade其实没有撒谎,Wade其实不喜欢撒谎。

但是隐瞒至少不完全算是撒谎?

Wade的准则就是这么奇怪。

Wade说自己深夜出海只是为了找到一个他自受命以来就一直在寻找的目标。

 

Peter以为他那晚失败了,祝他以后好运。

其实没有——只有Wade知道自己没有失败——甚至可以说得上是大获全胜。

 

他成功了——就在那天晚上。

一个风雨交加的晚上。

 

他成功地知道了Tony要找的小美人鱼在哪里、叫什么、甚至长什么样子(甚至他后来都在各种意义上探索过了小美人鱼的外在乃至内在的每一处细节。)。

而可怜的Peter对此一无所知。

 

甚至还比如,Wade从来就没跟Tony谈妥过。

Wade看得可清楚了。

两个银婚伴侣一言不合大打出手他不管。

红国的国王Tony更有钱,而他向来听有钱的人,就是这么简单。

打断一下,这里应该更改为——本来这一切应该是那么简单。

 

直到他真真实实遇到了那只人鱼。

 

传闻人鱼能够掌控海洋。

传闻人鱼能够蛊惑人心。

 

但是他的艾雅*看起来那么纯净而高贵。

纯净的眸子里永远酿着纯净的槐花蜜,他没有授予他艺术与科学知识,但是他本身就充满艺术并且博学动人。

他觉得自己确实被蛊惑了,一开始他只需要掌握人鱼的信息再通报给Tony就可以了。

但他明显越职了。

这种有点丧失职业道德的行为是Wade一向所唾弃的——至少在他身不由己地陷入对方眼眸里、成为那块的翳珀所包裹的无名虫豸之前,他曾以为职业道德高于一切。

 

直到后来他遇到了人鱼。

他想,去他妈的道德,有什么是及时行乐不能解决的呢。

至少这个人此时此刻在他身下的喘息比Tony承诺的钞票更加诱人、也更加美味。

 

——然而他其实是知道的,知道一旦被Tony发现会有什么“好果子”给他吃。

那又怎么样,Wade不在乎地顶了顶跨,把髋部又往前送了送。

猛地低下头跟青年交换了一个火热的吻。

王子琥珀色的瞳眸里失神地泛出水意,像是融化的蜂蜜。

他挪了挪唇舌的位置,缱绻地舔舐掉了要落进对方金发里的泪滴。

 

咸里有点甜。

他想。

就像掺了盐的蒸馏水。

 

 

【艾雅*:公元前5000年是古巴比伦人崇拜的海神。人们认为他教授了人们艺术与科学知识,那个时期的巴比伦还没有法律或制度可言,人们的行为还都像野兽一样,人鱼使他们变成了文明人。】

 

 

08.

Wade终于承认他被这条人鱼困住了。

不管Peter是谁的人鱼,不管Peter是哪国的王子,他只想让Peter成为他的男孩。

他跟Tony刻意地隐瞒,国王威严的焦糖色眸子审视着他,他却抛却了那些“职业道德”,依旧藏下了了所有他跟小人鱼的胡来。

 

Wade想占有一条人鱼。

想在人鱼最好的年纪夺取他的一切。

他霸占了人鱼干净的心房、朝气蓬勃的声音、甚至完美到对他而言近乎圣洁的身体。

他想成为包围着人鱼的海洋。开心的时候跟他一起玩耍,不开心的时候就用海浪将他拍打。

而且这样还不够。

就好像他一口气吃了十个墨西哥卷一样,很满足,但是还不够。

他还想边吃第十一个,边穿上蒙娜丽莎的大裙子跳伦巴。

 

Wade想属于一位王子。

想属于王子一切还崭新的年岁的开端。

他吞并了王子,成为了男孩身体里一部分的曾经,并引以为傲。

在短暂的生命里,他爱一个人永远像他喜欢在激烈枪战里耍双刀的怪念头一样决绝热烈。

他想要自己的身体和大脑都被这个人住进再占据,尽管一开始他们就只是一时情动而已,但是再往后就都是时光和Tony的错,还有该死的伦巴——不论是巧克力蛋糕还是绝美的舞步、任何一种含义都好,都是他的男孩向他展现的礼物。

他的灵魂(如果他还有的话)都被这个心无旁骛的王子一点点榨取,让他不自觉地暴露出属于雇佣兵骨子里的浪漫与极端。

 

 

但是人鱼忧郁的棕色眼睛总让他无法自抑地想起现实。

他开始意识到如果他想要抱得人鱼归,就不得不制止这场打不出结果胜负的战争。

虽然他一点也不想管——也自认没能力管那么大。

最后他终于有了个好主意。

而这个好主意真正算得上是一箭三雕……当然说的是如果成功的话。

 

 

09.

战争还是开始了,并且很快就让他的海边小屋先遭了秧。

他有些懊恼地努力从废墟中扒拉出那些还有价值的“纪念品”,然后把它们放到还暂时安全的地方,下定决心要去解决“国家问题”,——虽然他觉得这有些不切实际,但是结果值得争取不是吗?

 

他想起那些他们共同度过的夜晚里王子不安却又美丽的双眼。

他停下站在那堆废墟间看着荡漾着银光的海面。

一闪一闪的光,像是人鱼在对他小心翼翼地眨着眼睛。

而Wade只是想陪他上岸。

想告诉他不要担心。

 

但是他的王子不需要这些,他的王子只会嫌他太吵了。

Wade挠了挠头。

但他不在意那些。

 

他需要逆世界而行。

他会把这条路铺平,让一切回到正轨上,让王子想要的一切和平成为现实。

所以他不在乎什么“国家问题”。

他会抚平那个人微微隆起的眉心——尽管世界不会因此而停,但是他知道这会让他的男孩更加美丽。

 

没有什么比这更重要的了。

世界都不行。

世界算什么?

“世界”甚至没有“美味的墨西哥卷”排得靠前啊!

 

最后的最后,他需要去跟那个人告别。

 

 

10.

“我是你的。你知道的。”最后一次他爬上了Peter高高的城堡,一只手还攀在窗户上就开口这么说着。

然后他的恋人在他说下一句话之前拥吻了他(Peter可能是害怕他一开话匣子就停不下来?Wade这么想)。

“你去哪里啦?距离上一次我看到你这个讨厌鬼已经过去快半个月了嘿,说真的我很担心你。”Peter的嗓音有点哽咽,看来离开的这段时间发生了很多他还不知道的事情?以前他的男孩可不会对他这么说话的,他有点受宠若惊地挠了挠乱糟糟的短发,犹豫着怎么跟人解释、犹豫着怎么跟人说明自己的那些计划。

 

但是对方好像并没有什么兴趣听他开口解释,他还愣愣地张着嘴对方就等不及地用自己的嘴堵了上去。Wade决定放弃思考了。

思考什么?

他的大脑里现在全都是这个人透过唇齿递过来的温度和气息。

一丝一毫被占据得彻彻底底。

思考个屁。

 

他最后记得的是那天夜里对方湿润赤裸的眼睛。

王子眸子里的星空在对他调皮地眨眼睛。

 

“我只属于你。”他第二次这么说。

赞美你、包容你、让你绽放都是我毕生的使命。

他想。

让Tony和Steve带着他们的银婚纪念物回老家吧。

 

Peter因为他这句话明显地瞠目结舌了一会儿。但是英气的脸上很快浮现出了一个轻松的笑容。

他飘忽的眼神终于变得坚定了起来。像是个得到了份顽劣孩童充满诚意的保证书的小学老师。

 

这就足够了。

 

小王子笑嘻嘻地给了他的骑士一个吻。

就像他化身为人鱼时鱼尾轻轻拍打海面那样温柔缱绻。

 

这就足够了。

 

他的骑士回吻了他。

像是终止这个吻世界万物就失去了意义一样。

 

Wade总是觉得山海浩瀚,而这些只有对着这个人的时候,一切宇宙星空、月光荡漾的浪漫才有意义。

这种幸福感甚至比自己一口气吃了十个墨西哥卷还要生动具体。

Wade这么想着在这个长长的吻中又留恋地揉了一把王子紧实的臀,不出意外地被人踹到了地上,于是他笑了笑爬起来顺着来路吹着口哨又愉快地离开了。

 

道别的时候他说他会离开的久一点,让王子不要担心。

然而王子看起来已经担心起来了。

但他吻了吻王子又皱起来了眉间。让他无论如何不要担心。

他只是去把被炸毁的小屋修好。

——好吧事实上他是要去根源处一劳永逸地解决这个问题。

差不多啦大概?

 

他还会再来的。

他想。

然后像上一次大获全胜一样,他会再获得一场属于真爱的胜利!

 

解决了小王子关于他的心结,接下来就是解决两个王国的问题啦。

 

 

11.

事实上,Wade是个混蛋,但他总是对的。

“国家问题”这种事情确实太棘手了。

 

纵然Wade有宏图大略但是实行起来明显有点困难。

他需要一艘大船。

比原来那艘小船大得多的船,就像航海船、海盗船那么大。

而在战争中弄到这么一艘船实在是不太容易的。

他去了一趟蓝国。

然后意识到他还不如不去。

 

因为这造成了整个事件中最大的变故。

这个变故让他失去了他以为自己能承受失去的那些东西更多的东西。

让他从“只需要一艘大船”这样的单一指向性需求变成了复杂型需求。

但很久后他也还是没后悔——好吧可能有那么一点点后悔,但是重来的话他还是会那么做的,他知道。

 

因为Wade虽然是个混蛋,但他总是对的。

在故事结尾他又大获全胜——拥有了对他而言整个世界都无法比拟的财宝。

这让他心满意足。

不会有什么损失连这都不能抵过了。

不会了。

 

 

12.

小王子等啊等。

战争从夏天打到冬天。

那个人却始终没有回来。

 

战争为什么打到冬天停止了呢?

因为发起战争的两位主角不见了。

           

这事就有点诡异了。

 

Tony的消失几乎算得上悄无声息。

就像蓝国国王Steve的消失一样没有踪迹可循。

 

第二年春天的时候Peter接受了现实,接过了金质的王冠成为了新的国王。

——合并了两个伤痕累累的国家。

可是等来了王冠的王子仍然不快乐。

他在乎的人都不在了。

只有那顶不会说话的王冠陪着他。

 

但是他不能走开,那是只属于王子的责任。

也是他的两位父亲留下给他的烂摊子。

他在一个人夜深人静的时候无数次地怀念海洋包围自己、海风抚摸自己的感觉。

——以及无数次的怀念那个人消失已久的胸膛的温度和吞吐的气息。

但是他无可奈何。

可是他无路可退。

——至少目前,是这样的。

 

13.

第二年夏天的时候Tony回来了。

带着Steve。

 

额,不太准确,其实应该是“Steve带着Tony回来了”,他猜。

他们看起来不再吵了。

Peter看着Tony变大了的腰腹——好吧肚子,那一刻终于感觉到了自己被黑科技支配的恐惧。

 

14.

两位国王回来了,但是没人关心一下Peter,Peter很受伤。

起码你们也应该奖励他一身小红花什么的嘛。

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呀!

 

Steve爸爸说他们是被一个雇佣兵掳走的。

对方的手法简单粗暴得令人动容。

还是个无论怎么样都无法闭嘴的超级话唠——比Peter废话还多的那种。

“简单粗暴”加“话唠”——Peter危险地眯了眯眼,难得地没有反驳Steve说的那句“比他废话还要多”。

这两个形容词听起来嗯……有那么点熟悉。

如果是他想的那样的话,那很糟糕。

 

然而更糟糕的是——

Tony一点也没有继续当国王的意思。开心地拉着Steve整天吃吃喝喝、白日宣淫。

Steve挣扎无果之后就由着他去了。

最重要的是促成Tony吃吃喝喝的人是他,跟Tony白日宣淫的人还是他。

他实在没什么资格再去指责挺着肚子的Tony。

 

Peter真的很受伤。

 

但是他们回来了。

Peter确实还是很开心。

只是他觉得自己心里还是空着一块。

尽管他们回来了——那很好(不论是Steve的早餐还是Tony的黑科技,都让他无比舒心和怀念),但是他仍然贪心地觉得那还不够。

——他最在乎的那一块拼图仍旧处于失联状态。

而他想要的,现在仅仅只是他而已。

 

15.

他在两位国王回来的第十五个晚上终于受不了隔壁他们发出的声响,一鼓作气溜出了城堡、游到了海洋最深处。

久违的海水依旧柔软而包容,王子恣意地摆动着很久没有显露出来的鱼尾,自己由于长时间没有打理的而变长了的金棕色头发在水波荡漾中摇曳舞动,他恍惚间好像听到了那个人熟悉的声音恼人地响起。

Peter用尽全力以最快的速度浮出了海面——可是什么都没有。

没有那个人的声音,也没有漂在海上的破船。

他茫然地眨着眼睛四处环顾,好像这样那个人就能从海里钻出来吓他一跳似得。

然而没有。

什么都没发生。

 

他沉默着又扎回了水面之下。

感觉自己热涨的眼眶里有液体跟咸暖的海水渗为一体。

人鱼努力地瞪大着双眼,远处只有深到漆黑的蓝色,向上只有逐渐变浅的蓝色。

到处都是蓝色。

密密麻麻深深浅浅层层递进。

像是那个人湛蓝的眼眸在不同的光晕下逐次变化的各个精细瞬间。

他闭上了眼睛满足地喟叹。

 

感觉自己恍如仍被那个人长久地注视着一样。

所以现在他只需要闭着眼享受就可以了。

只需要溺毙在Wade海洋里就好了。

那个人不会怪他的。

Tony和Steve也不会的。

 

Peter是属于他自己的。

他自己是属于Wade的。

曾经是。

现在是

往后也是。

 

他浮上水面时候天色已经大亮。

朝阳散发着柔和的光,它们一点点地爬蹭上人鱼王子的脸颊,毛绒绒的,暖哄哄的。

 

远处蓝色的海水渐渐透明。

海浪涌向岸边的沙地,那里连绵起伏着小小的沙地充满诱惑。

而困倦的阳光正在休息。

Peter站了起来在海边重新穿好了衣服。

 

他意识到那栋小屋确确实实不在了。

什么都没有留下,一切都被卷进了深深的海底。

 

 

16.

新国王的枯燥生涯很快地迎来了一个转折点。

迎接两位老国王归来的庆典举办在这一年的夏末。

 

他站在台上讲话。

边百无聊赖地看着台下那些人流拥挤的人群。

——然而恍惚间那个熟悉的身影像是闪电一样击中了他的视觉。

他甚至没有去进行任何思考,身体就果断地代替他做出了反应。

年轻的国王感觉自己身上的每一个毛孔都在用力地爆炸,好像不发挥出这具身体里的最后一丝潜能,他就要做不到某个极限任务一样。

 

Peter当机立断扔下了话筒。

底下的群众还没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事实上当事人也没意识到自己在做什么。

但是他知道自己不能放过一星半点的可能。

他的心跳的那么快,肾上腺素几乎让他觉得一阵阵眩晕,但是他咬牙坚持着。

 

有人妄图趁乱抓住国王,然而最后留在他脑海里的是:

去他妈的典礼。

 

于是在两位老国王的目瞪口呆中很快他们的长子就没了踪影。

Steve只能一脸懵逼安抚性地吻了吻坐在后面的同样一脸懵逼的Tony(他真害怕Tony会不顾忌自己的肚子蹦起来去追儿子),然后自己上台收拾儿子的烂摊子。

——如果Peter知道的话会很高兴的,他终于报了当初替两位不负责的父亲们擦屁股的大仇。

 

不过新国王现在可没机会去想那些有的没的。

他有更要紧的事情需要确认。

 

 

17.

不论是红国还是蓝国,臣民们再也没有见过Peter。

 

就好像这位王储从来没有出现过一样,跟曾经的那两位王储的消失一样彻彻底底、莫名其妙,百姓中有很大一部分都认为也许哪一天这位曾经的国王又会像那两位王储一样再突然出现。

 

Tony和Steve一开始都不太冷静。

但是后来大家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他们终于对此也都沉默以对,平和地重新选择了各自执政——更何况现在有了更小的王子Johnny,被小小王子整天搞得焦头烂额的臣民们也都没有心思再去追究这位曾经力挽狂澜的王储了。

国王的一生再辉煌,也不过是史书上寥寥几页而已。

比国王本身的人选更重要的是,仍有人做那位国王。

 

比起消失了的国王,百姓们茶余饭后更爱谈海中越来越频繁出现的人鱼。

 

他们赞叹他优美的身段,灵动的姿态。

赞叹他赠予两个国家风平浪静的海洋。

他们为见不到美丽的人鱼真正的面目而扼腕叹息。

时间一点点就这么溜过去了。

 

战争和泪水、动荡与绝望。

都只是很远很远的传说。

 

18.

Peter的日子再没有噩梦,没有蜷缩的影子。

他再也不用打开窗子往下使劲探头才能看到海面,现在只需要轻轻松松探个头他就能看到漂在海面上的航船,随波浪微微上下沉浮。

他的恋人会凑过来,而他会报以自己最完美的笑容,配合地闭上眼睛,去找到对方嘴唇的位置。

 

那条不怎么被用到的废船仍被留着,阳光侧过来像木浆一样倾斜,浸在这对恋人清凉的梦里。

青年的手指温柔地流连过对方粗糙坑洼的皮肤就好像很久以前他曾做的那样。

没有人在乎那些看起来不同的东西。

没有人在乎那些相比漫长陪伴而言所谓的真相。

那并不重要。

 

19.

被卷进海底的小屋被它曾经的主人固执地重建了。

而现在它拥有了两个主人。

 

 

20.

你是我的爱人,我不灭的生命。

我会在你的血液里,诉说遥远的一切。

 

人时已尽,人世很长。*

 

 

【*:出自《顾城的诗》】

 

----------------fin----------------

 

评论 ( 18 )
热度 ( 264 )

© 安迪可洛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