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迪可洛克

感谢关注🙇感谢阅读💓感谢喜欢
⭐本人互攻狂热爱好者⭐
头像@沉湎纷扰 老师

|destiel+sabriel|记一次失败的寻仇经历

《记一次失败的寻仇经历》

·给  @柯栒洵徇询峋 迟到的的生贺!!QWWQQQQQ半夜十二点开始到宿舍怒肛四千感觉身体被掏空QAQQQ希望你不嫌弃!!!

爱你(づ ̄3 ̄)づ╭❤~

·谢谢阅读XDDD一个傻白甜!不确定有么有后续~看看反响吧,最近忙到爆炸了Q.Q七月咸鱼一条[一直就是咸鱼一条[x]]....简直对不起关注我的小天使【躺尸】

---------------------------------------------------------

一.

当Dean怒气冲冲闯进Heaven学院的时候完全没有意识到即将发生的一切。他揪住了迎面走过来的一个学生的衣领,像是个校园小霸王那样威胁他告诉自己那个人在哪里。

他的恐吓起到了一定的作用,这个可怜的学生被Dean吓得不轻,腿肚子都微微发颤,好在他很快回过了神,给凶神恶煞的Dean指了条路,使得Dean终于放过了他可怜的衣领,他舒了口气以为事情就算完了,没想到Dean眯着眼睛打量了他几下命令他说:“你,外套脱下来。我借一下。”

“啊——”那个学生此时此刻像是想起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挣扎着想从Dean身旁逃走,好像Dean借的不是衣服,而是他的小命。

Dean忍不住又催了他一遍,周围的学生已经察觉到了这里的异常,正在好奇的靠拢,“快一点,用完了就还给你。人越来越多了——”,那个学生被他催得闭上了嘴,战战兢兢地脱下了外套(由于太紧张他甚至反复拉了好几次拉链,才终于脱了下来)。

Dean不耐地把对方胡乱脱下来的外套勉强套在了身上,这才扔下这个学生,顺着他之前指的那个方向上了楼梯——迎面撞上了故事的另一个主角。

 

二.

Heaven学院的二年级生Samandriel今天可真是祸不单行。

早上因为忘穿校服外套差点被一本正经的学生会会长记名;回去一趟拿了校服再匆匆赶到学校——结果迟到了还是被管考勤的学长记了名;迟到了导致第一节课的老师也叫他去接受思想教育,Naomi的那一套他不知道听了多少遍,最后还是Naomi的老套路——写检查。

然后好不容易一天沮丧到了下午,又碰上了这个来路不明穷凶极恶的外校学生,问人问路就算了,还抢了搞得自己一天都特别倒霉的罪魁祸首——校服外套(他实在不相信Dean会像他说的那样,只是“借一下”)。

Samandriel好气啊。

他真是越想越生气啊啊啊啊——

生那个毫不通融的学生会会长的气(这是整个噩梦的起源),生给他记考勤迟到的学长的气(他就晚了一分钟不到,老古板风纪委跟严格的学生会长真不愧是一家人),生Naomi的气(一千词的检讨,他想退学了真的),生那位混世魔王同学的气(他甚至连混世魔王叫什么都不知道,他更气了),生这位魔王同学要找的那个什么“Gabriel”的气,生自己的气……

他正生着气,被他念叨的惹他生气的两个人就这么突然地出现在了他的视野里——呃,以他从未想过的一种、最奇怪的方式。

 

三.

怒气冲冲的Dean在楼梯拐角处不其然地撞上了同样脚步匆匆的另一位同学。

Dean满心焦虑地从楼梯下往上跑的,这样一来,由于一个台阶的落差,他正好磕到了那位正好要下楼梯的同学的下巴。

他赶忙往下退了一个台阶,试着跟被他撞到的那人道歉:“抱歉抱歉,我——”Dean稳了稳步子边说着,边抬头看向那位被自己撞得有些蒙圈的同学。他的第一印象就笃定这一定是位在Heaven学院都算上品学兼优的“好学生”。

一丝不苟的表情和突遇状况而有些僵硬的动作,还有穿戴的十分妥帖合身的校服,就连鞋子都是中规中矩的运动鞋。更让他难以忽视的是他撞到的这位优等生——有着一双透明澈亮得过分的蓝眸。这种坦率而又明亮的蓝色,让Dean脑海里闪现过图片里见过的贝加尔湖,或者深秋没有云的晴空。

然而当Dean的目光不经意扫过那个人别在衣襟上的胸牌,原本道歉的话顿时全不可置信地哽在了喉头——

被他撞了的人还没有意识过来,也在他停顿的空当里皱眉打量着他。那个人皱着眉刚想开口,可惜被Dean粗鲁地打断了。

 

Dean在反应过来的一瞬间,就抬起胳膊用手指指着那人的方向,果断地先发制人。

“啊——,原来是你!你就是那个Ga-briel啊!来得正好,这大概就是老天有眼吧,我满世界地找你!你就自己出现了!这真是他妈好极了!”Dean越说越激动,唾沫星子都要溅出来了,完全没注意对面被自己称作“Gabriel”的人的反应,自顾自地往下说:“……你听好了,我,Dean Winchester,Sam Winchester的哥哥,绝对,绝对不会同意,Sam跟你这种——”他瞪大了眼睛上下又反复打量着对面没说话的人,仿佛在努力寻找着形容词,最后才手指曲了曲,笃迪地下了结论“……跟你这种一板一眼的古董优等生在一起的。听明白了吗?古董——优等生——”他一开始说得很慷慨激昂,活像个受了天大委屈为自己的正当权益努力抗争的受害者。但是当他说完以后就很快意识到,对方好像根本还是那副不为所动的生硬表情——这让他不禁有几分心虚。

但是我们的Winchester先生咬了咬牙觉得自己现在还不能怂,那句话怎么说来着,对——一鼓作气。气势上压倒敌人!

他轻轻咳嗽了一下掩盖过去了一阵无声的尴尬,紧接着立刻道:“……起码为自己辩解点什么,我都要看不起你了胆小鬼。你心虚什么?表里不如一还想拐骗我弟弟,呸呸呸,门都没有。以及你那些甜到发腻的甜食——我的天哪哥们,恕我直言还有比这更幼稚更恶心点的点子吗?情人节送Ducd`o的木盒酒心巧克力?这是谁给你出的好主意,你知道Sam还没成年对吧……哦,你也没成年,别狡辩说那是零食。你是不是还带着他去喝酒来着,在他考上你们高中那天——对,我说的就是一个月前的今天,上帝啊我才意识到是你这个混蛋,我当时居然以为他是跟哪个小妞,上次金头发那个就很不错,我一直以为是她,所以是你们合起伙来骗我??好极了,Gabriel,来吧,打一架啊!”

然而那个人还是纹丝不动。Dean一番慷慨激昂的演说好像屁用都没有。这让他感觉又尴尬又恼火,好在在他快忍不住先扑上去之前,对方终于说话了:“……我要提醒你这位同学:一,我不是Gabriel。你要找的那个人现在应该翘着二郎腿吹着空调在吃蓝莓味的棒棒糖——而我,我是——是他弟弟Ca-s-ti-el,这大概不能怪你,胸牌上的字太小了,而你从来没见过我们,我猜你大概弄混了。”

Castiel的声音低沉,既没有被冒犯的怒意,也没有对这出闹剧表演者Dean的嘲讽。他只是平静地说完了他要说的第一点。

而Dean——Dean浑身都僵硬了。他感觉自己的神智停留在了一片空白的海上,海上的云层间有恶作剧狂魔Gabriel不时传来的狂笑声,他不知道要做什么,又能做什么。或许试着说点什么?……算了他也不知道该说点什么。

他没想到Castiel先开口了,为了把他的第二点说完:“……二,你这件校服很不合身啊。我以前也从来没见过你(Castiel弯腰凑近蹙着眉像刚才Dean打量Castiel那样,仔仔细细把Dean也观察了一遍得出结论)——你不是我们学校的学生吧?”

他边说着,边把被反转了个彻底、神游到九霄云外的Dean从台阶上拉了上来,面对着他诚恳但严肃地补充道:“如果你现在不把抢来的校服还给被你抢的同学,我就要拉着你去教务处了,冒冒失失先生。”Castiel见他没有反应,耿直地就要来扒他的外套。如果不是Dean猛然揪住了Castiel的领口,他可能差一点就能顺利扒下来了。只可惜Dean比他的动作还稍快了点,使得Castiel被动地停下了动作。

Dean万分尴尬目瞪口呆地看着Castiel,一把揪住人敞开的领口,把眼睛凑到别在他领口的胸牌上,呼吸急促地确认这个“老古董”的身份,动作忙乱得活像个确认爱人身份的毛头小子。

Dean粗重的呼吸喷洒在Castiel被扯开的前胸上,搞得Castiel原本正经的脸色一下子不知所措地涨成了绯红色。

Castiel终于也词穷了。不是那种由于思虑而选择的沉默,而是由于窘迫而被动的沉默。他试着推拒Dean,把那个人推离到安全范围内——他实在不擅长与人交际。但是可惜他失败了,Dean不动分毫,还在不可置信地盯着那小小的一排字母、很不显眼的一个单词。

一个被他看错了的名字——Castiel

 

四.

Dean尴尬地快要打洞逃跑了。

说句实在话,这不能怪我!!!他每确认一遍对方的名字,就要为自己开脱一遍。

“Castiel”跟“Gabriel”有多像?Dean现在可以一脸愤恨地告诉你,就像双层芝士鸡排汉堡和双层沙拉牛肉汉堡一样该死的像。

“C”和“G”?他们哪里不像了?只不过G多一个尾巴,那是G乐意,说不定他们原本就是一样的,哦草。该死的字母发明家,管他是谁,总之他恨死他了。

还有“t”和“r”!!他咬牙切齿地瞪着那一排无辜的小小字母,好像这样他出的糗就会消失清零。“t”上那小小的三瓣配合着字体颜色的浅绿,活像是一株稚嫩无辜的小苗,看着暴怒的他抖着颤栗的叶片……哦,“t”在抖动并不是幻觉,而是窘迫到退无可退的Castiel在自己手下努力地挣扎,使得那个“t”渐渐晃成了“r”的形状——他就说它们该死地像。

还有狡猾的“s”和“b”——他们躲在一堆字母中间,阴谋!!Dean气恼地下了定论,这绝对是某个大阴谋!

真正确认了这一点,Dean是不信也得信自己真的认错了人。他因为自己的粗鲁而呐呐地松开了禁锢着对方领口的手。

Castiel赶紧试图拯救脱离魔爪的衣领,努力把被Dean揉吧成了咸菜的领子再舒展回原样。

那些Dean呼出来打在他身上的气息,活像是某种有毒气体似得,让被荼毒过的Castiel心有余悸地急急忙忙意欲绕过他冲下楼梯。

Dean这次反应的比较快,眼疾手快拽住了他的胳膊。但是Castiel的力气出奇的大,Dean硬生生被他拖拽着到了楼下。

Castiel很熟悉这栋教学楼,不代表Dean也习惯这么多级的楼梯。他勉强跟了两步,最后在下一级楼梯那里实在是跟不住了,最后急中生智的他也不知道怎么着,天才大脑里一闪而过的一个念头——电光火石之间,连Dean自己都没搞清楚这么做合不合适,他就把已经逃到了楼底下的Castiel扑了个满怀。

 

Samandriel在楼梯口看着凭空出现的大型捆绑连体婴,惊讶得连生气的功夫都没有了。

他听见一开始凶神恶煞的那个人一脸慌乱地在努力嘟嚷着什么,类似于“对不起,请听我解释!”还有“对不起对不起,有没有压疼你。我就是想道个歉——上帝啊好吧,这实在糟得不能再糟了。”之类的句子,但是他反复说着,Castiel也反复挣扎着,比大魔王(Samandriel决定就先这样叫他了)慌乱的语气还要忙乱无措。

场面乱成一团有点失控,Samandriel犹豫着想偷摸摸先走开,毕竟刚刚上课铃已经打过了,但是鬼使神差地——他掏出了在自己兜里的手机。按下快门的时候发出的细小声响让原本扭在一起的两个人都默契的停住了动作,齐刷刷地扭着姿势冲他看过来(大魔王目露凶光,而他们的好风纪委眼睛里难得地透露出点惊惶的神色)。Samandriel张了张嘴,又闭上,反复几次。最后干脆(在Dean杀过来抢他手机之前)对他们说:“不用管我,你们继续,对,继续。”他踉跄着往后退了几步,把拍下了罪证的手机收到了兜里。然后一溜烟跑了个没影。

Dean这个时候终于松开了禁锢着Castiel的臂膀,瘫坐在了一旁喃喃自语:“这下可好了,原来真有更糟的——”

Castiel从地上爬起来一句话都没说,甚至连被他扑在地上染上的一身灰都没拍拍。就几乎立刻就消失在了他的视野里。

这次Dean没有再追上去,他脑海里剩下的是对方刚刚被他压在身下时不断开合的唇瓣。

他在想下一次遇见的时候应该怎么道一个合适的歉。或许他得去先学习学习Heaven学校的校规?再找他弟弟借一下校服(Dean把抢来的Samandriel的那件放在了广播室门口,过一会儿广播员的管理员总会广播衣物的主人来取的)?……刚刚Castiel说什么来着,Gabriel是他的哥哥?所以也许……还要贿赂一下他弟弟或者那个甜食怪?

所以呢……呃,这就他妈有点尴尬了。他不是来寻仇的吗?来拆散小情侣的吗?

Dean有点困扰地啧了啧嘴,最后走到Impala前发动了车子。踩下油门的那一刻他想,哎呀,管他那么多呢,寻仇是什么?有派美味吗?有那个Castiel可口吗?

都没有嘛。

所以,管他呢。只是一个Gabriel嘛,再说Ducd`o的木盒酒心巧克力又不难吃——不,他不会承认偷吃的!

所以,所以一次寻仇失败了没关系。

反正来日方长啦,寻仇不成,结亲也是可以的。

他把Impala里欢快的摇滚乐调大了些,情不自禁跟着哼了起来,琢磨着有空可以再去一趟找找机会。

什么时候呢——就明天吧。

 

坐在办公室跟Sam煲着电话粥的Gabriel忍不住打了一个大大的喷嚏,心想是时候让学校多招点人保证一下环境卫生了。

什么时候呢——就明天吧。

 

 

 

#end

评论 ( 4 )
热度 ( 42 )

© 安迪可洛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