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迪可洛克

感谢关注🙇感谢阅读💓感谢喜欢
⭐本人互攻狂热爱好者⭐
头像@沉湎纷扰 老师

|spideypool&thorki|徒然旧梦

重发。LOFTER教会了我【不管是豪车还是破车,有轮子就禁你【。】】

·superfamily设定,HE,谢谢阅读,破车预警..隐锤基,不过当兄弟看也没问题。此处前面的Wade为未毁容的RR脸Wade,借了死侍电影的癌症梗。

· @misha的迷妹 给柿子太太&所有迷妹们迟到的情人节礼物XDD,感谢太太让我做到了有车发车,没法发车就开破车的真谛233333

·我发誓这篇的番外我会考虑正经发个车..不过也取决于看看这辆破车大家反响如何...这次发车教会了我我真的不适合发车【躺



一.

Peter自己都不记得自己是怎么走进这家酒吧的了。

可能是因为这家店的招牌看起来很有那个人的风格;也可能是因为觉得反正已经被Tony和Steve送过来了就随处逛逛,阴差阳错进了这里;也可能他想试试接受酒吧的喧嚣和烈酒的洗礼;又或者他只是单纯想看看这间酒吧跟那个人的那一间有什么不同……好极了,说来说去,他绕回了那个人。这跟他出来旅游的初衷完全背道而驰。

……但是光看那个牌子真的有点浮夸中二的风格。

他没有质疑那个人品味的意思。相反,他觉得自己大概是怀念和莫名的欣慰比较多一点。

这一点点的莫名心绪使得他不管怎么说还是迈进了这家酒吧。

 

在门“吱呀”开启的瞬间,雪花般细碎而密集的光芒迎面而来,Peter眯着双眼适应了一会儿,惊奇地看见一片雪亮中有许多飞翔跳跃的东西,活像一只只不会发声的鸟儿,它们在转着圈、蹦跳着、摇晃着、移动着。

然后他睁大了眼睛意识到那些他以为的“鸟儿”,其实都纷纷出自于他过往的记忆。它们中有缺了只眼被他长大后扔掉了的玩具布熊,那上面落满了活泼单纯的回忆的味道;有他人生中第一个获了奖的科技创新发明,那闻起来有些许的躁动和喜悦,热切得仿佛一颗心都是灼烫的;有夏天他为同班女孩递过的水杯,散发着生涩悸动的小心翼翼之味;有冬天时与那个人一起围过的黑边红围巾,毛绒线头间星星点点渗出他所熟悉的硝烟味——等等,好像还有一些醇甜浓郁的果香味道……总之不知为何,它们都长出了小小的翅膀,在Peter头上的一片光明里安静地飞翔,尽管姿势着实有几分笨拙,却又可爱得令人忍不住想去伸手够到它们。

——事实上Peter已经这样去做了。

他高高地仰着头,用超凡的嗅觉闻着那些从上面飘下来的熟悉味道,忍不住踮起了脚,跳动着试图去抓住它们中的一个或几个,看看它们是否一如当时的模样。然而不论我们的小英雄如何努力,那些“鸟儿”仍旧像一群淘气又充满傲气的孩子似得,总是机灵地躲闪着Peter挥动的双手。Peter似乎都能听见它们看着他的窘样,恶作剧得逞的轻笑声,如同起初那阵迷眼的细雪一样弥散在清凉自在的空气之间。

然而最令他奇怪的是,在越来越清晰的笑声里,那些飞翔着的小东西们渐渐模糊了轮廓,变成了一些朦胧的影像,然后像雾一样飘向了远处……所有一切,就仿佛只是一个戛然而止的陈列盛宴。

Peter这才意识到自己还傻傻地站在门口,一切无声地开始,终于笑声。但是Peter仍能确信那不是发生在梦里的,因为空气中还残存着那样真实的气味。

这是什么黑科技或者奇怪的变种能力吗?

他这么想着环顾起了这家令他起疑了的酒吧。

旋即他意识到那种“怀念”不是突如其来或者毫无道理的。

还因为这里有酒。

各种各样的酒。

他在那个人那里喝过的,和他以前因为良好的自律未曾在那个人那里喝过的酒。

他迟疑着往木质的吧台那里走了几步。吧台并不大,只有一位调酒师在带着面具调着酒。直到Peter百无聊赖地坐在了吧台旁,他也没有开口说一句话。

这个酒吧其实应该算不是是个多热闹、多正规的酒吧,不过也有可能是因为他来得太晚了,Peter想。

他大概错过了狂欢,这里没有乐队,也没有表演的舞女,只有这位调酒师戴着形状奇怪的面具,手法娴熟地调制着颜色奇怪的鸡尾酒。更奇怪的是,这位神秘的调酒师既没有开口招呼他,也没有多言语一句。就好像Peter不存在,存在的只有他手里优雅旋转翻飞的酒瓶。于是Peter也默契地没有开口,只在他抛掷酒瓶或者倒手的间隙把小小的玻璃杯挪过去,对方就按照流程往里倾倒液体。

很快他意识到刚才闻到的醇浓果香可能不仅是源于记忆,也源于对方使用的基酒——朗姆酒。中性朗姆酒散发出蔗糖焦甜的感觉漫进他的鼻腔,弯弯绕绕仿佛溶进了他的血液,使他看着眼前的一切不自觉地走神……

 

二.

“啊哈,我说什么来着Petey!朗姆酒真是太适合你了,哥以前还不太喜欢它们呢。”金棕色短发的男人坐在另一位年轻人的身侧举着酒瓶这么说着。年轻人看起来多多少少喝了点酒,脸颊在昏黄的灯光下微微泛红,眼神不自然地迷离。他似乎想要努力把视线聚焦在手里的玻璃杯上,失败了后自暴自弃地挪回了旁边男人的脸上。

“……为什么?我以为你们会喜欢任何一种酒——它们不都是酒精吗?以及,现在几点了?我现在,都还,没有回去。我觉得Stark先生明天大概会刨根问底……糟糕透了。哦对——这提醒了我放在Stark大厦里的研究报告,我还没把它们写完。而且,我还喝了酒……”他的话有点绕,人称之间也没什么过渡。不过男人很快理解了他在说什么,啧啧摇着头对着瓶口喝了一口,才凑到他耳侧解释道:“这完全不一样呀Petey。朗姆酒太甜啦——不要考虑你的Tony爹地了,他现在看不到你,在哥这里只要你们家那个Jarvis不作弊,谁也找不到你的。研究报告可以以后再说……”男人说着说着渐渐缩短了他们两间的距离,意味不明地压低了音量……

——他几乎就要得逞了。

男人的鼻息裹挟着浓浓的酒香压在青年脸上,可是他还没来得及亲上对方,就被恍如梦中惊醒般的青年用两只手桎梏住了脸庞。男人惊得差点没能拿住盛着最后一点朗姆酒的酒瓶。青年则看起来像是找到了迷蒙黑夜中的一点光亮,断断续续地吞吐道:“……不!你在糊弄纽约的好邻居吗——你说朗姆酒太甜了、又说它适合我。这是什么意思啊——我觉得你在蔑视我,英雄的尊严不允许小觑,嗝——,你要解释得清清楚楚才可以……”他努力让自己的视线与那双焦糖色的眼睛对上,但是看见对方眼里小小的自己似乎又疑惑了一下没有把话说完。

男人有点局促,大概觉得这简直是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他结结巴巴地试图回答与他对视着的小英雄。“不……哥没有小觑你的意思,甜心我的意思是在形容你跟甘蔗酿造液一样甜蜜动人,这不是贬低你的意思,我是夸你多么可口——也不是你想的那样——算了管他呢,可能就是你想的那样。为什么喝一点淡朗姆宝贝你都能醉——哦,不要用力!哥要被你手上的超凡力道搞毁容了天呐!好的,你没有醉,是的是的,你只是在我的胁迫下喝了点酒,好了哥知道你没醉——说起来,你真的能很好地控制住你的蜘蛛力道吗,我的男孩?我觉得万一以后有别的什么特殊的、需要用到你的手的才能解决的事情,万一你收不住力道怎……什么?我跑题了?哦对对,哥的意思是,你有时候真是格外的细致甜美——打赌你自己都没意识到,比如你现在喝成这个样子,一脸莫名其妙地盯着哥,哥就莫名其妙地硬了。这之间可能是有什么特殊蜘蛛魔力控制的磁场,你要一直这样捏着哥的帅脸直到天亮吗?那我只能采取一点别的措…….”

他的话被青年的嘴堵住了。

似乎是觉得男人的回答越来越跑题了,也大概是因为觉得自己实在得不到令他满意的解释了。青年干脆粗暴地把原本贴在男人脸上的手挪到了男人颈侧,把他的头往下朝自己的方向按了又按。嘴唇磕到了嘴唇——男人觉得要不是他条件反射地微张开了唇,现在他的上唇被那人的牙齿磕到流血的可能性大概是八成。他还在想着些有的没的,那个人急切的舌头就不得要领地冲他的口腔进攻了起来,点点这儿、刮刮那儿,一通胡搅蛮缠。鉴于做出这举动的是青年,男人忍不住睁大眼睛顿了一下动作,随后才回应了他。大概是觉得这通胡搅蛮缠的质量不太令他满意,他决定主动教学示范一下。他用舌尖纠缠了一下对方不安分的小舌头,帮助青年把自己的舌头送回了它该呆的地方,然后有章法地用舌侧轻轻蹭了蹭男孩的上颌。他还想继续,但是男孩推了推他发出了不满的呜呜声。

男人只得退出来,与他的恋人拉开点距离,以便让青年更好好的呼吸。“……别急我的男孩,老天,你怎么会还记得张嘴伸舌头,我以为你该不会思考了呢……这是一个训练成效展示吗,哥成功把你带坏了,嗯——?”他干脆顺势坐在了青年的大腿上,岔开了跨在那人腰腹上蹭动。

青年白皙的脸庞在酒精和情欲的带动下一时间隐约有更红的趋势,男人于是好奇地轻咬了一下他微微凸起的苹果肌。青年这个时候才像是终于清醒了一点,意欲把男人从自己身上推下去。可惜男人黏得像牛皮糖一样紧,青年又舍不得用大力,推拒计划只得以失败告终。

这反倒令他身上的人更加得寸进尺了起来。男人的手不安分地解着青年的腰带,那人意识到他的举动急急攥住了他的手。男人上有政策下有对策地再一次吻住了青年的唇,果然青年一时间就无暇顾及到男人底下的动作了。男人再接再厉地用另一只不知什么时候空出来的手,顺势按倒了青年。两个人都倒在了沙发上……

被冷落的朗姆酒瓶无辜地倒在沙发旁,瓶口由于倾斜稍稍洒出了些浅金色的液体,伴随着低低的喘息声充斥了这间小小的破屋。

 

Peter无端端也燥热了起来。

那个人的名字从他口中沉沉地喃出来。

“Wade。”

像处处受力,最后终于被浮力挤压得破开了暧昧的海平面,展露出往事的一角。

“Wade。”

他重复了一遍。

然后他无比清楚地意识到了那一切并不存在。

调酒器里挤出酒液的声音把他的思绪带回了这间小小的酒吧。

 

三.

不知道是不是他的错觉,Peter过于敏锐的五感似乎捕捉到了他回神那一霎,调酒师唇间迸出的嗤笑。

他不喜欢这个调酒师。

这个调酒师明显也不喜欢他。

 

Peter移开视线小小地瘪了瘪嘴,好吧他们相看两厌了。但是这家酒吧偏偏也就是有这种魔力,明明看起来Peter没有任何一个留下的理由了,但是他仍只是无聊地转了转屁股底下的椅子,没有一点起身离去的意思。——Peter自己明白,这种莫名的力量来自这里带给他的熟悉感。虽然不想承认,但事实就是这种熟悉莫名的归属感勾起的回忆让Peter的大脑暂时失了几分清明。 

带着面具的调酒师仍旧没有把视线移向Peter,他小心地用三根手指把海盐一点点洒在调好了的绿色液体上。他把那个切开了小口的柠檬片小心地竖在浅锥形高脚杯的边缘,Peter有种莫名的兴奋感,这里就他一个客人,显然这唯一的一杯杰作是为他而调制的。就算他对这位调酒师没什么好感,但不置可否的是这浅浅的一杯仍称得上是佳作。

与Peter的急切正相反,调酒师的动作依然不紧不慢,他将鸡尾酒针刺透那颗绿色的樱桃,再把那针动作优雅地稳稳架在了碎冰堆出的小丘上。Peter觉得这位调酒师大概对绿色有某种执念,先是往酒液中加入了绿色的糖浆,接着又是绿色的樱桃。不过这完全不减他想要一品这杯酒的欲望。

这一切做完了,还没等调酒师完全直起身子,Peter就听到了自他踏进这里以来的第一声非他的人声,那是一个雄厚的男音——“Bro你在外面忙吗?我想起来之前新买的布丁好像还在冰箱里。”Peter并未料到这里还有别人,忍不住抬起眉毛好奇地看向吧台后面并未打开木门的小空间。更令Peter吃惊的是调酒师在听见这声音之后立即做出了回应——厌弃的反应。他仍旧戴着面具,声线慵懒而高傲:“知道了,在你说出来之前我就看到了,我只是想知道你这么蠢什么时候才会想起来。”然后他拉开了木门似乎打算就这么走进去,Peter从头被忽视到了尾,有点小情绪地皱了皱眉。料想不到的是那个调酒师似乎意识到了Peter的不满,回过头也脾气不怎么好地叮嘱了一句:“不要动桌上的酒。”

Peter没有说话,也没有点头。

 

调酒师闪身进了门,立刻又灵活地把门带上了,没给好奇的Peter一点觊觎的可能。好嘛。不看就不看,我不在乎。Peter在心里嘀咕了一下,然后把手伸向了三角杯。

凭什么不能动!他在这里看那个怪人调了半天酒。你说不动就不动?那多没面子。再说了,他就看看,他不会喝的——

这么想着Peter准确地捏住杯子最细的部分,避免了让手的体温对酒品造成影响。柠檬微涩而甜的味道掺杂着酒香里钻进了他的鼻子里,他猛地意识到这个姿势是很久之前那个人一遍遍帮他矫正、从而帮他改正了这个“坏习惯”的……


四.

【再试一次】


五.

等Peter意识到这一段回忆也过去了的时候,那杯酒已经被他彻底递到了自己面前。

——不能动。

他还记得调酒师的嘱托。

那就没有什么“不能喝”的理由了吧,反正那人也没说“不能喝”,到时候照价付给他钱就是了。

一小下,他发誓,他只是浅酌一小下……

酒精通过鼻腔到达咽喉和它通过咽喉蔓延至鼻腔是一个同步的过程,有点辣,Peter忍不住闭上眼睛把这小呷的一口眼下了喉。但是也仅限于有点辣……如果他的头晕不是错觉的话,那么这杯酒尝起来也只不过——

Peter睁开眼的瞬间意识到“不能喝”,可能才是那个人真实的意思。

 

六.

他坐在唐人街最大的一间酒吧里,手里是那个三角杯——已经空了。

他懵懵懂懂地收回了还搭在杯柱上的手指,他知道这是哪里,但又不确定这是哪里。Peter对这家酒吧最后的印象来自于Wade,——又是Wade。Peter站起身叹了口气,他一开始接受机票是为了放松了一下的,现在简直完美,他又一次成功地像Wade离开初期那样陷入无穷无尽的回忆之间了。没有人拦他,所有酒吧里的人都有自己在忙的事或对象,他就孤身一人走出了那间酒吧。

Peter抬起头环顾四周,看到了唐人街车水马龙的过客,看到了生意兴隆错落的小店,看到了灰墙红瓦的建筑,看到了酒吧旁那颗大树如当年那样投下的绿阴——他是在那棵树下跟Wade第一次接的吻,那时候他甚至紧张地不会持续呼吸。然后他看见了自己斜在地上的倒影——那个背着包像是刚刚赶了一趟急速列车冲过来的大学生,他身上还穿着白色的运动T恤——Peter恍惚地记起这就是当年的那个自己的装扮,但是他不确定会发生什么,他手足无措。

Wade曾经约他在这里见面,他一头热地答应了那个人突如其来的邀请。Peter那天抛下了下午的训练,晚上的试验研讨会,义无反顾地坐了几个小时的车,从他的学校一路赶了过来。然后他们进了那间酒吧,Wade为他点的是一般的果汁,为自己要的大概是一杯气味很烈的酒,但是Peter实在记不住了,他那个时候太紧张,还沉浸在无措的迷茫中,再接着,Wade可能意识到了他的不适应,只是共饮了一杯就带他又出来了,他们从唐人街这头的饰品店一直逛到尾部的烧烤铺。最后Wade指着那栋并不太高的楼对他解释说其实不单单是要约他出来玩,也因为他最近稳定的一处住所是在那里。这是一个有点危险的邀请,而Peter记得自己那时候没有拒绝。

所以这还使他翘了第二天所有的课程。

 

而此时此刻,更奇异的事情正在发生。Peter清晰地记得后来Wade换了一处Stark大厦旁的新住所,不仅是因为他的缘故,也因为豪华公寓和高端购物中心正由外向内蚕食唐人街,使得最终Wade所住的那栋小楼被收购夷平,改建为高楼。

而如今,那栋孤零零的小灰楼仍在不远处,就好像一夕之间它又飞了回来,从Peter幻如梦境的回忆里飞出来成为了现实。Peter的呼吸一滞,如果说他在这里,楼在这里,其他人也在这里,那么Wade呢?

Wade呢?他开始向那栋小楼跑去,他并不在乎这是梦境还是幻术,他此刻在乎的是,这个看似虚假得犹如昙花一般的梦境里有没有那个人的身影。

他在一点点向小楼靠近,脚步不停,带起焦灼的风。时间轴在他脑海里无限地回溯,他想起他们阴差阳错的相遇;想起他们相识相知的每一个瞬间,直至相爱到忘记其他;想起他们由于诸多的意见不和吵过的或大或小、零零碎碎的架;想起那个人曾用过怎样缱绻的语气说爱他,然后他在回吻中含糊地回应他;想起Tony和Steve的阻拦之后他们任性地“私奔”;想起他们自己搬出来住之后度过的短暂温馨岁月里,他看着阳光一点点爬上恋人脸庞的画面;想起——想起最后的一纸诊断书,他无济于事的安慰和Wade的失踪。

——癌症诊断书。

他已经站定在那扇门前了。但是他的脑海里乱得像是被人塞进了炸弹,炸得他的思绪七零八落,无法驱使他的手做出下一步的动作。

“Wade。”他轻声说。

“Wade。”然后他的语气急切起来,又重复了一遍。

“Wade,Wade——”他听见了自己的尾音在可疑地发抖,和远处不真切的蝉鸣搅合在一起,回荡在小小的楼梯间。他鬼使神差地伸出手转动了门把手,令他没有料到的是他竟真的拧开了那扇门。所有的一切都那么熟悉,都那么残忍的熟悉。他看见Wade的忍者刀挂在墙上,看见Wade常用的Hello Kitty的翻盖粉红手机留在桌上,缺了支腿的木椅向他记忆中一样斜歪在角落,单人沙发旁是散落的威士忌酒瓶……可是Peter找遍了整个房间,偌大的屋子充满了Wade的痕迹,却再也没有Wade的踪迹了。

楼在这里,人非此处,记忆绕梁。

 

六.

“愚蠢的凡人,说过让你不要动了,你偏要动,哼。”陌生的嗓音像是跨越了时间的第四轴,从原点的地方抵达到他耳朵里,把他眼前的一切绞碎成灰烬,带他回到了那间熟悉的酒吧。

又是那个调酒师。

Peter眼前分明还是最初的那家酒吧的景致,绿色的液体像施了魔法般在三角杯中轻荡,里面的碎冰已经不知道什么时候全化了。

Peter越来越疑惑了,他这次回应了傲慢的调酒师:“这是某种魔法吗?”他试探着问,那个人从鼻子里哼出一个“嗯”的音节,就不再多做解释了。Peter还有点没缓过劲,他的心里半是蜜意浸泡的回忆,半是苦涩狰狞的现实。

一时间两个人都沉默了起来,调酒师默默地擦着一旁的酒瓶,Peter接着啜饮那小杯已经错失了最佳品饮时机的鸡尾酒。

当最后一滴酒液进入到Peter肚中时,他已经平静很多了,甚至没忘记吃掉鸡尾酒针上绿油油的小樱桃。然后他掏出了钱夹,意欲付账离开这里。

令他没想到的是,那位高冷的调酒师主动拦住了他。“等一下,既然来都来过了,这就不算你的钱了——别人自然付过了你的这份价钱,我的店又不是向所有蝼……人开放的。我按要求可以为你特别定制一份属于你的酒品。”

“这是什么意思?”Peter被他一席话说得一头雾水。调酒师却又恢复了那副我行我素的作风,只是低声嘀咕着回过身寻找着什么,Peter收起钱夹有点兴趣地看着他的动作揣测着接下来的故事发展。半晌调酒师才从一堆奇形怪状的容器中间挑出了一个玻璃制的杯子。他像是小舒了口气,对着Peter说道:“来吧。”

 

七.

等Peter再回过神来的时候,他已经身在之前订好的酒店房间里了。

这里就是取代了原来那栋Wade所住的居民楼的高楼。从这里看下去,整条唐人街的规模已然大大缩水,最前面的装饰店已经被夷平,最末尾的烧烤店也早就被别的建筑所取代了。

他的脑海里又朦朦胧胧闪现出那个奇怪调酒师的酒吧,想起了Wade曾经的那家酒吧“地狱舍”,想起所有那些曾出现或未曾出现过的记忆片段:Wade曾送他的纪念日花束,Wade曾与他共饮过的酒,Wade曾跟他吵过的架……

他就站在唐人街边缘的高楼上,熙攘的市声和灯火错落的楼群再一次告诉了他,所有他回忆里见证过的一切都消失在了时光的拐角处——

就像离开的人,也许早已掩于地下某处。Peter觉得自己的眼眶发热,但是最后也没有泪水落下来。

 

好在,月亮一点点从黑云后逃出来,将要圆了。

 

八.

Peter坐飞机回到家时是个黄昏,正值晚霞铺满天空。

敲门声响起的时候他嘴里道着:“来啦来啦——”然后一边把那个大行李箱踢到一旁,边心不在焉地打开了门。

来人戴着一顶压得很低的鸭舌帽,Peter完全看不见他的脸,只听见他有点别扭的嗓音从帽子下传出来:“您好Parker先生,这是您在酒吧他们为您特别定制的礼物。”他一边说着一边递给了Peter那个有点沉的盒子,从开口到Peter接过那个盒子都没有抬头,一副莫名害羞的样子。

Peter的注意力此时全部集中到了这里,心跳没有缘由地加速了搏动起来。

他迫不及待地拆开包裹。里面是一瓶已经预调好了的预调酒成品。

Peter拿到了那瓶酒。

那是瓶金黄色的特基拉。瓶身上用墨绿色的金粉墨水高傲地标注着年份。

Peter脑海里那些模糊的记忆冲撞着寻找出口,他想起了酒吧里后来发生的一切。

 

“来。”调酒师的手指轻轻点了他的脑门一下。

Peter完全不知道要做什么,但是记忆却开始自己翻涌起来,画面褪去色彩,褪去声音,他脑中枢里负责嗅觉的那部分莫名地兴奋了起来,像被一只无形的手打开了阀门一样。他的鼻息间、他的喉管里、他的心房处开始汹涌澎湃出令他自己都诧异的气味记忆引发共鸣。

 

烟草味。

万宝路的烟草味。

夹在男人慵懒的手指间,被他无情地拍掉以后混杂着泥土清香萦绕在男人微笑的嘴角旁。

 

硝烟味。

火药爆炸在空中余烬的硝烟味。

在男人出膛的子弹带出的轨迹旁弥散。子弹头被他的蛛网包裹以后成为了无害的一团。

 

鲜血味。

唇齿交互间撕咬碾磨留下的鲜血味。

混杂着血液间迸发的荷尔蒙,几乎令他痴迷,男人也从不拒绝这个几乎每次都由着他,像是故意要把他惯坏。

 

咸香味。

早上自制的早餐特有的咸香味。

烙饼被烘焙过后留下的烟油香,生菜的清甜裹挟着沙拉酱的气味完美地与鸡肉香达成一致战线,把他早起的困顿中叫醒。

 

……

 

“你们凡人真是麻烦——这要怎么调啊,早知道就不该顺着Thor的意见帮你们,还要帮你们找人。真是烦——死——了——”调酒师没有搭理还处于混沌状态的Peter,径直拿过了那个盛着Peter气味记忆的容器。

他嗅了嗅,用手戳了下Peter的脑袋,力道微微把Peter戳得有点发痛。调酒师不满地还在嘟嚷:“这调出来能好喝吗?真奇了怪了——呸,我怎么会想试,绝对没有——”

……

 

九.

而现在这瓶预调酒正在散发着令Peter不敢细闻的香气,只是微微一丝,便足以勾起Peter心底的那团火焰。

“所以为什么是特基拉……?”Peter哑然失笑。送酒的人摇了摇脑袋,仍低着头,约莫是笑了一下回应Peter:“你要是问为什么我可不知道——,不过要我说,我觉得特基拉不适合你啊。它太烈了,而且闻起来这是一瓶足有四年多酿限的极品。”

Peter没有回话。

送酒的人大概觉得自讨了个没趣,耸了耸肩转身跨出了门槛,延着公路向远处走去。

快递员的步调不快也不慢,仿佛是无事一身轻的侠客,每一步都踩着一个自在欢快的鼓点。

Peter站在门口愣了一会,突然眯起眼睛冲了出去。

 

十.

 “Wade,”他说,“我抓住你了。”

Peter的声音很轻还有点哽咽,但是他手上的力道可一点不轻。他透着一层布料抓着那个人的胳膊,掌心却好像真地抓住了那个人赤裸的似得,阵阵发烫。

那个人既不惊讶,也没有挣脱Peter的桎梏。他仍只是低着头压了压那顶帽子,似乎这是一场无声的战役。

Peter有点紧张,他的手指蜷紧再蜷紧,像不这样他就会输掉战役。

然后他重复了一遍那句话,但是声音大了许多。

“我抓到你了。”他摘下了那个人的鸭舌帽,——愣了一下,但很快又开了口。

“而作为惩罚,你要告诉我,什么酒比较适合我。”他吻住了他,两只手捧住了那人看起来伤痕累累的脸颊。

像那瓶酒的气味一样。

他尝到了熟悉的所有。

所有他所铭记的。

所有他所深爱的。

所有他所拥有的。

所有他所重获的。

 

并非徒然成梦。







PS:谢谢看到这里的你们,最近因为《破晓将至》涨了粉,低产如我好惶恐QWQ,来大概说一下《破晓将至》会收录在计划出的个人志里,同时个人志还会收录之前的整个人鱼系列(12&人鱼系列未放出的1W6的最后一篇)和其他几篇(基本算是重写了的黑历史这里就不放链接了【。)。不过感觉并不会有人要,在这里就先做一个简单的印量调查,有想要的妹子在评论里举个手让我看到你好吗!谢谢❤爱你们QWQ


评论 ( 8 )
热度 ( 74 )

© 安迪可洛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