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ideypool|暗恋这件小事|ABO设定【4】

>>>真的快写完了【xx 一个甜腻腻的过渡章w

【1】 【2】 【3】


42.

Wade不见了。

字面意义上的“不见”了。

 

Peter确定这件事的时候正好是发情期的热潮完全褪去的时候。

除了房间里还环绕充斥着的浓浓的Alpha气味外,似乎连Peter身上斑驳的痕迹和身下由于过度使用而有些红肿的穴口都无法充分证明Omega曾经在Alpha那里度过了怎样一段餍足的时光。

Peter其实觉得有点哭笑不得。

看来事情还没有那么顺利,标记了他的Alpha跑了个没影没踪,这次连字条都没有留下。

——他倒毫不怀疑Wade会“始乱终弃”或者真的丢下他,就此跑了一去不返再也不见之类的,比起这些他觉得对方倒活像是“落荒而逃”了。

但是Peter并不确定Wade在逃什么。

他自认没有可怕到吃人,被标记的是他也不是那个人,那么Alpha在逃什么呢,又有什么可逃的呢?

 

其实Wade自己也不明白。

明明是狼自己先对猎物露出了獠牙,怎么却又畏惧于猎物露出的温柔眼神了呢。

这不对劲,太不对劲了。

他这时候应该开一瓶香槟好好庆祝庆祝的——收获了一个甜美到无以复加的Omega这样的伟大成就,难道不值得任意一个像他一样烂的Alpha好好庆祝一下吗?——但是他根本笑不出来。比起标记了Omega的喜悦,他的脑海里此时更多地充斥着占有了Peter的迷茫。

事情好像错了,他头一次对自己的任性妄为感到了后怕和惶恐。

就好像是自己变相地强迫了Omega对自己供上一切一样,尽管事实不是那样的——但是谁知道呢?

谁知道陷在情欲中的Omega说的话到底有几分可信度呢?

他这样糊里糊涂地兀自怀疑着。因为男人本身自己就是一个享乐主义者。

但是他很快转念一想到那个人是Peter——这个怀疑就有很大部分站不住脚了。

因为那个人不是他,而是他的Peter。

等等,他为什么已经擅自未经当事人同意就给人冠上了“他的”这么一说。

男人蹲在门口地不知道多少次郁闷地嚎了一嗓子。

然而就算这样,谁知道清醒了以后的Peter会怎么想呢——也许Peter根本就不想见他,所以才两天过去了连蛋糕店的门都没开——他在蛋糕店门前守了整整两天了,除了偶尔有几位老主顾赶过来查看蛋糕店是否开门了外,他连Peter的影子都没见到,所以也许Peter不仅不想见他还在躲着他……这个可能性让男人心尖发颤。

 

第二天夕阳西下时分,Wade终于难耐地下定决心认为自己不能再守在蛋糕店门口了。

距离Peter发情期结束已经过去了将近三天了。

如果Peter想出现的话大概早就出现了。

他觉得自己此时此刻更适合回到自己那个算不上家的窝里从长计议。

——从长计议。

虽然他一点也不清楚还有什么可“计议”的。

也许是计议一下被那两个烦人的超级英雄发现了要怎么逃跑,也或者是考虑考虑今后要去哪里找一家像Peter家的蛋糕店(他一想到自己可能要就此告别Peter完美的手艺了难过地抽了抽鼻子),当然也必须得想想下一个临时安置点选在哪里……

总之他就是不想去想那些令他真正头大的事。

——这样是不行的!

有一个Wade(可能是穿着伦巴舞裙转圈的那个Wade)大声谴责他,另外几个随即难得地跟这个达成了一致,附和起来,被围攻的这个Wade只能惨兮兮地低下头自我反省。

令他真正头大的事——万一Peter就此……与他一刀两断了呢。

如果那个人讨厌他了的话……

道歉不知道管不管用,实在不行的话以死谢罪也没什么大不了,反正他也死不……

Alpha站在自己门口胡思乱想了一大通,在原地手舞足蹈抓耳挠腮,捡垃圾的老头们都难得地睁开了惺忪的睡眼打量着比平时还反常的Wade。

 

他的自我脑补是被熟悉的声音打断的。

那个人开口时像是在叹息,他说:“Wade,Wade。”

每一个开始的音节都向下轻轻压抑,再被青年的舌头灵活的挑起,像是一首押韵曲折的情诗。

 

Alpha长年握枪的手抖了抖。

钥匙掉在了地上。

 

43.

Wade的鼻尖顿时充斥着Omega好闻的浸蜜的纸张信香。

他还是莫名其妙的很紧张。

Peter就站在一旁,贴心地为他关上了铁门,并且就此靠在了铁门旁的窗户边,彻底断了Wade再找借口从他眼皮底下溜走的任何一点念想——Wade只能讪讪退进了客厅,暂时与Peter在不大的房间里拉开一点让他“舒服”的距离。

Wade不得不狭促地打量了下自己的住所——它看起来更像是一个“家”了。

 

他以五个墨西哥卷饼打赌,青年已经在这三天里又认认真真地给他打扫了一遍卫生。

那个曾经积满了血污和尘土的玻璃花瓶已经被洗了个彻底,至少能够重新看出它原来是一个玻璃瓶了。长颈的花瓶里还歪歪斜斜地插着几枝未败的美国石竹。花团一簇一簇的,每一朵都很小,看起来十分明艳动人、但却小心而涩然——像红着脸无措的Omega——糟糕他的视线莫名其妙又移回了Peter身上,这真是太不妙了,Wade心里警钟长鸣。

Peter好像不打算开口接话,Wade只能硬着头皮率先打破僵局。

“……哥还猜以为你回家了。”

Peter终于努力把自己脸上的潮红敛去,用尽量正常的语调叹道:“Wade……”

 

Wade的心几乎提起来了。

自从今天见面起这已经是第三次Peter叫他Wade了,这种突如其来陌生的心慌感让他有点心虚,他从来不知道Mr. Wilson这个看起来疏离的称呼有多么和蔼可亲。

然而跟前两次一样,Peter只是叫了他的名字,再无下文。

——他想说什么?

 

其实Peter自己也不太清楚自己要说什么。

或许应该问一问Wade突然离开的原因,但是他已经回来了不是吗,自己为什么还要一而再,再而三地提醒那个人离开的原因;或许应该问一问Wade接下来他有什么打算的,但是这句话问出去会收获怎么样的回答他心里根本没有底;又或许……又或许他应该尝试着做一些更大胆的突破?

这个想法让他喉头一紧。

他强迫自己正过身与Wade对视。

那个人的表情还带着几分难得的试探和胆怯,这让Peter觉得有点新奇,干脆转过了脸对着Wade微笑了下示意他放松——真是挺奇怪的,这个人可以面不改色地兵不血刃,却总是在面对他的时候有些说得上是“畏手畏脚”,有点很奇怪的可爱。

Wade大概也在猜测他想说的后半句话,所以踌躇了半晌还是与他四目相对。

一时间情绪波涛汹涌。

 

你如果觉得一个人很可爱,还恰好他就站在你的面前,你还恰好喜欢他,那么这个时候你再表个白——看起来就会很顺理成章。

所以Peter居然也并没有觉得那句从他嘴里猛然钻出的话有多么突兀。

他站在Wade家重新刚被他刷过绿漆的家门口,倚着被太阳微微晒暖的窗台,对着他喜欢的Alpha微笑。

而Wade终于听见了Peter鼓足勇气脱口而出的后半句话。

“……我喜欢你。”

Omega脸上刚刚比他努力克制下去的潮红此时又顽皮而倔强地浮现了上来,让Wade不由自主地想到了Peter家以前的蛋糕上常放的红色的树莓糖浆,有点酸有点甜。

 

Peter的笑容还是那样恰到好处地让人感到温暖,但此时此刻因为主人脱口而出的话而染上了几分可爱的羞涩意味。

Wade听不见外界的其他声音了,那些原本在他脑海里跳踢踏舞的小Wade们此刻也都反应一致的抱成了团尖叫,让他的思维像一条不知延向何方的射线一样奋力向远方逃窜。

他努力想回过神来。

……Peter不应该喜欢他的。

这不对,肯定有哪里搞错了

 

于是他也试着开口反驳道:“你……你确定吗甜心。这个,听起来,哥也不知道怎么形容……但它听上去发生的不太科学。”

这句话他说得挺艰难的,毕竟他觉得自己还蛮喜欢Omega的——好吧也许不仅仅只是“蛮喜欢”的程度。但是Peter的年纪在Wade看来也实在太小了,尽管年岁本身对于Wade早已失去了意义,但是当Peter对于他而言无尽意义的时候,他还是忍不住开始担心所谓的“年岁”。

然而Peter却忍不住笑得更开怀了,他甚至笑出了声,笑得前仰后合,半晌才上气不接下气道:“哦天哪Wade,你认真的吗?不太科学?我还以为超级英雄、长生不死、X战警会比不科学更不科学,而你为什么要觉得——我喜欢你、蜘蛛侠喜欢死侍、Omega喜欢他的Alpha——更加不科学呢?”

Wade被他笑得实在紧张不起来了,于是只得干脆有些拘谨地踱步到Peter身侧,挨着他沿着窗台坐下,边从他“神奇”的异次元口袋中掏出两个还带着热气的墨西哥卷饼,十分顺手地递给了男孩一个,试探着接话道:“也许你说得对,现在年轻人的嘴真是越来越厉害了——当然我这并不是夸你嘴皮子比哥还厉害,我只是感慨一下,顺便我只是觉得,这个事情难道不应该很简单吗?谁不想要最好的呢?尤其是当你……当你值得最好的时候。”

 

他的恋人冲他露出了一个微微露出虎牙的笑脸,夕辉把他的轮廓打出了一个清晰的剪影,然后Wade听见了青年青涩但坚定的声音在他耳畔带着笑意响起:“或许吧,Wade,或许我值得最好的。但是,你怎么知道,我就想要最好的呢?”

于是雇佣兵也被他弄糊涂了,他挠了挠头,咽下了一口卷饼,试探着回答:“……大概因为我自己就总想要最好的?比如纽约最棒的墨西哥卷饼,”他停下来,一边的腮帮子还鼓着,那只手晃了晃还剩下一点的卷饼,接道“比如甜心你天下第一棒的蛋糕,比如你天下第一温暖的怀抱,比如你全世界第一无二的信息素——那闻起来,我不知道怎么说……,”他把脑袋稍稍靠近Peter脖颈处的腺体旁,保持着距离深深地嗅闻了一下——而Peter僵直了脊背但没有旁边退,于是Wade又深呼吸了几下接道:“还比如你拥有的全纽约……全天下最辣的小蜘蛛屁股——你一定是天下第一的好英雄。”Wade别开了脸没有与Peter直视,似乎目睹Peter的各种表情变化是一件尤其艰难的事情,他只是食不知味地默默地把最后一点卷饼消灭干净、咽了下去。

紧接着他得到了一个为他刚刚谬赞为天下第一的怀抱,而那个人在他耳边响起的声音里充满着温暖的笑意,这让那人的话听起来八分认真两分调侃。Wade听见Peter的声音:“真凑巧,Wade,你对我来说也一样。所以你不能去定义我对于‘最好’的标准,那是我的自由。而我而言,对于Spiderman,对于Peter Parker而言——没什么比Deadpool,没什么比Wade Wilson——更好的了。”

Wade举得这些话他都听见了,其中每一个单词也都听懂了,但是他仿佛还是没有完全明白Peter的意思,这句对他说的话听起来很没有真实感,但是Peter没有给他继续发愣的机会,狡猾的猎物已经叹了口气化被动为主动吻住了他。

一个浅尝辄止的吻,——如果Wade没有立刻加深它的话。

于是这对最完美的恋人吻在了一起,仿佛世界上再没有什么比此刻他们在一起更重要的事情。

风和日暖,有什么事比现在这一刻更重要呢?

 

#tbc

评论 ( 3 )
热度 ( 144 )

© 安迪可洛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