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迪可洛克

感谢关注🙇感谢阅读💓感谢喜欢
⭐本人互攻狂热爱好者⭐
头像@沉湎纷扰 老师

|嘉金|记一次**的酒后乱性【。

>其实是给诸位神仙的生贺,haru爹和银蛊太太的生贺...但是太迟太迟了【】就不艾特了呜呜呜,以及我写完了发现天使萝卜妹和西域神仙的生日也过了【】我要不还是自杀谢罪好了

>是“**”系列的文哈哈哈不过每次cp都不一样的所以无所谓了,兴趣使然患者嘻嘻。顺便有没有人感兴趣试试看填空哈哈哈,这两个**可以填什么大家可以自行想象哈哈哈哈!

 

1.

金其实并不会喝酒。所以如果格瑞或者紫堂幻或者秋——随便哪一个在的话,都能清楚知道凯莉当初为男孩儿提出的建议百分百是个馊主意。

不过可惜的是凯莉向金提出建议的时候,确实一个能提出建设性意见的人都没有,男孩儿起初还犹豫了会儿,有点踌躇。

“诶......但我不太会喝酒......万一我——”

“诶呀,还能怎么样呢?最差就是什么也没发生嘛,再说了,你可以计划一下嘛,你知道的——”魔女眨了眨她那双精致漂亮的蓝眸,俏皮地拍了拍金的肩膀接道,“再说了,想跟嘉德罗斯的关系‘更进一步’的人不是你吗?”

金被鼓舞了,郑重其事地点了点头。本着看好戏心态的魔女都为此突地打了一个寒战,难得有点儿不安地想补充什么,但男孩儿并没给她这个机会,他已经兴冲冲地冲好友挥了挥手示意自己已经有了主意......

 

凯莉发誓她万万没想到冒冒失失的男孩儿说干就干,第二天就拎着啤酒敲响了嘉德罗斯家的门。

 

金:凯莉你听我说,我的计划是这样的,我先敲开嘉德罗斯家的大门,把嘉德罗斯灌醉,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凯莉:???

 

2.

可事实是男孩儿灌了嘉德罗斯五瓶他也没醉。

 

能怎么办啊,金也很绝望啊。

事到如今难道要他突然抛下酒瓶子脱裤子,跟嘉德罗斯说:“今天你不仁休怪我不义”……之类的吗!?可是其他情侣他们会做什么啊???金完全不知道啊!!他真的!!!非常!!!非常!!!绝望了啊!!

这时候在他一副苦大仇深的表情之中,嘉德罗斯已经豪气万丈地干掉了第六瓶,金都忍不住愁眉苦脸地给他刷了一波六六六。

可这跟酒后——“乱性”——这个目的还相距甚远吧?

金要疯了。

男孩儿想不出什么好对策,干脆自暴自弃,跟嘉德罗斯对瓶吹。

结果几轮下来,嘉德罗斯终于要招架不住的时候金已经不省人事了。

 

嘉德罗斯:???

 

3.

金喝得晕晕乎乎,就快要分不清东西南北,要不是手里还握着个酒瓶子得以支撑住他的身体,他怕是就要彻底厥过去了。

嘉德罗斯耐心不佳,拎着摇头晃脑的男孩儿伸出手掌在他面前晃晃,质问他:“这是几?”

金迷迷蒙蒙睁眼看他,眼神像是终于找到点儿可聚焦之物似的,盯着嘉德罗斯不说话。嘉德罗斯想打人,奈何两只手都腾不出来最终作罢,只能冷声道:“不能喝就别喝,要睡到卧室去睡——你不会是故意喝醉留宿的吧。”他大概觉得以金的个性也不是没可能做出这种无厘头之事,但是这没道理啊,他是说——大大咧咧的金实在是不像是能够想出这样“计策”的人(可以料想得到要是他知道凯莉和金策划的是比这件事更加得寸进尺百倍的事情会有多么惊讶了)。

 

但是金也确实总不按常理出牌,这一点从嘉德罗斯倒是从他们相遇伊始就清楚知晓了。

一个人在电梯里偶遇真爱的可能性有多大?一见钟情跟魔法一样奇妙不可说。

那个时候跟他发色相近的男孩在他踏出电梯门的那一瞬间急急上前拉住了他,毫不意外地收获了他一个“有屁就放”、不耐烦极了的眼神,金可不是被吓大的,被嘉德罗斯瞪了眼也没退缩,只收回了那只还拽着人衣角的手,有点儿不好意思地挠着头开门见山问他——有没有女朋友。

嘉德罗斯懵逼。

但是面上他当然完全没有表情出来,只冷笑着问金干嘛,有什么意图。

金红了脸,但声音一点儿没减弱,就那么大声地接着问:“那你有男朋友了吗?”

没,确实——没。

但,就——

嘉德罗斯一脸茫然,似乎这个问题比让他用格兰杰因果检验做计量回归分析还要难一百倍。金意图明显,但他不知道这个时候怎么回复最霸气。

所以难得地他张开嘴又闭上,难以用肉眼观察到的绯红也顺着他脖颈往上爬,最后才带出了一个字给金,——金几乎以为他要说“滚”,但不是——嘉德罗斯说:“没。”

 

后来格瑞听金豪情万丈说到这一段经历的时候,眼神都极其复杂,这个事情实在槽点无数,让他都不知道该从哪儿开始槽比较合适。

 

4.

在那一天之前,嘉德罗斯完对金这号人物没有印象。

以至于金默认那一天的回答是嘉德罗斯的“暗示性”答复之后,各种丧心病狂式轰炸追人法一一实施在嘉德罗斯跟前时,他完全不懂自己当初为什么要跟这样一个渣渣浪费时间——就算后来知晓了金是校联赛科技竞赛国际项目的第一名,也丝毫没有使他对那人的第一印象得以有所改观。

 

现在男孩儿被他拎着不得解放,细细的两条胳膊到处乱挥,嘴里嘟嚷起了嘉德罗斯的名字,茫茫然环顾起嘉德罗斯家,宛如初来乍到大观园的刘姥姥,极其不配合导游的指引,两条腿迈都迈不动,让嘉德罗斯头大。

他干脆把男孩儿往沙发上一丢,试图制止对方还在断断续续的叫唤:“别喊了,念经吗你,我头疼。”他这个时候想起来自己好像也确实喝了不少,一二三四五......最少七八瓶?好在金的啤酒是扎买的,想拿更多也不太方便,不知道金瘦瘦小小的身躯怎么就怪力无穷(可能是某种意义上的头脑简单四肢发达,嘉德罗斯在心里嘲笑金)——虽然还远比不上体质特殊的他就是了。

金被他喝令住了,但仿佛只是条件反射地闭了闭嘴,对于对方不让他喊那四个字的原因一概不知,此刻已经好奇地手脚并用沿着沙发凑过来看坐在沙发边上烦躁地不想多看他一眼的嘉德罗斯。

然后他又很小声地在金发青年的耳边软软地叫了一声:“嘉德罗斯......”

嘉德罗斯耳朵都快要被自己的名字摸出老茧了,额头耐不住地青筋暴起,下意识地就想赏人一个暴栗——

金此刻却还是全无危机感地笑着,被酒精浸熏后对方的嗓音听起来更加青涩柔软:“我喜欢你——”他这样说。

于是伴随着重重打在了沙发上的拳头,还有被唤了名姓的故事主角轰然作响的心跳。

 

5.

“......谁......稀罕你的喜欢......”嘉德罗斯对自己的酒精耐受值有一点儿质疑,如果不是数据造了假,那就是金确实是个可恶的魔法小子。

男孩儿却自顾自往下接话:“是跟喜欢格瑞、凯莉、紫堂幻、姐姐——都不一样的那种——”他说到这里又因为思绪的断片而自洽不能,憋红了张小脸,一个劲盯着嘉德罗斯看了起来,好似这样就能将那些未尽之语里所蕴含的简单情感悉数传递给对方。

 

嘉德罗斯喉头翕动一下,刻意地没有接话。

急性子的男孩儿被这种沉默搞得有点焦急起来,连忙手舞足蹈比划起来,示意此心明月可鉴——嘉德罗斯已经放弃思考自己是怎么读懂对方摇头晃脑毫无逻辑可言的胡言乱语了,他翻了个白眼,觉得酒精的影响没有那么大了,翻出了手机打开了通讯录,边毫不费力地把自己从金的两只胳膊下解救出来,示意他别影响自己打电话。

 

——显然是被金吵得厉害了,又懒得跟他闹,打算直接找人把金送走了。

“不行——!”男孩儿在嘉德罗斯站起身的那一刻如梦初醒般跳了起来,艰难地在大脑里各种关于对方的记忆里找到自己此行的目的,一把揪住了嘉德罗斯的衣领,摆出他能做出的最——凶狠——的表情,一字一句咬牙切齿道:“......你得日......日我!

他醉得太厉害,这句话磕磕巴巴的,但坚决异常得几乎有点儿滑稽。

情景仿佛重现他们相遇的第一日,金迷迷糊糊这么想。

脸红的恋人也无敌可爱——虽然同时他也怒气冲冲地摁下了手机锁屏,用力掰开了自己试图抗争下宣誓坚定立场要解开他衣领的手。

嘉德罗斯几乎要被莽撞的男孩儿气笑了,“你已经智力低下了,这下还彻底把自己喝傻了吗?”

 

金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不知道是在确认什么、否认什么,但他双颊酡红,湿润的目光坚定无比。

他意图重复:“你得......”

嘉德罗斯迅速捂住他的嘴,巴不得有什么能让被他禁锢在怀里的男孩儿彻底闭嘴。

 

嘉德罗斯:怎么制服耍酒疯的恋人,在线等,急。

 

6.

嘉德罗斯怀疑金现在就是个人形的复读机,而且复读的内容简直......羞耻到别的复读机都会自愧不如。

不仅如此,在他千方百计、颜面尽失地破解复读后,还更加难缠。

 

“你起来!”

“不起!我要脱你衣服!男子汉说到做到!”

“脱我衣服是吧?看看咱两谁能脱谁的衣服。”

“那你脱我的吧!”——居然被绕进去了。

“......你起来,你这样我怎么脱你衣服。”嘉德罗斯咬牙,作为两个人之间(看似)唯一的理性人,他不得不放弃跟对方在这个时候比耍流氓技术哪家强,干脆顺着对方的话头接下去,他已经发现了,越怼回去,金的思路就莫名地越清晰,想法就越“危险”。

金似乎觉得嘉德罗斯还算是有道理,想了想还是不情不愿地决定从人身边起开一小段距离,嘉德罗斯正打算松口气——

金就猛地变了脸色,喉头翕动捂住了嘴——

 

“等等,要吐去那边吐——”嘉德罗斯一把拽住了金,遛狗似的立刻就把还脚步趔趄的金发青年往洗手间带,可惜他这句话还未喊完就听到了那阵令他绝望的声响已经响起。

 

7.

结果搞搞弄弄两个人最后还是精疲力尽的到了浴室里裸陈相对,因为金可是金——就是说,一根筋的机灵蛋还是个幸运鬼。

 

嘉德罗斯脸色不佳,一度想要掐死茫茫然还不在状态的金,但最后还是愤愤然地边骂边把地板收拾干净了。

可怜的金喝得眼睛都有点儿泛红,只知道自己给恋人添了麻烦,手脚发软也帮不上忙,这才终于乖乖地坐在了一旁,安安静静地看他收拾。

这样总算还好弄一点,他稍微有点儿可怜兮兮的乖巧样子,嘉德罗斯就咬牙切齿,觉得想掐死他的那份心思一下子不知道飞去了哪个爪挖国。

收拾完地板,还得收拾人。

嘉德罗斯回头看他眼,想着要怎么才能让这个人配合他去洗洗弄弄——苍天呐,他居然在为这种事情烦恼,说出来他自己都怕。

但无所谓,等今晚一过,他就权当事情没有发生过,料金也不会记得什么......的吧?

金原本正乖乖低头坐着跟自己手指碰手指玩得起劲,此刻心有灵犀似地抬起头跟他视线撞上了,就突地漾起个金式的笑容,毫无芥蒂仿佛嘉德罗斯对他摆出什么表情都浑然不怕。

嘉德罗斯难得没有立刻把视线移开或者吐槽他傻里傻气的笑颜。

但金可不按套路出牌。

他打了个酒嗝,挂着那个笑容,含含糊糊道:“你得......”

 

嘉德罗斯在他把这句话成功说完之前拖进了浴室。

 

8.

事实证明嘉德罗斯的顾虑不是空穴来风。

 

让喝醉了酒的人自己洗澡的危险程度不亚于让完全不会游泳的人直接到深水区学游泳,所以嘉德罗斯作为一个严苛的教练不得不继续宛如保姆似地继续任劳任怨看着自家恋人洗澡。

好在刚刚吐过一回,金总算是学乖了一点,洗澡的过程没出什么岔子。

 

但金嘛——他可是金。

 

“你起来,站稳点,等——”

金也很想起来站稳了,这是真心实意的——

但是,但是——

金明显是真的乙醇不耐受,这点儿酒精是真的让他“神魂颠倒”,所以对于自己此刻树袋熊一样缠着嘉德罗斯的行径不觉不妥,甚至还有点儿不满于这个人形靠枕的僵硬,有点愤懑地眨了眨眼嘟着嘴以示抗议。

这份恼怒很快被对方的一个吻安抚了。

 

开玩笑,忙活一晚上了,不让瑕疵必报如嘉德罗斯收点儿利息嘛?那可太过分了。

再说了,他一开始也没说就不帮男孩儿达成心愿嘛。

热源靠近金,干脆地让手脚无力的男孩儿就势倚靠了。

 

金最后的印象停留于那个狭窄到他无法很好的张开双腿的浴缸——从被迫窝躺在其中做“运动”的受害人的角度而讲,它确实——真是太小了。

 

凯莉:怎么制服耍酒疯的恋人?多半是惯的,日一顿就好了。

 

9.

把终于迷之志得意满的金丢上床埋进被子里的时候,嘉德罗斯对天发誓以后再让金碰酒精——就把雷德丢去喂狗。

 

雷德:???喵喵喵

 

------------------end

评论 ( 23 )
热度 ( 175 )

© 安迪可洛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