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ckles&jarchard|《Jared的开窍正确指导及Jensen的表白正确方式》

《Jared的开窍正确指导及Jensen的表白正确方式》

· @这是人干的事儿口马 虽然我觉得GN可能已经记不得了QWQ这是很久以前...很久以前的点梗文【捂脸】 写的是cockles的校园AU小甜饼,写着写着就带Jared和Richard玩了【捂脸】,不知道姑娘喜不喜欢。

·谢谢阅读。占了destiel和sabriel的tag万分抱歉!

01

今天对于Jensen而言本来应该是很平常的一天。

 

早上先赖床再艰难地起床洗洗漱漱准备准备然后背上书包去上学。

 

路上一边吃早餐一边走到车站等每天的公车去上学。

 

——然后他应该会像往常一样,遇到在车站也在等同一辆车的隔壁班的Misha.

然而只是“应该”,这样的事情今天并没有发生。

 

所以Jensen现在呆呆地咬下了一口作为自己早餐的吐司面包,有点出神地站在车牌旁注视着空无他人的车站,浑然不顾刚刚从他面前刚开走的那班车上司机好意的提醒与呼唤。

Misha今天没有来。

或者他可能迟到了。

他恍惚意识到自己错过了最后一班挽救他于迟到噩梦的公车,但是他仍然无法自抑地思索着对方没有准时出现的原因。

 

——他可能病了,你应该去看看他!

——他可能跟你一样,大清早起不来想赖一会儿床!

——他可能昨晚贪玩了,现在正在补作业!

——他可能不乐意等你了,让你每次都仗着他会等你动作慢吞吞的!

——他可能……

 

啊——他不听他不听,他只想现在飞到Misha家里去一探究竟。

然后他意识到,操啊,自己不知道Misha家在哪里。

 

02

最后我们的好男孩Jensen并没有等到他的好伙伴Misha,可怜的绿眼睛绅士只能自己一个人垂头丧气地先来到了学校,想着到学校有机会见到Misha的话,再问个明白。

 

Jensen也忘记自己是怎么Misha做上朋友的了。

好像是挺早之前的事情。

 

乏味的等车时光,昏昏欲睡的少年,这个时候对方的声音在他耳畔边响起。

“嘿,你好,你也在等那辆车吗——”他迷迷糊糊地努力睁开眼睛把视线移到跟他搭话的那人身上,男孩金棕色的头毛被阳光逆着一打,在他还有些迷蒙的眼里硬生生渲染出了几分自带光晕的圣洁效果,接着他把自己的目光顺着这位突然出现的“天使”手指的方向看过去——啊,正是他在等的那辆车在缓缓地开过来。

Jensen一个激灵终于彻底清醒过来,不禁感激地对这个在他睡着之际、第一次挽救他于迟到噩梦的危难之时的小天使用力地点了点头。

那个人于是放下了手对着他扬起了一个笑脸,阳光顺顺贴贴地顺着他这个动作倾洒到他嘴角旁。男孩接着开口了:“啊,那很巧呢,我也坐这辆车,你是——这个学校的吗!?”他边说着边冲年龄与自己相仿的Jensen指了指自己书包上别的校徽,Jensen则用力点头回应了他。

 

车子开到了他们身边,车门还没有开。而咖啡金色短发的男孩带着那个可爱的笑容在汽车驶过带来的扬尘间向他伸出了手,第三次,他对他开了口:“你好呀,Misha,Misha Collins.”

 

Jensen看了一会儿这个先跟自己搭话的男孩,对方的剪影笼罩在晨光和扬尘的丁达尔效应里,他的心在这个场景里不断地旋转坠落,情不自禁地也伸出了手,嘴角跟着展露出一个傻气兮兮的弧度,交握的力度里他第一次对对方开了口:“Jensen,Jensen Ackles.”

 

03

意料之中的他还是因为迟到被罚站了。Jensen叹了一口气有点无聊地看了看湛蓝的夏日晴空,努力地拯救着自己由于被罚站和没见到Misha这两件事而产生的坏心情,——但是并没有什么用。

风刮过他耳畔的时候他想起Misha说话时生动活泼的气流;阳光照他脸上的时候他想起Misha笑容的弧度里流转的暖意;甚至他就只是单纯地想看看洁净的蓝天,都能想起那个人湛蓝透彻的双眸。

 

相比起于迟到被罚站,他更加对自己没能在早上见到好朋友而感到失落。

Misha跟他总是有说不完的话,按照Misha的同桌Sebastian的话说就是“不公平,嘿,明明我才是他的同桌,为什么他一天对你说的话能比对我说得多?”,而没有来由的,他对这样的评价很满意,非常满意。

尽管Sebastian总是对此不那么满意。他总是讥讽Misha在Jensen面前一点不像他面前的那个Misha。

Jensen对Sebastian面前的Misha是什么样子充满了好奇,但是这两个人从来也不肯告诉他。

 

不仅仅是Misha的同桌对他们这样的异常亲密现象感到不适,同样感到奔溃的还有他的大脚怪同桌Jared。

Jared是个好同桌。

Jensen不得不承认自己因为执着于下课去找Misha而欠了这个四肢发达的巨人那么几次。比如上一次大概离下课还有那么二十多分钟,大脚怪终于忍不住在政史老师滔滔不绝的废话攻击里枕起了双臂,那个时候Jensen满口答应了Jared,下课就会叫醒他——好让他跟高一年级的那个叫Richard的还是什么的学长交流学习心得,虽然Jensen真的很怀疑这个执意在政史课上补眠的人到底有没有可能成为一个“执意跟别人交流学习心得”的优等生,但管它呢。他无所事事地转着笔心思早就飘到隔壁班去了,Jared一拱他,他就立刻条件反射般地点了点头,以至于一下课他就冲了出去。等他开心地跟Misha度过一个完美课间再回来的时候,好不容易看到了这个还在睡着的同桌时——已经上下一节课了,他有点揣揣不安地把Jared怼醒了,想提醒他上下一节课了了,顺便因为自己忘记了叫醒他而道个歉什么的。

对方睡觉的口水糊了一脸,被捅醒的一瞬间还以为是上节课刚下课Jensen叫他起来去见Richard。激动得小伙子一个激灵就猛地站了起来,在众目睽睽之下飞也一般冲出了教室,老师被他的动静吓得一时间没了魂,课堂上同学们叽叽喳喳的讨论声也一时间停了下来,而Jensen试图去拉Jared的手还尴尬地举在半空间收回也不是、放下也不是,死寂一片间他举着那只傻乎乎的爪子急中生智,灵机一动地装出举手发言的样子对老师大喊:“Jared同学,他,啊,他——他肚子疼,对他肚子疼,你们懂得,嗯,对,就是非常疼,一霎时间的,唉——我猜他要控制不住了,就,啊我给他请假说明一下——”

 

这只是其中一次而已。

Jared后来终于明白了他跟他的同桌之间友谊的小船总是海难的缘故,然后学会了奸查,——哦不是,是学会了坚强。

 

04

现在这一天变得难熬起来了。

他不知道自己站了有多久,大概直到下课铃响了起来,他看到了从隔壁班一点点踱步出来的Misha,意识才一下子回笼。他终于像是重获了生机一样开心地想凑过去。

——然而Misha对他露出了一个不太自然的笑容然后避开了他凑过来意欲揽住自己肩膀的胳膊。

Jensen的心一下子莫名沉到了胃液里去了,感觉坏透了。

接着Sebastian也出来了,他挑了挑了眉毛,吹了一个意味不明带着法国风情的口哨把Misha一把揽走了,Jensen说不出话来,几乎是膛目结舌地看着这一切在自己眼前毫无预兆的发生了,依稀觉得Sebastian是有备而来的,因为他见到自己时脸上分明带着几丝“果然又是你小子”这样的意思。Misha背对着他,频频回过头看往他这个方向,好像还有点犹豫的样子,而Jensen则愣在原地不太确定这一切是否真的发生了。

 

午餐时间他才终于准确地逮住了Misha——少年举着餐盘上面盛着他最爱的羽衣甘蓝,菜叶紫色微妙的翻卷着,很衬此时此刻托举着它的人可爱无措的样子。Misha没法躲了——他另一只手托举着刚倒的热茶,在“举着东西跟Jensen进行没必要的理论”和“坐下来跟让自己尴尬的Jensen好好吃个饭”之间Misha叹了口气最后认输地选择了妥协,Jensen也终于舒了口气试图帮助对方放下他还举着的一堆食物,然而在他的手指碰到对方举着茶杯的一瞬间Misha果断而敏感地立刻避了开来,——一时间气氛更僵硬了,尽管Misha的脸在这沉默间可疑地红了起来,但他什么也没说。就好像激荡的茶水从杯子里洒出来烫到他了一样,他急急忙忙在Jensen坐定的餐桌上放下了让自己显形的罪魁祸首们。

 

然后他们相顾无言地动起了刀叉。

Jensen的心里像是住了二十五只小耗子——百爪挠心。他努力地想要去抓住些蛛丝马迹,但是没有,Misha只是对他露出了一个可爱的弧度,他的话就问不出口了,他就觉得对方一点问题都没有了。

 

05

然而很快他就发现这个问题变本加厉了。

 

比如Misha不仅错开了跟他一起上下学的时间——绝对是有意地那种错开,他从以往的既定时间一直等到即将迟到,最后不得不蹦上最后一辆能让他压线赶到学校的公车,反复这样大概已经有三四天了;更过分的是Misha的课余时间也完完全全被那个原本无关紧要的Sebastian占据了,他气得感觉自己都要窜上天了——但是他啥也不能做,他甚至在午休时间也逮不到Misha了。这分明是有准备有计划地组织行动啊,还是针对他的那种。

 

这种糟心的情况让他的情绪持续低落,低气压几乎笼罩着方圆几里。

Jared最后终于忍不了了——忍不了原本对自己爱答不理的同桌,现在每天“热情地”跟自己唠嗑一整个课间的“Misha怎么怎么样”;忍不了自己无论跟他说什么他都难以集中注意力的浑浑噩噩劲;忍不了自己的同桌失去一个挚友(甚至都还没确定失去,只是Jensen这么觉得)而已,就一副失恋男孩伤心不已的烦躁气压;……最忍不了的是!他因此!错过了!无数!能够去跟Richard见面的机会啊啊啊啊啊啊!!Jared觉得自己再搞不定这个被逼进入更年期的Jensen,他可能就要成为被同桌烦死的第一人了。

 

所以最后他终于想出了一个可能不是“那么完美”,但一定会行之有效的方案。

他在一个课间终于找了个借口摆脱了还在碎碎念的Jensen,从隔壁班把Misha拉出来问了个究竟。

 

06

Jensen感觉自己不太好,Jared看自己的眼神充满了……怎么说,难以言表的复杂。

 

然后Jared用这种眼神看了他一会儿,就像下定了什么决心一般闭上了眼,先对他说话了。

Jared一脸严肃地对Jensen说:“我喜欢Richard.”

Jensen翻了个白眼没好气地说:“傻瓜都知道你仰慕他好嘛。”

Jared的语气于是更严肃了一点,他甚至正过了身子试图与Jensen对视“不,我的意思是,我喜欢Richard.”

Jensen心中泛起了种不好的预感,他也终于正色了起来,对上大脚怪同桌的视线“你说什么,你什么意思?”

Jared于是又严肃地重复了一遍:“你听见了Jensen,我,Jared Padalecki,喜欢上了Richard.”

Jensen于是缓缓张开了嘴一副吃惊的模样。他先是连说了两个“What?”,中间不带停顿的那种。

Jared于是缓缓闭上了眼决定再加一个必杀技,他补充道:“......你知道的,就是想上他的那种……喜欢上了他。”这还挺拗口的,他努力把语气变得不那么尴尬但是明显失败了。

最后在被上课铃打断的沉默中,Jensen手指不自觉地抹过了鼻梁,小声说了句:“Awesome.”

 

一整节课他们两都没再说话,下课铃响起来的时候Jared打定主意深呼吸对着还处于懵逼状态的Jensen开了口。

 “呃,我来继续一下那个话题——”Jared看起来很紧张。并且也很尴尬。“——所以你不觉得,我很奇怪?或者让你难以接受?你知道的,我喜欢上了Richard。”

“奇怪?你喜欢他而已。这很正常。”这是心里话。Jensen自己知道他这句话说得毫无水分。他虽然吃惊于Richard拐跑了自己的同桌,但是很奇妙的,他竟然并不排斥。这很奇怪?他暗自想着。

“呃,那为什么,Misha只是交了新的朋友你就反应那么大?”Jared终于眨了眨眼问出了自己开展这段对话的主题句。

“......”Jensen发誓Jared一定是有意的 (事实上也确实是)。

“……妈的这不一样——你是喜欢上了Richard,Misha只是——他只是被Sebastian迷惑了,对,迷惑了。操,我的意思是,Sebastian一看就不是什么正经同学好嘛,你听他那个销魂多情的法国腔哼。以及——你什么毛病Jared?我明明没有反应很大!”他像只被戳到痛处的野猫,嗷嗷叫着蹦了起来,毫不客气地反击。

“啊,这么说如果他们要是是互相喜欢的,互相接受的,甚至——如果他们真的是男男关系——”Jared做了一个隐晦的手势,Jensen忍不住抖了一下。“......你也会祝福他们吗?”

“......他们不是那种关系Jared,Misha从来没说过他会对Sebastian有兴趣,他,他没有——”“嘿,这可不公平,Jensen,你又不是他,你可没资格这么说!”Jared撇了撇嘴。

“......”于是Jensen不知道该说什么了,他沉默着靠在书桌桌面上,过了一会儿才犹豫着道“......如果他们真的在一起了,呃,操——那种‘在一起’,我会,祝福他们的,也许,就只是也许......但是我觉得他们没有,我觉得Misha没有......”没有什么?他有点颓靡地把下巴搁在交叠的臂膀上,自己都对此有些不确定了。

 

自己跟Misha认识了大概一年多了但是他从来都没听过对方讲过关于“他和Sebastian”的任何事。

也许对方现在只是想摊牌而已?

那也不对——而且不对劲的人不是Misha,就是他了,他完全有理由(也应该)祝福他的朋友,但是他做不到,但是他很暴躁。

 

没有抛下他?Misha抛下了。

没有离开他?Misha躲避了。

所以他不确定了。

也许如果那是真的……他会祝福也说不定?他不确定,他能肯定的仅仅只是,自己的祝福一定不是“真心实意”的——或者直白一点,一定不是他心甘情愿的。

因为他不想Misha抛下他。

因为他不想Misha躲开他。

Jensen觉得这个答案太明显了,明显到自己都没法去忽视它。

 

然后他打定了主意,从小小的座位上一蹦而起差点一个激动给了Jared一个湿乎乎的么么哒。

Jared嫌恶地推开了Jensen,嘴角不由自主地挂起了笑意。

 

07

谜底揭晓是在一个看起来很平常的上午——好吧或者说清晨?

 

Misha看到了早早坐在了公交车站的Jensen第一反应就是抬脚要走,旋即却又顿住了脚步。

——因为Jensen睡着了。

是真正的那种由于太过疲惫、没有睡够,所以撑不住地陷入了美梦。

 

少年好看的眉目在清晨微弱的日光里闪动着祥和的生机,一边肩膀斜倚靠在公交站柱子上,尽管是个挺别扭的姿势,但是他还是睡得很沉,一丝一毫都没意识到有人站定在他面前这件事。

Misha犹豫了一下,最后选择了沉默着站定在他身边。

——总不能让自己喜欢的人因为自己而再迟到了吧。

他这么想着,有点不确定地点了点头——对自己。

绝对不是因为很久没见到他了所以想多跟他待一会儿,绝不是。

 

08

Jensen为了在早上逮住Misha可谓是煞费苦心。

 

前一晚特意早睡(虽然由于忐忑等他真正睡着已经是深夜了),早上不管多困都挣扎着爬了起来,几口草草吃了早饭背了包就跑出门了。

天还没有亮。

被睡意笼罩的清晨里偶尔有被他匆匆的脚步惊醒的晨鸟扑棱着翅膀、发出鸣叫的声音。

尽管已经是很早很早了,但是Jensen仍然有点忐忑会不会错过Misha。

 

他等啊等啊……

站着等,等累了换坐着等,坐着等等累了……换睡着了等?

 

09

Jensen脑海里等人的那根弦在他适当地休息好了一会果断地弹跳起来,叮叮咚咚的旋律像是警铃把沉睡的少年猛地惊醒了,还吓了在一旁看着他睡觉的Misha一跳。

Misha不由自主地局促了起来。

局促得他自己都心烦,不管在别人面前他多放得开、多能侃侃而谈,这会儿面对一个Jensen,他都只剩下了胸膛里咚咚作响的心跳和脸上一个没什么营养的干巴巴的傻笑。

 

然后Jensen一把握住了他的手腕非常认真、比Jared说他喜欢Richard还要认真地那种认真——笃迪地对着红了脸的Misha坚定地说出了喜欢。

Misha知道车来了他听见了汽车轮子碾过地面和引擎渐近的声响。

但是他无法对此作出反应,因为与这些一起进入到他的耳膜里的还有Jensen瞪大了他的眼睛(可能是因为这样显得更有诚意?)对着他吐出的那句话。

 

Jensen说:“我喜欢你。”

 

10

可能是觉得这样还不够清楚,Jensen又重复了一遍:“我喜欢你,——想上你的那种喜欢。”声线可疑的紧绷颤抖,像Misha脑海里绷了很多天的那根弦。

这句话让他笑了。

 

公交车到了。

但是司机目瞪口呆地看了一会儿这两个亲得忘我的小伙子决定还是识相一点先开走比较好。

 

于是不负众望的Jensen和Misha在一起——在一起迟到了。

当然他们也确实——在一起了。

对,就是你想的那种在一起。

Jared露出了一个bitch face,觉得Jensen被罚站真是活该——而且Misha跟他一起被罚站了,说不定Jensen求之不得这个呢是不是?

 

11

Jared说他很委屈,Sebastian第一个不服。

你他妈起码拐到了男票好嘛,Sebastian大骂着不要脸老牛吃嫩草的Richard,一边抱着自己的纸巾筒不甘心地抹了抹泪。

 

#end

所以一开始Misha到底为啥要躲着Jensen啊。

Jared笑了笑说这个答案有点nc-17?——什么,你们都想知道吗?

好吧,其实也没什么。

说起来你可能不信。

——因为一开始他也没信。

 

就仅仅只是因为Misha昨晚做了一个关于Jensen的春梦?

这没什么啊明明?

 

……好吧可能还是有点什么的,因为自己跟Richard把话摊开了说也是因为——

诶,暴露了!你们什么也没听到。

 

Jared砸烂了摄像机,彩蛋录不下去了散伙散伙!

 

#true end

 

 

评论 ( 4 )
热度 ( 74 )

© 安迪可洛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