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迪可洛克

感谢关注🙇感谢阅读💓感谢喜欢
⭐本人互攻狂热爱好者⭐
头像@沉湎纷扰 老师

|spideypool微stony|暗恋这件小事【2】

暗恋这件小事【2】

·国庆小事系列第三弹的第二部分,但是莫名其妙就写长了【qwq,一定是因为他们太可爱了ww

·HE保证www祝大家国庆后上班上学愉快【喂。

·谢谢阅读!

·不到关键时刻都看不出是ABO设定的ABO设定【土下座】,superfamily大概。

·第一部分在这里【戳我ww


27.

Peter没有问任何问题。

Wade放开了他以后也没有问他任何问题。

 

他们各自尴尬了那么一小会儿,Peter听Wade窝在他的病房里唱完了所有他听过的从A到Z的摇滚乐,最后还是不忍心Wade再从头到尾唱一遍于是忍着笑开了口问他:“所以你不打算告诉我,我的衣服是怎么换的了?”

不会是Ghost的,他确定Ghost是那种很谨慎的人,他个人感觉神盾局一赶到Ghost大概就跑了。

Wade愣了一下视线开始到处游移,就是不看挂着笑容的Peter:“好嘛好嘛,是我给你换的。事先声明,哥真的是什么多余的都没做,甜心,我还不想被你两位爸爸追打出纽约。”

Peter听见了他话里提到了“两位爸爸”,好的,这就要怪Wade自己撞到枪口上了。

Wade提起了这些原本被他们互相遮掩的秘密一角,说明他已经不忌讳于在一定范围内谈论它们了不是吗?也许自己可以试试呢?

但不可避免的,他还是迟疑了。他不确定直白地提问会不会吓到Wade,也不知道那么多秘密他应该从哪一个开始。

但是Wade先开口了,他扭过了还是没有与Peter的视线对上,好像做了什么亏心事一样。

他说:“也许确实是我应该先道歉——?你知道的,哥还没有正式地介绍过自己。Okay,我猜也太迟了,你都追到那里去了,哥猜你已经知道的差不多了嗯?”Peter先是下意识略带歉意而诚恳地点了点头,仔细想一想后又连忙摇了摇头,为自己争辩道:“我当时并没有细看那些冗长的资料——你知道的,那些资料太复杂了,而我那时只关注你在哪里。况且,”他不好意思地又笑了一下,Wade几乎要能看到他布着些可爱雀斑的脸上隐约浮现的酒窝了,“……那些资料真的太长了,我真的怀疑有没有人能够真的从头到尾一字不落地把它们看完。”

Wade被他的话逗乐了,他哈哈笑着点头应和了Peter:“神盾的傻蛋们一向如此,嘿,我不知道你知道多少了,但是有一点哥确定你不知道,”他抬起了下巴颇有点小自豪的样子一本正经道“你一定不知道哥一共会做多少种口味的墨西哥煎饼。”

 

Peter认真地思索了一下竟然觉得Wade说的很有道理。

 

28.

Peter点了点头,又忙不迭加了一句:“是的,Mr. Wilson,其实还有好多事情是我确定我所不知道的。”

Wade好奇地把头扭过来终于跟他的视线对上了,追问道:“甜心你是在调我的胃口吗?那么如你所愿,是什么?还有什么是你想知道的?也许我会回答一两个呢。”

 

Peter确实想知道很多问题的答案。

比如Mr. Wilson的那些伤痕和他各种各样的任务。

比如卧室旁边上锁的那间屋子究竟有什么。

比如Mr.Wilson知道多少关于自己的事情。

……

 

但是此时此刻,Mr. Wilson棕色的眼瞳注视着他,他又不想问那些问题了。

他想起第一次跟这个人视线相对的时候,自己狼狈的窘样。那个人安静打过的圆场和替他解过的围。

他想起那个阴暗潮湿的地下基地里他意识模糊倒在这个人怀里时,自己满身的血污和带来的一大堆麻烦,那个人却一个字也没有提,就好像他什么也没有做一样。

他想起每次他敲开那个人家门,那个人调侃他时眼睛里澄亮的暖意,星火般一点点撒在他小小的心房上,顷刻间就燎原烧成了名叫Mr. Wilson的不灭火海。

……

 

于是他笑了一下问道:“是的,我有一个问题。Mr. Wilson,为什么你每天都要订一个蛋糕呢?”

Wade看起来完全呆住了,似乎并没有想到Peter会问他这个。他张开嘴巴,再闭上,Peter只是安静地注视着他,等待着Mr. Wilson的回答。

但是男人并没有直接回答这个问题,转而低声念叨了一遍:“……Wade。”

Peter被这句话小小的反将了一军,他忙问道:“什么?”

这次男人回答了他的问题,但是他看起来不太确定告诉Peter是个正确的决定,所以他的目光巧妙地与青年避开了。他只是看着自己十指交握的手掌心自顾自地说:“好吧,你有权知道这个。‘为什么每天一个蛋糕’,哥应该知道的,你们年轻人关注点总是不那么对劲。虽然听起来是很蠢,但是如果你笑了我发誓我会揍你的——哥,就是记不太清你们过的那个‘生日’……具体是什么时候了,”他停下来看了Peter一眼,而Peter显得仍旧很疑惑,他确实没有笑,但是也没有其他表情,于是Wade只能继续说下去“哥觉得自己还不算太讨厌蛋糕,Steve的蛋糕做的还不错,你做的就更不用说了。”Peter因为这句话露出了一个很浅的笑意——不是嘲笑性质的那种,但是他仍旧不明白Wade做这些的缘故,青年固执地看着男人,鼓励他说下去。有一点艰难,但是Wade滚动了一下喉结还是小声说完了那句话:“……哥只是觉得记不清了并没有关系,如果哥每天都拥有一个生日蛋糕的话,那么总有一天哥是实实在在庆祝过生日了的不是吗?”

当Wade的最后一个单词进入Peter耳朵里的时候,Peter才意识到太阳下山了。

这两件事应该没有关联,但是Peter仍旧觉得他脊椎里刚刚流窜过身体的酸涩寒意跟这关系密切。他努力想开口说点什么,但是一张开口只有气流从他不断颤抖的咽喉处来回滚动。

还是Wade开的口,他像是径直略过了这个话题,重复了最初他的那句话:“——‘Wade’。叫哥‘Wade’就可以了,不用叫得那么……,”男人似乎在脑海里努力寻找可以形容Peter称呼他为“Mr. Wilson”时自己的感受,半晌才憋出一个“……那么,奇怪。”

Peter觉得自己平静很多了,他想挤出一个笑容,但是显然不太成功,于是又只好放弃了,小声地回应了那人一句:“好的,Mr. Wilson。”

旋即他愣了一下,终于和Wade一起忍不住地笑了起来。

 

29.

Peter平静下来是他出院之后的事情了。

 

在他住院期间Wade来看过他几次,但是都巧妙地避开了那个话题。

Wade出奇细致地为他讲诉了屋里各种摆设的由来和作用。比如那个看起来像摆设品的双刀,他们其实算是Wade的宝贝,只要出去他基本都会带着;还有上了锁的小屋,里面装的都是弹药,惊得Peter连胜赞叹,他的Tony父亲也有很多高科技的武器——但是Tony把它们管得都太严了,不像Wade,第二天就偷偷摸摸地把私藏的各种武器弹药都给Peter炫耀了个遍,搞得Peter差点没激动地蹦上天;包括那个看起来毫无用处的大冰箱,它其实——好吧,就是没啥用处,Wade说那只是为了装下他订的那些蛋糕,他一个人根本就吃不完。Peter被他逗乐了,问他道:“那为什么不订小一点的,你知道的,一点几磅的那种。”Wade看起来根本没有考虑过这个,他瞪大了眼睛手舞足蹈地比划着说:“哥可是Deadpool!WadeWilson!Wade T Wilson!哥的一切都是!最!大!的!”Wade看起来气鼓鼓的,他一边扑上来挠Peter的咯吱窝,一边大叫着补充“甜心你不能质疑这一点!”

Peter在他猛烈的攻势下节节败退,断断续续笑着大声回复他:“好——”,他想说“是是是,好好好”。

但是Wade已经像凯旋归来的得胜君主那样(挠痒痒大战的获胜者?Peter忍不住又笑了),支起了上半身举起右手对着那个明晃晃的点灯泡发誓道:“——我,Wade Wilson,Deadpool,会向Peter,Spiderman——给他送蛋糕的小英雄,证明这一点的!”

老流氓Wade并不觉得这有什么,甚至悠然自得地吹着口哨从青年的床上慢悠悠地爬了下来,而Peter瞠目结舌地被堵得羞红了脸。

Peter自这次之后就没有再在Wade面前提到这个话题了。

 

而现在他切着水果,思索着旁边温水里泡着的其他所用食材是否已经可以用了。

新鲜的草莓像是少年莫名其妙的心事。糕点师的指腹轻轻地触摸着那颗通红的草莓——应该很甜,他笑了一下,想着吃到嘴里的口感应该会让那个人满意。草莓饱满小巧的籽均匀的散布在薄薄的果皮上,纯白得像欲语还休的时光中那些未曾出口的情愫。水果刀在他手里被赋予了生命,他熟练而轻巧地从草莓梗处下刀,把它一切为二,草莓的髓心被旁边渐白的果肉衬托得很是剔透。酸甜而自然的馨香混合着一旁淡奶油的丝滑感在他鼻翼旁熙绕。

已经很清楚了,他想。

已经很清楚了。

 

30.

他再按响Wade家的门铃的时候,那个决定显得更加坚定、更加清晰了。

 

Peter特意来早了一点,现在正好是黄昏的时候,天边的火烧云缱绻地铺散着。他看着那个已经稍稍褪色的门铃,想着自己当初是怎么大费口舌跟这个人争辩、说服他需要一个门铃的,Wade认为没有人会来找他,所以有没有门铃实在显得无关紧要,Peter被他噎得说不出话,但是固执地表示这样更好一些,Wade站在沙发上,一脚深一脚浅地踩在破布棉花团里,嚷嚷着Peter这是强迫症,最后不甘不愿地接受了Peter的建议。

Peter不太确定这件事真的已经发生并且过去一个月了。

当你生活在纽约,这座城市足够繁华以至于让你根本意识不到生活早已一日复一日悄悄溜走了。

Wade在门后急急忙忙地大声喊着说等一下,让哥把裤子提上。

Peter看了一下表,好的,下午五点整。他只是提早了一个小时,而Wade还没有起床。——这倒挺有Wade的风格的不是吗?

他跟Wade有很多地方都不甚相同。

他们都很喜欢新鲜的事物,一样喜欢对不同事物进行喋喋不休的评论,一样既想做自己、又苦恼于如何才能改变自己*……

但是Peter也从来都知道那些不同。

比如说Peter从来都是早上六点起的乖孩子,而Wade那个点可能还没睡;比如说Peter更加严谨认真,而Wade则更加随性恣意;比如说Peter认为做一个好人和让别人认为你是一个好人是不同的,而Wade觉得那听起来相差无几*……

Peter想着想着才发现自己不自觉吹起了Wade常吹的那些曲子,听起来是一样的曲调,但是听起来跟Wade并不相同。这让他的心情莫名地更好了一点。于是他停下了口哨,一边大声应着好,一边随意地站在了门口,等Wade开门。

他们互相影响,——也许也在同时成长?

 

令他没有想到的是这次开门的人不是Wade。

 

【*:原梗出自《红心之王》,杀手猴事件两个人的台词。】

 

31.

开门的是一个长得很不错的女Beta。

他们两个互相愣了一下,直到那个长相漂亮的女Beta冲他吹了一声口哨并冲他抛了一个媚眼,Peter面无表情的掩饰才有了一丝裂缝。

Peter往后稍稍退了两步,那个漂亮女人伸向他的葱白指尖因此而停顿了一下。但是她笑了起来,眼线非常精致,绝不是匆匆忙忙画上去的,Peter见过很多漂亮青春的女孩子——但是他很少见到这样成熟到艳美的女人,这使得他更局促了。

好在Wade出来及时地拯救了Peter于水火之中。

“好了Tiffany,事情都说完了,哥猜没有别的事情你是不是可以回去了?”他看起来刚刚从睡梦中醒过来,左手拎着一大袋的垃圾——里面什么都有,很多的玻璃酒瓶还有各种颜色的抹布。Peter猜收拾垃圾可能是Wade比那个女Beta晚出来的缘故。

被唤作Tiffany的女人摇了摇头既没有说话也没有回应Wade,只是对着Peter眯了眯眼睛,Peter觉得自己汗毛战栗了一下,旋即他意识到自己的衣领间被人快速地放入了一张纸片。

女人的动作真的很快,就好像这一切只在Peter一眨眼间就已经结束了——但是Wade比那个女人还快。

Tiffany的手被Wade用空着的右手一把紧紧抓住了腕部,Wade用的力气大到空气中甚至因此传来了清晰的“啪”的一声。Peter觉得如果不是自己有蜘蛛力量的话可能根本就无法看清这一切是怎么发生的。

Tiffany脸色并没多少变化,她还是笑着的——这一点跟Wade倒是很像,Peter偷着打量了下女人,服饰虽然华美但是并不至于累赘,恰到好处地衬托出了女人的贵气。Tiffany大概也很快察觉到了Peter审视她的目光于是转过了原本聚焦在Wade身上的视线,看向了他笑道:“有趣有趣,怪不得Wade一直催着我早点走,原来是怕我看到你呀。不要担心,小男孩,姐姐不吃人的。”她一说话眼尾处的眼线更是扬了起来,勾出了漂亮的弧度。Peter对于小男孩这个称呼显然不满意,强行扭过头还试着想辩解一波,奈何Wade先开口了。

“既然你没有别的事情了就可以走了吧。”这句话着实太简洁了点,Peter忍不住有点惊讶地瞥了一眼Wade。但是Wade没有看他,他正专注地皱着眉处理这个“冒出来的麻烦”,Tiffany大概是被Wade说烦了,把自己那只手从Wade掌中抽了出来,Wade急忙把左手往前一伸,同时右手把还卡在Peter衣领里Tiffany的纸片也大力抽了出来,动作连贯地把纸片塞进了那个鼓鼓囊囊的垃圾袋里——显然是要Tiffany帮他把垃圾扔了,Peter想阻止Wade但是Tiffany只是冲他撅了撅嘴不满地接下了那个垃圾袋从另一边走开了。临走前当然也没忘了赠Peter一记飞吻,Peter只能尴尬地微笑了一下作为回应。Wade啧了一声抓着Peter强硬地把他塞进了屋子。

 

Tiffany于是站在原地呆了一下,末了忍不住又露出了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容,忍不住地心疼起自己那张白给了人的明信片。

 

32.

“我们没有关系!这句话是个陈述句。哥跟她什么都没发生——这不是个辩白、也不是澄清——好吧随你怎么想,哥为什么在乎?”一进屋Wade的话匣子就跟炸开了一样,Peter有点头疼,头疼之余又有点放松,放松之余又有点想笑。

于是他真的笑了。

“噗——我甚至还什么都没说。”他把那个蛋糕放在桌子上,试图去解开上面系好的绳子,但是又像是立即想起了什么抓起Wade还在比划的左手接道:“如果你现在不忙着解释的话,可以过来帮帮忙把这个礼品绳给解开。”Wade仍旧念念有词,但是听话地把绳子解开了。

Peter没有回应他的那些话只是拿起了一旁的蜡烛。

Wade赶紧大声打断自己那一长串的独白,道:“甜心你可不能因为莫须有的事情把哥的房子连带着哥一起点了——那不好受,哥经历过!”

Peter没想到他会这么想,哭笑不得地转过头拍了拍端坐着的人的脑后勺解释:“没人要烧你的破屋子,虽然满地都是酒精但是没人要烧它,除非你自己想!”他一根一根的把蜡烛插进蛋糕里,一边忍不住借着说:“人们为自己庆祝生日是会点蜡烛的Wade,你也这么干过的,你可能只是——只是忘了。”他忍不住回过头看了一眼专注地看着他插蜡烛的Wade,口气忍不住地变软“没有人为你干过这个吗?”

Wade没有点头也没有摇头,但是开口接道:“哥不记得了,如果把房子烧了、把哥也烧了算是点蜡烛的话?”

Peter叹了一口气,原本放在人颈后的手悄悄挪到了人头顶,小幅度地揉了几把:“以前有人为我点过生日蜡烛,但是后来他们不在了。后来另一位为我点过蜡烛的人也不在了……但那不是我想说的,Wade,我想说的是,仍然还有很多我爱着的人、为我点过生日蜡烛、看着我许下生日愿望的人,他们依旧还在,而他们也还爱着我,——我也还爱着他们。”

他把最后一根浅蓝色的蜡烛插进了柔软的奶油里,回头对Wade微笑道:“所以不要担心,Wade,现在我在这里。”

 

而我爱着你。

 

33.

Wade还想说什么,但是Peter又拍了一下Wade的脑后勺打断了他的话,然后他自己紧接道:“好了,现在我们该点蜡烛了——还要许愿的,一个流程也不会少,不要想着逃。这次我们不烧你的房子,当然更不会烧你。”他把这个话题一语带过了,Peter并不想让Wade因此而萎靡不振——虽然Wade看起来完全没有因此而颓唐的意思。

Peter径自走过去把窗帘拉上了,Wade十分默契地在最后一丝光亮消失之前用那个已经不太好使了的打火机点完了最后一根蜡烛。

等Peter转回身的时候他已经收起了那个打火机并好奇地注视着那团亮光,Peter没有急着走过去,其实他有一点紧张。

 

他的亲生父母给他过过生日,但是那是在太早、太早之前,他已经没有多少印象了。

他的Ben叔叔和May婶婶也给他过过生日,但后来Ben叔叔因意外去世,他们就一切从简了。

再往后他遇见了Steve和Tony,Tony确实喜欢为他的生日动点心思——但是稍微有点太超过了,过于盛大有时候会让Peter有些许的不习惯,后来他就放任Tony来办他的生日宴会了,只是接受祝福时站在聚光灯下腼腆地笑笑。

 

而现在一个经验不足的他要为同样没有经验的Wade过生日了。

他忍不住深呼吸了一下,Wade仍旧注视着烛光不知道在想些什么。Peter猜他可能是在酝酿着一会儿该许什么愿。

不管今后发生什么,他总记住今天的烛光的,Peter想。

 

34.

Peter强行把心里那点莫名的激荡按了下去,走到Wade旁边拉开了一旁空着的椅子。

他听见了自己带着笑意的声音:“许愿吧Wade,记得闭上眼睛。”Wade不满地争辩了一下:“哥为什么要听一个小鬼的,哥有自己的方式,哥不要这么俗套!”Peter无可奈何地摊了摊手道:“嘿,你现在可不能耍无赖。我开始了这一切,我可是主持!你要闭眼,许愿,然后吹蜡烛。”于是Wade振振有词地乖乖闭上了眼睛陷入了沉默——像模像样的许愿,不是无师自通就是排练许久。也许他只是不想表现地那么期待,Peter端着下巴揶揄地笑了起来。

烛光被他动作带起的气流扰动了一下,光线变得摇晃了起来连带着Wade的表情也变得不真切了,男人脸上那些伤口愈合之后留下的疤痕像是Peter曾在搜查资料时见过的纳米布沙漠*上被风吹皱的沙丘,有生命般的对他诉说着这个男人的故事。

那些故事让这个人如此与众不同,如此耀眼的与众不容。

尽管那些沟壑和伤纹让他不再英俊如初,Peter仍然不能自抑地一遍遍用视线悄悄描摹着他的轮廓,他知道这很幼稚也很愚蠢,但是他就是控制不住自己。这个人不完美,但他是Peter心里最好的、最特殊的。

 

直到Wade再睁开眼睛前,Peter没有把目光挪开一丝一毫。

 

【*:纳米比亚世界上最古老的沙漠纳米布沙漠拥有卫星航拍图最美的沙丘之景之称。】

 

35.

Wade睁开眼睛地时候自觉地吹熄了蜡烛。

Peter忍不住挑了挑眉毛,问道:“所以Mr. Wilson许了什么愿,他的糕点师有幸知道吗?”

Wade立刻大声地喊了一句“不行——”,末了大概是觉得自己这样未免太粗鲁了些,摸了摸鼻子又小声地补充道:“愿望说出来不是就不灵了吗?——好多故事和电影都是这么演的。”

Peter更好奇了,但是Wade已经起身去拉开窗帘了——一个明显的Wade式的逃避方式,这让Peter也只能耸了耸肩放过了继续纠结这个问题,努力显得自己大度一些“好吧,所以我猜我们可以分蛋糕了,如果你不介意晚餐就跟我一起吃这个的话,我特意做得更大了一些——你可以只付原来的价钱,当然不付也可以,算我还了最初欠你的那一个。”

其实它就是送给你的。Peter想这么说,但也知道Wade一定不愿意接受这个想法。

Wade已经坐了回来,拿起了放在一旁用来切蛋糕的塑料小刀。他平常紧握武士长刀的手此时握着那把无害的塑料小刀姿势有些说不出的怪异,Peter想哈哈大笑但是看着Wade很古怪的脸色最终还是忍住了,他怕自己要是真地笑出了声大概Wade就会因为受不了这种诡异的感觉,改用别的顺手的武器来切蛋糕了——那就更诡异了不是吗?

虽然不太习惯但是Wade还是无师自通地用小刀成功地把蛋糕分成了八块——均匀而美观的。Peter戳着盘子里的草莓慕斯接着打趣他:“所以呢,你是真的不打算给你的好伙伴透露一下那个献给了蛋糕女神去实现的愿望了吗?”

“……以后你会有机会知道的。”最后Wade卖了一个巧妙的关子。

 

36.

事实上Peter并没有等太久。

 

两天后他像往常那样抬起手正打算按响Wade家的门铃,毫无预兆地那股熟悉又陌生的感觉击中了他——

几乎是电光火石之间他就知道自己发生什么了,Peter的意识空白了一秒那么久,旋即他意识到自己可能撑不到回去,而且就算回去也来不及了,两天前他就检查过了,Tony带走了所有遏止发情的抑制剂,而在短时间内他根本来不及申请新一批的抑制剂。所以他原本其实已经跟同伴说好了借抑制剂的,但是——

——但是日期提前了。

他忍不住把手里的蛋糕放在台阶上,缓缓地抱住膝盖蹲了下来,无措地思索自己应该怎么办。那个人的名字在Peter脑海里无意识地到处冲撞,妄图占据他的思维。

Wade。

Wade。

 

日期提前了将近四天,是因为他最近都和Alpha在一起吗?他努力让自己思考,尽管这样的思考其实毫无意义。

——因为身下的潮热正在趋于明显。

Peter的脑海里像是被人倾倒了一大盆浆糊一样,对周遭一切除了能作用在他皮肤上的东西外都不感兴趣了起来,实在是他想去注意也被自己的身体此时此刻的异样剥夺了这种权利。而他自己清清楚楚,亲手倒下这盆浆糊的人的是他自己无疑。

Peter对于发情期热潮的经历其实着实不多。

Peter第一次发情是在高中,他总是发育得比较晚,隔壁班的孩子甚至因为他个头矮小而总是变着法欺负他。那个时候Tony和Steve还没有真正合法收养他。他只记得那是个不太宁静的早上,他被大个男孩和他的那些同伙们锁进了柜子,他们叫骂着、笑闹着渐渐走远了,然后他就像今天一样毫无预兆地感到了那股奇异而又微妙的感觉——一开始只是缓慢地让他感觉有些不适和奇怪,很快地就进化为一种难以启齿的冲动,最后变成了一种反复煎熬着他的巨大空虚。被他紧紧贴着皮肤用来缓解那些燥热的铁柜门就像他在波涛汹涌的情浪里抓到的最后一块浮木,只不过那时候的他后来听说当时他发情散发的信息素几乎让整栋教学楼的Alpha躁动如兽——全靠那层看起来不靠谱的铁皮保护了他,失去理智的Alpha们在铁柜门前为了争夺无谓的所有权而打了起来。幸好之后Beta老师和同学们力挽狂澜,在警察来之前控制住了局面,把Peter从铁柜里安全地解救了出来。

从那时起Peter才确定了自己是个Omega。这没什么大不了的。他不需要怨天尤人,因为他相信他可以超越这个身份做自己,而“Omega”只是他的性别分类而已,这个标签本身不带贬义、也没有褒义之意,然而却又有黑白难辨的更多种意义。Peter下定决心会让这个身份变得因此而充满无限可能。

——但是现在。

Peter努力让自己在混沌之中清醒一些。他的嗅觉比平常更加灵敏,拜蜘蛛基因地赐福,现在他至少闻到了五个不同的Alpha的信息素的气息。这让他有一点慌张,这里的Alpha都是群居生物,为了他争打起来的可能性几乎为零,甚至有可能狼狈为奸串通一气轮流来。Peter胡思乱想着现在自己成功跑走的可能性有多大,发软的手脚帮不上忙,像大型喷雾机一样的身体更是火上浇油帮倒忙,——也许可以跟这些Alpha们打一架?

他还在思考这些有的没的,突地觉到他身后的那扇门开了。



#tbc

感觉要发车但是我并不会发车qwq..

评论 ( 7 )
热度 ( 115 )

© 安迪可洛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