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stiel|玉宇情事【第四部分】


18.


那个裂缝消失了。


所有的无线连接瞬间消失。


Castiel曾经无数次地设想过有一天他与Dean的联系断了的话,他要怎么办。但都无果而终。


事实上哪怕这件事真实发生了,他所能做的,也仅仅只是紧紧攒住掉漆了的老式手机——以前Dean老是吐槽他这个手机过时老土又毫不实用,现在它真的成了形同虚设的东西,只有那些记录还在内存里静静躺着。他茫然地看着那个裂缝本应存在的坐标点的方向——那里只剩下了漆黑的宇宙,甚至连爆炸的一霎火光他都不能窥见。


他小心地绕过一个宇宙雷区,这是Castiel在航道上巡逻几百万个地球时积累的经验,对整个宇宙环境,他一直有一种莫名的预感。


有时他也会看到,星云之间发生爆炸,产生巨大的冲击波——就像世界末日。但是Castiel知道这个星系不会死亡,它会重生,形成新的形状,甚至可能诞生新的恒星。


这算什么呢?一段被迫流亡的新旅程?


他的手指又开始无意识地摩挲银漆斑驳的翻盖手机背面。自从遇见Dean以来,他总是在不断地做决定。


而现在,他大概要做出他漫长人生中最后一个足以影响他余生的决定了。


『宇宙』——一个无限大的概念,所谓的坐标根本只是一个寻无踪迹、毫无意义的记录。


莫名的Castiel害怕了,他有点担心那个人也会成为这种无限大的概念的一部分,然后这个概念会一点点蚕食他躯壳里他们所说的『心』的那个器官,而他却至始至终再无法有机会看到那个人真实的景象,以至于最后不了了之,一切寻无踪影。


Castiel以为做出毁灭虫洞的自己不会后悔,但其实某种程度上他不得不承认如今自己的后怕。


——那我来找你吧。


他想,不论怎么样,我不会让你沉默于宇宙洪荒之间的。


我们会再另一颗遥远的蓝色星球上相遇。


微风拂面的时候我就能够看着你微笑。


无关星河流转,星座移浮。


 


19.


Dean走出考场时并没有意识到Castiel那边翻天覆地的变化。


他习惯性地打开手机回复给那个人:『终于——终于考完这操蛋的试了,我发誓不会参加下一次了。不过感觉考得还行,大概不需要重新再考,我想喝一杯去,简直爽飞!』然后他摁下了『发送』。


Sam一把夺过了他正盯着的手机,一副有点犹豫的样子,最后在他怀疑之前下定了决心对他开了口:『嘿,Dean又在跟那个『Angel』聊天吗』Dean的眼睛一下子睁大了,带着一点秘密被人意外发现的恼羞成怒,Sam赶紧往下接了一句『……你愿意谈谈那个『Angel』吗——先说好,我不是故意看到你给她的备注的,实在是机缘巧合——对,机缘巧合。』


Sam大概也紧张得不得了,两只手的拇指在说话其间用力地推撵着Dean的手机背面,好像下一秒就要用力掰断它似的,Dean有点痛心地看着他的手机,没怎么迟疑就答应了Sam:『…随你便,现在把我手机还给我先。』


然后紧接着,他就被拐进了最近的一家咖啡厅。


 


Sam只要了一杯清苦的美式咖啡,他甚至没有顾得上搅拌,就直接向Dean发问了。『所以,你不打算解释一下吗?『Angel』和你?你们瞒着我们所有人在一起,该有——嗯——两年多了?』Dean要了一杯漂浮冰咖啡,听到Sam的问题被吓得差点呛了一口香草冰激凌,他咳嗽了一会儿,然后涨红着脸立刻反问Sam:『嘿,凭什么说我和他在一起了!』


Sam大概注意到了Dean的人称变化,意有所思地挑了挑眉毛:『你们聊得来不是吗——?多少次我进你的房间,你都在对着手机发呆,还老是一脸莫名其妙的傻笑?我觉得傻透了,你还反驳我?那时候我就有预兆了,你根本没有理由和根据反驳我。上一次让你露出这种表情的不是那个Lisa吗?——我们不谈她,就只说说这个『Angel』,给人家这种备注我怎么看都觉得跟备注了『Sweetheart』没有区别好吗……?』他弟弟揶揄地垮了垮嘴角,露出了一个兄弟间最熟悉的bitchface. 『然后你还想苍白无力地辩解什么『我跟这人没有关系』,你当是在糊弄十年前的我嘛——拜托老哥,承认喜欢一个人,没有这么难吧?哦还是说——』Sam说着危险地眯了眯眼,Dean的心跟着提到了嗓子眼,局促地又吸了一口冰咖啡。『……还是说是因为你不想承认是刚刚提到的,这位『Angel』是个男的?』Sam又喝了一口咖啡,Dean没等他把话说完就要跳脚了:『什么——不是。我们没有在一起……』他急着要否认,猛地又想起刚才那通电话最后Castiel的告白,没忍住颊上又是一热,支吾道『……我否认也不是因为他是男的——哎哟,我不知道怎么跟你解释,你不会懂的。』他觉得自己现在的表情一定是呲牙咧嘴,一脸纠结。


不过Sam显然料到了他哥哥的嘴硬,只是不怎么在意地轻哼了一下:『你这么说可不太厚道吧Dean,你就不把你反常的地方一一列出来了,相信你自己能领悟。你可不是对每一个普通朋友都这么热情的啊,要是知道你这么说,大概Benny作为你的朋友要哭晕厕所了。』Sam停下来看了一眼他哥哥,果然,他哥没有反驳,眼神有点混乱地盯着手里剩下不多了的漂浮冰咖啡,好像深色的液体里有提示他的答案似得。Sam赶紧再接再厉道:『——所以,你应该仔细想想。听我说,Dean。他是不是男的那其实都不重要。你也看见了,Bobby和Crowley整天没羞没躁的(Dean想起这个不禁又磨了磨牙),没人要押着他们上火刑架不是吗。已经是当今这个时代了,如果喜欢的话——喜欢不就好了嘛?聊得来最重要啊。你要加油啊Dean,Bobby快熬不住要被Crowley说动去领证了……』


Sam似乎觉得点到为止就可以了,他满意地拍了拍自家哥哥有些僵硬的肩膀,把他一个人留在了咖啡厅的座位上。


好极了,现在他确定只有整个Bobby家里,单身狗的只有他和Crowley带来的那条大狼狗了。


 


Dean在原地又呆了一会儿,不知道第多少次他试图从那个杯子里往上吸点什么到嘴里时,他才意识到整个杯子已经空了,连带着原本剩下的鲜奶油沫都已经被他吮了个干净。


所有的一切都会有结果的。并且有时候引导全局走向结局的只能是你自己。


Dean觉得自己向Sam妥协了,又或者说,他是向自己妥协了。


他迫不及待地划开锁屏,想回复Castiel的回复,想告诉他自己终于也确认了的心情。


然而他愣住了——那条被他第二次发送的短信,仍然显示的是:『发送失败』。



————————因为敏感词而不得不tbc的tbc————————

评论
热度 ( 11 )

© 安迪可洛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