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迪可洛克

感谢关注🙇感谢阅读💓感谢喜欢
⭐本人互攻狂热爱好者⭐
头像@沉湎纷扰 老师

|destiel|玉宇情事【第二部分】

09.

Dean抱怨他们又要搬家了,这次要彻底离开堪萨斯州,他对Castiel说期待下一个地方能像像堪萨斯州一样,有很多好多吃的特产,希望南达科他州的双层芝士汉堡里的面包片能够像堪萨斯一样美妙绝伦,希望城市烧烤能像堪萨斯州一样热闹……

Castiel于是忍不住回复他:『当然,都会有的。』

Dean总是在搬家,他们的父亲John在Mary死后不太管教他们,两个孩子就随着John不停变换工作而辗转于各个城市。直到没有孩子的他们父亲的老朋友——Bobby提出要收养他们。

现在他们终于决定要搬到Bobby那里去定居了。

Dean除了担心新住所的美食问题,并没有过多地在意自己的学业或者环境。

Castiel知道的关于Bobby Singer的所有信息都来自于Dean,Dean不愿意说太多关于他自己家里的事情,不过鉴于在正式搬过去之前,UncleBobby顶多也只能算是幼时与Dean关系不错的一位陌生叔叔,这样的关系还说不上有多深刻,所以Dean事实上可以对Castiel诉说的部分,基本也就是Dean所能想到的关于Bobby的一切了。

Castiel仅仅知道Bobby是一位意外失去了妻子,不幸但善良的器械修理工。Dean自己对『要搬过去与不太熟悉的人住』这件事不太介意,相反,比较之下反而是Castiel更在乎Bobby会对新到他家的两个小鬼作何打算。

Dean因为收拾行李和通告Sam而跟Castiel暂别。Castiel表示知道了后把被他用得更旧了些的手机,放在了不大的平衡舱里的一个小搁板上。

他不禁开始思索Bobby会不会冷落了活泼好动的Dean,会不会缺乏经验照顾两个都在青春期的孩子,会不会对他们缺乏管教,——哦对了,还有他能不能处理好Dean和Sam的上学问题。

这个问题很快在第二天得到了解答。

Dean在第二天给Castiel极端激动地描述了自己无意间撞到的一幕:『我靠我都不知道Bobby叔叔这么多年不见改变了取向——哦,我真怀念Karen阿姨*的红莓派,可惜她在我很小的时候就不幸病逝了。Karen阿姨总是很和蔼,我跟你说Cass,Karen阿姨看起来比我们学校那个整天坏笑着的学校校长真的不知道强到哪里去了,我真的不知道为啥Bobby叔叔会在校长室跟他——,啊这简直突破我的心理预期了。这可是Bobby啊!我的天哪,我不是说他是gay就不可以,就只是——,啊呀这太别扭了,总之我就是不喜欢那个奇怪的校长。你再听听他的名字,Crowley!Cr-ow-ley?!这么奇怪的名字!快赶上你的名字了!当然你的名字很好听,我的意思是——,他的名字真的很怪,非常,非常不好听。他看起来也不会做派,看起来完全就是一个平时虐待孩子的那种典范人物,救命,我讨厌那个Crowley,而我喜欢的Bobby叔叔跟他嘴对着嘴,抱歉,我要重复一下,嘴对着嘴!那个Crowley看起来实在太不可爱了,一副很嫌弃小屁孩的样子——』。Dean很少发这么长一大段,这基本意味着他快炸了。Castiel看着他难得认真地发来的这么长一段话,觉得他在说的大致意思就是他的Bobby叔叔,在校长室,亲了校长,然后不巧被Dean看见了,更不巧的是,跟Bobby接吻的那个男人,大概还是个被Dean极度讨厌了的人。

于是他有点摸不清状况地试着转移话题:『等等,我想我可能还需要你再解释一下gay是什么意思?一个专有名词?Crowley确实是个怪名字,不过也许他对你的Bobby叔叔不错呢?好吧我没什么发言权,不过不要妄下断论嘛Dean。』

Dean似乎这才意识到他还需要解释更多:『啊——我的疏忽,gay就是……一种感情倾向吧。具体类似于相同性别的人相爱。倒不是说这多不常见或者我多无法接受——我的意思是,偏偏是Bobby?偏偏是Crowley?我的神啊,比之这个,我更能接受Bobby和他的那个叫Rufus的工友……不不不,当我没说,这我更不能接受了。我的意思就是,就是——就是说,Rufus看起来人那么好,可惜跟Bobby叔叔只是好得不能再好的朋友。所以Crowley哪里吸引Bobby了?我完全想不到啊——我甚至被Crowley刺激得都为Rufus感到遗憾了。』他已经开始语无伦次了,Castiel收到这条短信好没来得及想好怎么回(信息量有点太大了),没过多久很快他又收到了下一条:『你敢想象吗?Crowley跟Bobby,操的——耶稣啊,这还不如牛排汉堡配东方的茶叶?』

Castiel迟疑了一下,最后憋出了一句『Umm…其实牛排汉堡配东方茶叶也不一定就难吃啊,它只是——有点怪。』Dean似乎像是在斟酌他说的这句话,良久他才收到回信:『你说得对,Cass,我知道你是对的。我会学着接受的(:(这挺难的我得说),以及,我原本以为你会反感这种行为的——你知道,大部分人,大部分像你这样保守又有点小考究的人——无意冒犯,这样并没什么不好,我只想说,大部分我接触到的这样的人,都并不能像你这样真正的睿智。我很高兴你是一位能够抛开偏见的朋友。我就知道你是与众不同的J!』Dean明明没有多说其他的,但是仿佛这样这就足够了。

『与众不同』。Castiel再一次诚心实意地对着手机露出了没什么意义的笑意,Dean是全然看不见他的,但是他就是控制不住自己对对方全心全意地投入感情。

他想用最美好的字句告诉那个人,浩渺广宇里他也是对于他而言唯一『与众不同』的人。

似乎他置身于树木茂密的森林中,每棵树都那么美丽、迷人,也许他永远不可能遥望外面,去看到全局,因为他只是这片森林中的一颗尘埃。但是有一天,他被风扬起,电光火石地一个照面之间,爱上了匍匐在一片树叶上的他。

Castiel仔仔细细地研究过『爱』,及这个词在人类文学中占据很大一部分主题的原因。

他明白对于不同的人而言,这种感觉是不同的,是具象的,是重要而特殊的。

而Dean,Dean对他而言是不同的,是具体的,是特殊的。

他看过史籍里无数人类各种形式的一生,但是仍旧只有Dean对于他来说是万众里的唯一。

他爱Dean。而这也许对于Dean而言并不很重要。所以最后他没有那么说,他只是说:『谢谢。我想我还需要更多的学习。』

哪怕对Dean来说就算自己是特殊的,也很可能仅仅只是因为他是Dean接触过的唯一一个外星人。

Dean在意的、感兴趣的,可能事实上是自己的整个群体,尽管Dean从来否认他是外星人的事实。

他深深地明白这种差异和它会带来的不同,但是他已经避无可避了。

Castiel或许为人类的人性所着迷,但是他能欣赏珍惜的,只是Dean一个人——

他爱他是无关于性别,无关于人种,无关于其他一切的。

深爱一个人的文化,因为他的立体而无法自拔,就只是这么简单而已。

 

*:【Karen:Bobby死了的那一位妻子】

 

 

10.

Dean晚上的时候回复给Castiel说他主动邀请Crowley来家里做客了,Crowley叫他『松鼠』,还管他弟弟叫『麋鹿』,真是难听死了。Castiel没觉得这个昵称哪里难听,——昵称不是表示友好吗?他努力试着理解了下,最后没想太明白就放弃了,转而问Dean为什么Crowley为什么那么叫,因为他们哪里长得像这两种可爱的小动物吗。

Dean立刻气急败坏地回复说不敢相信Castiel居然觉得这个昵称可爱!Castiel犹豫了一会儿说如果Crowley想指的是人类地球上的、他见过的,那种松鼠或者是他见过的那种麋鹿,那么他不觉得那两种动物哪里不可爱,他们看上去很友善、很无害。

Dean说你这个回答真是太不可爱了,就没再说别的。Castiel猜他可能去应付Crowley了。等他的巡逻飞船绕过了远离虫洞的那部分范围,他才收到不知道什么时候Dean又发过来的两条消息——一条是『所以你居然真的觉得可爱?我的天啊……好吧,我开始觉得自己会勉强接受这个奇奇怪怪的称呼的……不过说实话,『松鼠』?这个昵称太不男子汉了!我要保留意见!』Castiel这才反应过来——原来是因为这个称呼看起来『太可爱』了?他就知道自己还有很多要学习的。另一条是说Crowley被他们留下过夜了。虽然他是很不喜欢Crowley,但是他觉得他确定了Bobby是爱着Crowley的。这很奇怪,他也说不明白,但是总之他就是确定得不能再确定了。

这两条短信都是快一个小时前的了,Castiel刚想回短信——就收到了一条新信息:

『虽然有点唐突,但是,呃——你方便接电话吗?』

 

Dean把短信刚发出去就后悔了,什么玩意儿?

啊?!什么乱七八糟的邀请?看起来一点诚意都没有!他甚至不知道Castiel会不会说英语……God……

他真的不知道自己是抱着什么念头鬼使神差就把短信发了出去——天知道前一秒他甚至还在左右手互相石头剪刀布,告诉自己左手赢了就发短信问问,右手赢了就以后再说……然后他也不知道,他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他罪恶的右手手指就自己把反复编辑的那条短信发了出去。

不不不,这完全不对。他应该先问问那个人在做什么,然后问问他英语学得怎么样了,最后再说也许我们可以试着语音交流一下?……不,这样也不对,他就不应该这么直白地询问Castiel,他应该等哪一天情势紧急到必须跟Castiel打电话了再打,他浪费了一个多棒的机会啊——噢,Dean你个蠢蛋,这糟糕透了。为什么对Dean·把妹高手·Winchester而言跟自己的朋友打个电话会比约个漂亮女孩还难?没听说过跟朋友打电话还有次数限制的,又傻又无聊,真操蛋,他就只是——

他着急得想『补救』一下,挽回自己那颗快蹦出嗓子眼的心。但是他什么都没来得及发给Cass,Castiel就回复了,他轻描淡写地回复给Dean:『好啊,只要你不介意我不太会说英语。』哦,谢天谢地,怎么说来着,Cass简直是小——天——使!他激动地呼吸都抖了三抖,颤抖的手指在『呼叫』按钮上几乎就要按下去了。

然而只是『几乎』。

 

Dean在以后都还记得,那一天直到深夜降临,引得他燃起了打电话冲动的隔壁两个人的声响都静下去了(Dean咬牙切齿地发誓Bobby和Crowley会倒霉运的!他们就不能收敛一点?)——他也没有拨出那通电话。

他窝在自己不大的床上什么也没有想,又或许什么都想了。他没管那么多,最后射精的那一霎,他唯一的念头是下次再也不请Crowley到他家里来了——然后他看见了Castiel的『晚安,愿你好梦』。

他没有回复这一条。

事实上他想说:是的,他确信如果今晚他能做梦,梦里一定充满了Castiel——他幻想出来的每一个他的样子。然后他越想越深入,更晚一些的时候起来草草收拾了一下自己,终于沉沉睡了过去。

 

Castiel以为Dean会打过来,但是他毕竟没有。

他有点想打过去,但这显得有点太急切、也太奇怪了,毕竟他的英语说得并不好,所以他终究迟疑着没有给Dean回电。

更晚一些的时候,他确定Dean不会再打过来了。于是他说了晚安,关掉了手机。用两手之间的电磁感应,不知道第多少次给老旧的手机充起了电。

Dean没有问过他是怎么给手机充电的,而Castiel也没有主动提起。

像一个童话,不需要问明缘由,只需要深爱故事。

 

11.

第二天的时候Dean抱歉地跟Castiel解释说昨天睡着了,再有机会一定打电话。

Castiel很体贴地也没有再多问,既掩饰了昨晚自己莫名其妙的失望,也带过了自己被未来那通还没谱的电话带来的兴奋。

 

——不过第一个看到Castiel回复的人并不是Dean。

准确来说,Dean错过了第一时间看到这条消息。

今天对Dean而言着实是不太顺利的一天。Dean先是起晚了(都怪昨天那两个人鼓捣到深夜),然后Crowley在早餐的时候嘲笑了Dean的个子不如Sam高(Dean最烦别人提这个,他多次强调Sam的奇葩身高绝对是变异得来的结果),接着他在赶公交的时候差点迟到(Crowley不能带着他的学生一起开车上学,不然谁知道那些高中生们会嘴碎得议论些什么),由于睡眠不足整个人都昏昏沉沉的Dean,最后在第一节课上课前才发现今天自己没有带手机——晴天霹雳!他几乎是立刻就吓醒了,巴不得钻个洞回家去拿手机,可惜不行,他还得乖乖上课。

被Dean早上起床发过消息后就随手放在了餐厅桌上的手机,在主人离开后不久就到了Sam的手里,他只是比Dean的上学时间晚了那么一点点,所以不那么赶。

Sam其实没想偷看里面的内容,只是正好就在他正打算把Dean的手机放回Dean房间的那一刻,Castiel的短信到了。Sam在瞄到备注的那一瞬间改变了把手机放回去的主意。——『Angel』?他还以为以他哥把妹的手段,这种看起来纯情得能够让人脸红的备注早就被他淘汰了。更重要的是——他老早就注意到自家哥哥最近简直像手机中毒一样机不离手的怪异行径了,现在他更好奇了。所以,他哥难道是终于打破了约炮规律,打算发展一段正经的网恋了?虽然他觉得网恋都挺不正经的,但是他哥难得坚持了,大概得有,嗯……将近一年那么久!天呐,快一年了!

这让Sam燃起了极大的好奇心,罪恶的手指不自觉划开了Dean手机屏幕的解锁——Dean仍然没有要给手机设个密码的意识,Sam有点庆幸这个。他心虚极了,但是最后对自己辩解说:没什么,Sam,Dean是你的哥哥,你只是关心一下最有可能成为你大嫂的那个人现在跟你哥相处到什么阶段了,对,就这样!

Sam没来得及看全Castiel发了什么给Dean,因为Bobby在后面大声催促他,提醒他快要迟到了。但是他确定Dean跟这个『Angel』有戏!

从这位Angel小姐的回复来看,他哥看起来是昨天爽约了什么事情,但是『Angel』并没有在意,反而很客气也很真诚地解释说不打紧没关系,什么时候都可以,她都很欢迎。

而且他哥哥肯定还透露过家里的事给这个『Angel』,因为『Angel』祝他们『下次家庭聚餐愉快』。

至此Sam只觉得这位『Angel』应该是一位知书达理、认真可爱的小姑娘。

Sam临出门前下定决心认为自己有必要找个时机,跟Dean谈谈他的这段新恋情。比如——他们是怎么认识的,他们进展到什么地步了(以Sam对Dean的理解,都对这位Angel说到『家庭聚会』了,那肯定是关系不一般了),为什么要一直瞒着他(Sam有点小委屈,毕竟兄弟两个人之间基本一直都是没有秘密的)之类的。

 

Dean这一天过得都有点浑浑噩噩,他魂不守舍地揣测着Castiel会给他回什么。

昨天他终究还是没敢打通对方的号码。

他确定以他昨天的状态大概……绝对,不适合,打电话。

其实Dean也不明白莫名其妙地为什么自己就想给Castiel打电话。这像是个恐怖故事。

在你硬了的时候给你的哥们打电话。对方还是个保守的纯情外国友人?

天呐每个断句的内容都够Dean脸红一层,又一层,最后他像喝醉了那样感觉耳根子都在发热。他甚至一想到他还傻兮兮地承诺了下次有机会一定会打电话,就觉得——就觉得自己傻得透顶。

但他就是该死地想。

想得他都担心在下一次真的打通那个号码时自己会硬,或者显得像个手足无措的结巴,更有可能他会忍不住下一秒就挂断。但是他还是,见鬼的,想。

想到他巴不得下一秒去借Benny的电话就这么不管不顾地打给Castiel,被Benny嘲笑一辈子都无所谓。

想到他猜测自己听到Castiel的声音就能傻笑出来,他一定会开全程录音,不管Castiel说了什么他都会在挂断以后拿出来反复地听。

想到他真地不禁担忧自己要是打通了,会不会像个哑巴似得,不会开口了。或者会不会用词不当、结结巴巴了。

……

随后他努力把脸埋进自己的湿热的掌心里,用力地深呼吸,再抬头看向讲台上叽里呱啦讲个不停的老师。意识到他现在坐在教室里,并没有机会打电话,而他也不会真的打出那通电话。他只能,只能被困囿于笼中奢望天堂的动物一样,坐在教室的座位上重复忍受着百爪挠心,想见自己的新朋友想见到烦躁——

Dean觉得自己越来越莫名其妙了。而且是莫名其妙得不知所以的那种『莫名其妙』。

见鬼!真是活见鬼!

 

12.

Dean垂头丧气地到家的时候Bobby已经在料理晚饭了,Sam坐在桌子旁边看到他进来了有点紧张地挺了挺脊背,轻轻咳嗽了几下。不过Dean没怎么把视线挪到Sam那里去,他三下五除二把换下来的鞋子往鞋柜下一塞,就赶紧进了房间去寻找被他冷落了将近一天的手机。

Bobby探出来了半个头看着他的大男孩连个招呼都不打径直进了房间,有点生气地把手上的汤勺往厨房门上重重磕了一下,完全忘记了自己本来要对Dean宣布的那个消息。Crowley的声音很快从厨房里传出来,大概带着笑意调侃了一下像松鼠一样上蹿下跳的Dean。Bobby立刻回吼了一句,让他不要多嘴不然就滚出去之类的。Crowley毫不畏惧,无赖地抓着煎锅的手柄,一副『那好啊,你有种把我连锅带人丢出去吧』的架势。

Sam坐在餐桌前生无可恋地翻了一个快要冲到天花板上的白眼。所以现在这算怎么回事?他们打算一起办个虐单身狗的恩爱party?

 

Dean冲到房间立刻就看到了Castiel早上回复给他的消息。他起先没意识到什么,认真地浏览了Castiel的留言。

果然,对方不仅没有介意,还祝他们下次家庭聚餐愉快。他抑制不住地嘴角勾起,也不知怎的那种上了一天课的疲惫就一扫而光,他像第一次收到初恋女友的短信似得一头热地就回复了对方:『就知道你不会介意的Cass!毕竟你可是Cass啊——小天使Cass。说起这个,如果你有机会来这边玩下次我们可以一起——家庭聚餐?或者别的活动什么的。』

待他把短信发出去才意识到,先前自己看到的那条消息好像已经被人打开过了?不过这个并不是什么重点,他并没深想,反正自己也记不起来当时那条消息是不是已读状态了。

重要的是另一点——

 

正好此时Bobby的声音从楼下传来,招呼着他下楼吃饭。他赶紧在暴脾气大叔重复第二遍之前清空了所有思绪,赶到了楼下——第一眼他就看到了辣他眼睛的Crowley。Dean一时间没反应过来这是什么情况,立刻用眼神无声地询问一旁已经扒拉着勺叉、一副蔫巴巴样子的Sam。他弟弟耸耸肩,很敷衍地示意就是他看到的这样。Dean感觉自己嘴又开始不受控制无意识地开合,有一百个疑问,但是一个也问不出来。最终他被餐桌上的苹果派征服了,什么也没有说,安静地拿起了叉子。

一直到晚餐在诡异的氛围中结束,Crowley单方面地宣布他要借住在Bobby家(Bobby哼哼了几声没什么说服力地强调Crowley会交房租的),Dean终于受不了地一溜烟躲回了自己房间。所以Bobby也没有反对,这下他们要怎么着?同居?像所有新婚热恋的爱侣似得住在同一个屋檐下?天呐,Dean的心情又变得复杂和低沉了起来。

他烦躁地抓起被自己随手扔在床上的手机,看到Castiel似乎在几分钟前给了他回复,这让他的心情多多少少好了一点,他点开了短信。Castiel没说很多,好像是有什么事在忙,所以只是简短的回复说很期待有那么一天,并谢谢Dean的热情邀请。

『热情邀请』?Dean反复咀嚼了一下这个词,有点困惑。他也没觉得自己有多热情,所以为什么Cass能看出他确实是『强烈并热切地』欢迎他来做客的。总之虽然没有明说,但他自知这起码要比Crowley宣告说要住下时,他要表示欢迎得多。

唯一能解释的就是他说的是:『家庭』聚餐。

Castiel跟Dean在这一点上基本都很默契。

一个从没提起,一个从不深涉。

但是Dean不知道这样好不好。他躺在床上寤寐思服,打在信息栏里没什么意义的短短几行字被反复删改,增增减减。最后什么也没发出去,他们就会像他们对这个话题的默契一样:一次又一次的忽略,再忽略。逃开,再逃开。

Dean每次这么做了,都会不自觉地安慰自己。——没关系的,还有时间,还有机会,慢慢来。这不是一个尖锐到必须现在面对的问题。

于是最后他没有多说什么,像往常睡前那样跟Castiel互道了晚安。

他这样安慰自己,时间还很多,转折还很远。

直至很快的,质变结果被那些日常的无心之举暴露出来——明显到他明白自己必须面对这个话题。

 

变化发生总是悄然无息的。当你发现质变发生了的时候,往往已经来不及了。

 

那是几星期后的事情,Dean在上足球课的时候被小伙伴磕碰伤到了小腿。他没怎么在意,开玩笑似得在课间跟Castiel发消息说自己上课没注意,搞得小腿光荣负伤了。然后下节课的上课铃响了,一门让所有学生唉声叹气的主修——Dean不情不愿地在收到Castiel地回复之前关掉了手机。

再打开手机的时候,疯狂的震动几乎要让Dean手机周遭的空气都共振得发热。——铺天盖地的短信消息,全都来自于Castiel一个人。

从一开始简短的询问他的伤势情况,因为他没有回复,Castiel就接着问他是不是伤势严重到去了医院,可想而知那会儿的Dean还在上困难重重的主修,于是Castiel仍然没有收到消息,显而易见,他这会儿更着急了。他发过来了大段关于腿部各种伤势的治疗方式(Dean哭笑不得,大概就算是在医疗室,也用不全Castiel说的那些奇奇怪怪的方法),因为那些内容太多,短信甚至被迫分成了好几段——Castiel还细心地画出了那些治疗方式中的重点——Dean就知道他不善言辞的小伙伴是个学霸。

他还没来得及看完这些,Castiel的新短信已经又到了——呃?『关于小腿骨粉碎性骨折的治疗事项』?Dean终于没忍住,旁若无人地哈哈大笑出了声。笑完了他赶紧回复Castiel解释自己没有关系。接着怕他不放心,又仔仔细细地形容了一下伤势具体有多严重,末了添了一句『认真的?只是这种程度而已啊Cass,过几天就好全了,你可真是面面俱到,简直成了Aunt Bobby』。

其实只是蹭破了一点皮,顶多明天受到大力的地方会青一块(当然这个Castiel也给他发了治疗事项)。Castiel过了一会儿才回复消息,Dean看到他的信息的时候心里不自觉地咯噔了一下『抱歉,呃——我好像有点太啰嗦了?你好像很困扰,我——我不清楚这种时候要说什么。总之抱歉,我自己也不知道怎么搞的,我也知道你不会搞得那么严重,就算真的严重了我也帮不上任何忙,但我就是,哦,我不知道这怎说说……这真是太傻了,你肯定觉得傻透了,添乱了很对不起。』

Dean差点从凳子上跳起来,Cass怎么敢、怎么有理由这么觉得。这下纠结的人换成他了,他连忙回复那个可能还在自责的人:『完全不。我必须告诉你:我完全!不觉得!这哪里让人觉得傻或烦了?!嘿听我说,你的那些消息,它们——很可爱。这么说挺奇怪的好像?但它们完全没有困扰到我,好吗——,我得告诉你,I need you.你是最好的,Cass,谢谢,谢谢你所有的投入。』发完这么长一串他还嫌不够,急急忙忙又在后面补充道『你就像』——,他打到这里迟疑了一下(或许根本没有迟疑,但Dean潜意识拒绝承认),很快把那几个字母删掉了重新编辑『听我说Cass,你就我的家人。』然后他毫不迟疑地发了出去,一点也不在乎这段内容会被以前的他骂有多肉麻。

Castiel的回信还没有到。Dean自己努力把座位旁边的空气吸进来,再缓缓吐出去。这只是一个误会而已,而且他明确地告诉这个小傻瓜了,他一点也不觉得烦,更不会觉得他傻——什么?之前的小傻瓜?那是夸他的Castiel,突出他有多么可爱,总是在意一些奇怪的事情。

这个念头被他反复咀嚼了好几遍,直到他无法忽略其中『我的Castiel』那几个字眼。他这才有点头疼地意识到自己在情急之下究竟对Cass说了些什么:『他的家人』?『I need you』?这简直太……着急劲过去以后,他有点后悔地注视着那些字母,好像这样那些消息就能撤回,或者在Cass看到它们之前自行蒸发一样。

他想起了自己总是下意识地跟Cass逃避的那个话题:『家人』。

Dean一向知道有人对他『全身心的』投入,是一件多么困难的事情。所以他潜意识地也倍加珍惜这种『全身心的投入』,他把这部分人默认进他的家人列表里,所有的事情跟名单上的人的事情比起来,都显得那么无关紧要。所以同时他也并不太乐意与别人分享属于他的家人的一切,他希望自己可以把它们守护好,把自己对他们的感情掩藏好。希望自己可以尽力维持他与家人之间的一切。而现在——他几乎是下意识地,把Castiel也列入了这部分名单。这很危险,极其危险。但Dean知道这确实顺利成章,他宛如天使般的伙伴值得得到那些他给予的一切:

这个人在他受伤的时候给予关心;在他不知所措的时候提供他实质性的帮助,永远支持他所做的一切;从他的角度为他考虑所有问题,接受自己与他之间的那些不同甚至为他做出一次又一次的妥协;不论自己手上有什么工作、发了什么,都会先行解决他的重大烦恼。他甚至不确定Sam或者Bobby能做到所有那些……

他还在神游,试着想得更深,然后手机的振动打断了他的思绪,是Cass回复了他。Dean有点紧张地赶紧戳开新消息,果然他的解释奏效了,Cass的回复看起来充满了快乐『那很好。你让我觉得好多了J,你没事那就好!PS:你还是要多注意,那块儿会青个几天。』,一个可爱的笑脸——这感染得Dean也不自觉得微笑了起来。

谁在乎自己说了些什么呀,反正Cass爱听,那就好了。

 

13.

Castiel知道Dean并不喜欢跟人议论他的家庭是因为他在乎。甚至在一些方面,他过分地在乎他的家人了。

所以当看到自己被划分到『家人』的定义里的时候——他难免地有点受宠若惊,这怎么说?就好像星际滋补物资只有一份了,然后他的上司没缘没由地说了句『归你了』,这种感觉好到让他有种不现实的愉悦感。

旋即他又开始疑惑自己在Dean家人中的定位。

如果说Sam是Dean家庭中血亲的『弟弟』,Bobby在其中是类似于『父亲』的角色……那自己呢?他觉得自己记不太像他的弟弟,毕竟他一点也不像Sam,——Bobby就更别说了,他像不起来Bobby。所以自己应该算是哪个角色?

Castiel有点糊涂,他还不太清楚在Dean的概念中对『家人』的全部定义,自然而然地他也无法定义自己对于Dean而言具体有怎样的意义。他看得到Dean是个不允许自己在Sam或Bobby面前显得软弱或者疼痛的人,因为他曾分担过Dean的这一部分,并为自己有机会可以为他做些什么而感到愉悦和舒心。他知道这很怪异,但是他就是——他就是控制不住。化学气泡咕噜噜地冒,根本不受控制。

不过这没什么关系。Dean很喜欢他的在意,他知道,这就好了。

 

14.

Castiel最近要烦恼的事情实在太多了。

那个虫洞由于他们交际得有些过于频繁(实话说Castiel并没有关于『频繁』的标准),不断地发射信号波,引起了星际总部那边的注意。总部派人来询问过他——事实上,第一个被询问的人就是他。

之前他们派来问询这件事的是0802*。

他是认识0802的——与联盟宣传而称的『所有星球上的人都是兄弟姐妹』那层意思不同的是,他认识0802是因为那确实是一个很不错的小伙。虽然耿直但是善良忠诚,带有一点由于新入职的自然而然的怯懦,很是惹人怜爱。

Castiel第一次遇见0802时,对方还是出生的婴儿摸样。他有一瞬的迷茫,原来时间已经过去那么久了,而他一无所知。

这个曾经无害单纯的青年此时有些胆怯地询问着他:『您好0401,这一次来我主要是想详细了解一下关于您前几天报给总部的那个虫洞。您知道的最近那个虫洞的活动有点频繁,这种过于活跃的异常让总部很重视它,请配合我们的调查,让我们可以共同……』

Castiel知道后面都是套话了,他有点焦虑。0802的声音通过通讯器清晰地抵达到小小的宇宙飞船这一端,像是一把一点点剖划着他心房让他备受煎熬的利剑,这很不好受。Castiel犹豫了一下打断了0802的喋喋不休:『……是的,我知道你说的那个虫洞,那里确实是我最先发现的。但是我已经撤回它的坐标了,因为确认过它没有威胁,这个是总部确认的不是吗?在那之后我就不清楚了,既然是一个垃圾坐标,我当然就把它粉碎了。飞船的内部储存要及时清理。』他吐出的字句僵硬,带着点由于隐瞒的心虚。好在被他打断了问话的0802比他还要紧张,不疑有他,道过了谢就切断了连线。

直到联络器发出短暂的一声『哔——』,以示此事暂时告一段落后,他才猛地意识到自己不自觉攥紧的手心已经渗出了一层薄汗。这是一次无疾而终的对话,而Castiel明白这只是一个开始。

 

果然,现状下这个时刻,换成了0407出现在他的跟前。

0407似乎并不是因为某个指令而来的,他来是出于个人的意愿。0407开口的时候还带了一些调侃的意思:『好久不见0401,你大概知道我为什么而来对吧——一个默契的秘密。现在,带我去看看那个被你接手了的『秘密』,怎么样?我没有别的意思,只不过总部找到了我,头上要我负责,所以我不得不过来问问,你不要紧张。』

Castiel不可避免地紧张了。但他只是点了点头,思虑了一下后启动了飞船离开了原本的航线,示意他在带路。

0407于是满意地跟上了他,没有多问。

 

他们在宇宙中大概航行了有六七个地球时那么长,直到他听见了0407的声音不很友好地在他身后响起。

『你骗了我。』0407的语调明显变化了,显得更为严肃而不悦。

『友好』,Castiel暂停了一下自己的思绪,意识到自己不自觉地在用人类的思维方式理解一切。

所以呢,0407现在发现了。自己要怎么做?自己想怎么做?

——是的,Castiel想。我是故意的。但那又怎么样,我是骗了他。一条错误的路线,但是然后呢?

Castiel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在0407提出问题的那一瞬,自己就采取了行动——几乎是不假思索的——他选择了隐瞒。

就像很早前他就认定的那样——『多么高级的文明,也没有资格消灭Dean。』

他不知道自己的动机,但他确定自己要做的事了。他没有计算一切成本和代价——因为这根本不需要,与Dean相比所有其他一切都显得无足轻重。

他调转舱头,回身看向悬浮在宇宙中的0407,他看起来可真像『Supernatural』里那个把无聊当有趣的天使,叫什么——『Uriel』的那个。此时『Uriel』正在用目光审视着他,看起来平静而安详,还有一些以前不曾被他读出来的倨傲,这使他更像是一位传道者,一点也不像质询人。

Castiel也同样注视着他,但他确定自己的眼神很不平静。他还没学会在眼神这方面收敛情绪,于是他试着闭上眼睛别了头。

Uriel接着说话了:『你在欺骗一位高级巡逻员的直觉吗?我的直觉告诉我,我们离虫洞越来越偏。0401,我的朋友。我需要一个解释。』

Castiel沉默了一会儿终于张嘴了,但也同时按下了那个按钮——

 

Uriel最后听见的声音是他再也没有机会听懂的一句——

『Sorry』。

 

Castiel看着0407在宇宙中安静无声地爆炸,觉得自己就像是不会再说话了。

他有点难过,这不好受。

他的脑海里涌上一些古早的记忆。Uriel用他奇怪的幽默感逗他发笑——而他总是抓不住对方的笑点,只能笨拙地点头。他们一起接受任务,他们共同接受培训,——以及最后的,他亲手杀死了他。

怎样才算是『活着』呢?如果无法定义生存,那又怎么说生物迈入了『死亡』呢?追求『发展』是为了更好地『活着』,可是又怎么定义『更好』呢?这其实是不会有一个既定的单一标准的。也许0407的标准是整个星球和他的任务,那他的标准呢?Castiel无法回答这个问题,很久以前,在他没有遇见Dean,没有杀死0407之前,他确定自己并不会思考这些问题,就算他真的思考这些问题,得到的答案也会与0407无二。

他在原地沉默了一会,然后很快驾驶巡逻舱,回到了自己的轨道上。

他依旧沉默地看着宇宙中那些变幻莫测美丽的星云,听着总部电台时不时响起的声音,他们在寻找丢失了信号的0407身在何方。

只有Castiel知道他们再也不会找到0407了。成为了原子的0407现在只是一堆基础元素,而最后查无所查的他们只会觉得0407是逃逸了,没有人会在意宇宙中一个粉碎弹引起的爆炸。一个能量守恒的小转变过程,也不会引起其他巡逻员的注意。

只有Castiel知道。

但是他一点也不后悔。

他拿起手机回复久等了的Dean:『刚刚处理了一下事情,解决了一个小麻烦。我的一个同事——他想,擅自行动。他或许是正确的,但是那只是主观概率显示的结果而已,所以我制止了他按照他的意志行事。不用管这个,祝你玩得愉快。』

Dean大概已经有别的事情在忙了(或许是上课),并没有回复他。

他迟疑了一下,鬼使神差地收起了一旁原本放手机的搁板,转而把手机放在了自己的腿上。这样一来信息,手机就会震动,他就能第一时间回复Dean。

他在等待着手机屏幕暗下去,那上面还显示着他最后发出去的消息,那个词用字母拼写出来一瞬间晃到了他的眼睛——『主观概率』。他知道0407的分析结果也许是一个主观概率,但是自己作出判断、决定的那个根据,也绝不是一个由『客观分析』得出的概率。不过是主观对上主观,他成为了先动手的那个人。

他没有赢,他只是捍卫了他的自由意志,守护了他想守护的人——

『守护』。

他的胸膛里涌起了一股股的后怕。不久以前他接触到这个词还在人类的词典中,他曾以为自己这一辈子只会守护他的星球、他的使命、他的文明。

而现在,他的举动,近乎背叛。

而他本人,毫不在意,甚至没有告诉Dean。

就好像这是理所当然的。

 

*:【Samandiriel出场于S8E2】

 

——————因为敏感词而tbc的tbc——————


评论
热度 ( 12 )

© 安迪可洛克 | Powered by LOFTER